厅官敛财 8年 送女儿两千万现金(图)
 
2019-12-31
 



武伟8年间送女儿2,000万元现金。

【人民报消息】近期,被视为冷门岗位的中共人防办系统腐败问题频发。日前黑龙江省人防办原党组书记、主任武伟敛财的部分细节被披露。

利用审批权敛财

《南方都市报》12月26日根据《中国纪检监察报》12月26日刊发的文章,报导黑龙江省人防办原主任武伟是如何敛财的。文章称,武伟对「生财之道」熟稔于心,「大笔一挥」就可以决定上亿元(人民币,下同)的项目。经武伟之手违规审批人防地下商业街项目40多个,收贿1,100多万元。

武伟,男,汉族,1956年5月生,山东阳谷人。16岁时,还只是一名在校学生的武伟因专业能力出众,被选拔到黑龙江省人防办电台担任报务员,19岁就升为台长。此后他的仕途步步高升,2005年6月起,他升任省人防办党组书记、主任,在这一岗位上干了近11年。

在人防系统,武伟干了44年,从一名一线职工成长为正厅级一把手。今年2月份,从黑龙江省人防办主任岗位上退下来没两年的武伟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

经查,武伟为掩盖违纪违法事实,转移隐匿证据,对抗组织审查;多次违规接受私营业主安排的宴请、旅游;违规收受下属单位和个人礼品礼金;与他人长期保持不正当性关系;使用虚假身分证照;大搞权钱交易,利用职权和职务影响为他人在转业安置、项目审批等方面提供帮助并收受巨额财物;罔顾国防安全利益,滥用职权,造成国家巨额经济损失;其财产和支出明显超过合法收入,差额特别巨大,不能说明来源。

大包拎现金到北京 先后送女2,000万元

「人防办」是人民防空办公室的简称,对民用建筑修建防空地下工程进行审批、收取人防工程易地建设费,是人防办的重要职能。人防办也一直被认为是冷门岗位,远离公众视线,然而武伟虽是在冷门岗位上,但揽钱手段却五花八门。

黑龙江省人防办一位处长清楚记得:党的十八大之后的某年,他陪时任黑龙江省人防办主任武伟到北京出差。这位处长见领导拎的大包很沉,就好心上去想帮忙,却被坚决拒绝。面对下属的疑惑,武伟解释说里面是书……

其实,包里不是书,是几十万元现金。2011年至2018年间,武伟先后利用各种机会前往北京给女儿送现金,每次几十万元。近2,000万元的现金,都是8年间武伟一次次送过去的。

这