2.7億歲的巨石崩裂 500年後驚見六字天書(多圖)
 
鮑光
 
2019-9-1
 



深藏在貴州關嶺之中的紅崖天書。



2002年6月在貴州境內黔南州平塘縣掌布鄉桃坡村掌布河谷風景區發現了2.7億歲的六字天書。

【人民報消息】貴州省至今還是個經濟上落後其它省市的地區,是布依族、苗族等少數民族居住的地區,正因為那裏的經濟落後,所以很少有人關注,正是這個原因,那裏保存著令人吃驚的發現。

紅崖天書

紅崖古跡,原名「紅岩碑」,位於關嶺布依族苗族自治縣城東約十五公里曬甲山半山。

清道光《永寧州志》載:「曬甲山即紅岩後一山也,崔巍百丈……俗傳武侯南征曬甲於此」。又稱「紅岩山」。與關索嶺對峙,緊靠滇黔公路。從公路到紅岩前,約半公里。

紅崖向西,如墻似屏,長五十余米,高二十余米,呈淺紅色。偏北平整處,有形如古文字、非鐫非刻、非陽非陰的鐵紅色神秘符號書於淺紅岩面。字不成行,排列不整齊,錯落參差,大小不一,共有十九字。大者一米見方,小者十幾厘米。若篆若隸,古樸渾厚。雖經風雨剝蝕,但其色歷久不退。

《安順府志》:「殷高宗石刻,在永寧州(按當時州治,即今關嶺自治縣永寧鎮)東五十五公里紅岩山;《永寧州續志》,諸葛碑「在紅岩曬甲山懸岩上。約二十余字。大者如鬥,小者如升。非篆非隸,不可辨認。字若朱畫,並非鐫刻。」

據報導說,清光緒二十七年(公元1901年)永寧州官想得拓本,因字是天成,並非鐫刻,無法拓取,派工匠架腳手架,用桐油石灰填糊字畫四周,成其陰文拓取。後被地方人士知曉,群起譴責,州官令人將桐油石灰鏟平,致岩面鏟脫一層,字形亦有改變,失去本來面目。現存字體,與《安順府志》、《永寧州志》、《永寧州續志》等原載不同,數目亦有差異。民國《貴州通志》載字體三種,其中一種是最後的字體。

明嘉靖年間(公元1522-1566年)邵元善《紅岩詩》,是最早對紅岩碑的記載。清道光年間(公元1821-1850年)潘祖蔭首倡研究紅崖碑。道光、咸豐年間,對紅岩碑的研究盛興。光緒年間(公元1875-1908年)日本學者德丸作藏和法國學者雷柏如與弗南海爾等人,均前來考證,但都未獲結果。雷柏如說:「此碑含有絕對之神秘性,誰也無法窺破其中的奧秘。」

「藏字石」的發現

要說貴州境內最大的神秘,那就非「藏字石」莫屬了。這是地地道道的、貨真價實的天書。

2002年6月在貴州境內黔南州平塘縣掌布鄉桃坡村掌布河谷風景區發現了2.7億歲的「藏字石」,五百年前崩裂的巨石斷面內驚現六個排列整齊的大字「中國共產黨亡」,其中那個「亡」字突出的大。

五百年了,沒人發現的原因是根本無人能靠近,據目擊者說,有一條大蛇常年伏臥在那裏,到2002年江澤民當政的最後一年,那條大蛇才悄然離去。

桃坡村掌布河谷風景區,全長6公里,有奇山、奇水、奇石、奇洞、奇竹、奇樹、奇魚等景觀。景區距縣城63公里,有公路直達,交通便利。

2002年6月,都勻國際攝影博覽會推薦該景區為攝影采風點,原任村支書王國富在清掃景區時,無意中發現一巨石上有「產」、「黨」兩個大字,他把長期堆放在巨石旁的稭稈搬開後.發現石壁上隱約出現酷似「中國共產黨亡」六個橫排大字,字體勻稱方整,每字約一尺見方,筆劃突出於石面,如浮雕。

最不可思議的是「國」和「產」兩個字是正體字,剩下的就是「中」「共」「黨」「亡」了。

前來探奇的遊客先後給它取了「天書」、「藏字石」、「太陽石」、「神石」等名稱,「藏字石」成了掌布河谷風景區的「七奇」之首,令人稱奇叫絕。但是沒有人敢提那第六個字「亡」,紛紛報導前五個字「中國共產黨」,但每一個親眼觀看的人都心知肚明。中共十六大政治局九常委都低調去看過,看完後一聲不響的走了。

北京專家考察結論:「藏字石」已有2.7億歲

2003年8月中旬,平塘縣邀請了貴州省地質專家到掌布作考察,寫出了詳細考察報告,認定「藏字石」是從河谷左岸陡崖上墜落下來的一塊巨石,在陡崖上仍可看到崩塌岩體留下相應凹槽,崩塌岩體墜地後,分裂為左右兩塊巨石,「中國共產黨亡」幾個大字就清晰地顯現在右邊巨石的內側斷裂面上,由此得名「藏字石」。這幾個大字中的「亡」字特殊的大。

隨著「藏字石」 知名度的不斷擴大,不少人擔心省專家鑒定的權威性不夠。事隔三月,應平塘縣委、縣政府的邀請,以全國政協委員、中國科學院地學部副主任、中國科學院院土、著名地質學家李廷棟,中國科學院院士,著名地質專家劉寶君,中國地質大學教授、國土資源部國家地質公園評委、著名古生物學專家李鳳麟等15人組成的「貴州平塘地質奇觀-中國名家科學文化考察團」,於2003年12月5日至8日深入掌布河谷重點對「藏字石」進行實地考察。

專家一致認為,掌布河谷景區「藏字石」上的字位於距今2.7億年左右的二叠統棲霞組深灰色岩中。字的均勻排列現象,專家們認為出現這種事情的概率是1,000億分之一,幾乎不可能。雖是極其罕見的小概率,但均可從地質科學特別是沉澱地質學上得到解釋和說明,「藏字石」上至今未發現人工雕鑿及其它人為加工痕跡,堪稱世界級奇觀,具有不可估量的地質研究價值。

劉寶君院士說:「平塘出現這一現象從科學的角度是可以解釋的,奇怪的是它的概率太微乎其微了,這個現象在平塘出現,對於我們這樣專業的人也覺得十分罕見,因此我們要保護,要研究,要利用它。」國土資源部教授畢孔彰說:「我們這個考察團是由區域地質學家、層積學家、地球化學家、古生物學家、構造地質學家、國家地質公園專家、規劃專家以及著名教授、學者等人員組成,是很全面的,能夠保證考察的綜合性和完整性。」

這次考察,有人民日報、中央電視臺、光明日報、科技日報、旅遊衛視、中國國際廣播電臺等20多家媒體記者隨團採訪報導,包括人民網、新浪網、東方網、搜狐網、雅虎、新華網等互聯網在內的100多家報紙、電視、網站轉發了這一科學考察活動消息。但沒有一個人敢報導自己看到了第六個字──「亡」!

中共筆桿子不敢承認親眼目睹六個字


「藏字石」中的「亡」字特殊的大(新華網提供)
時任人民日報副總編梁衡於2003年10月到掌布景區觀看後寫道:從現場看,此石從石壁上墜落而下後分為兩半,相距可容兩人,兩石各長七米有餘,高近三米,重一百余噸。右石裂面清晰可見「中國共產黨」五個橫排大字,字體勻稱方整。每字近一尺見方。筆劃直挺,突起於石面,如人工浮雕。在這行字的前後還有一些凸出的蛛絲馬跡,不成文字。我大驚大奇,實在不敢接受這個現實。天工雖巧,怎能巧到這般?

雖然我們也常在石壁上發現些白雲蒼狗。如人如獸,如畫如圖,但那也只限於象形的比附。今天突然有巨石能寫字,會說話,鐵畫銀鉤,顏體筆法,且言政治術語,叫人怎麼能相信,怎麼敢相信?但是,面對這塊一分為二,內藏五字的石頭我們又不能不信。

他還說,自然中有奇巧之事本也有科學之理。因為任何事物都可以看作無數個點的排列組合,大自然在無限的時空中總能組合出最理想的圖案。而這種萬年、億年才有一遇的巧事竟幸臨平塘縣這個布依村寨。

中共喉舌只報導「藏字石」的前五個字

央視國際 2004年8月2日以《揭秘「藏字石」》為題報導了這個消息,說一塊百余噸重的巨石從山頂石壁墜下後裂為兩半,巨石裂面清晰可見「中國共產黨(亡)」五個橫排大字。

報導說,「李廷棟、劉寶君等中科院院士和其他一些著名的地質學家組成的考察組專門考察了這個地方,用科學事實證明了『救星石』系天然形成的地質奇觀這一結論。」

有網友調侃道:第六個字好像是「亡」,這塊石頭好反動喲!建議有關部門對其拘捕,問問是哪位神仙派來的。

還有神奇的事發生


這棵500年古楓和中共現狀何其相似!
位於貴州省平塘縣掌布鄉桃坡村有一條行人通往「救星石」的路,讓人稱奇的是,巨石是500年前跌落裂為兩半,其中一半巨石內側露出「中國共產黨亡」六個天成大字。巨石跌落之時,路上竟長出一棵楓樹苗,到發現「救星石」時,古楓壽齡亦達500年。

這就已經夠神的了,還有更奇的,因來參觀「中國共產黨亡」的藏字石者甚多,掌布鄉擬建景區的前夜,無風無雨,巨大的古楓自斷身裂。

目擊者說,經查發現古楓體內蛀蟲遍布,腐敗至極。此事記載於古楓遺址處《古楓碑記》。這棵古楓和中共現狀何其相似。

到2019年9月1日,在大紀元退黨網站上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的人數是3億4千多萬人次。有人感慨道:這些三退的人是真正愛惜自己生命的人,是真正明白的人。(文/鮑光)△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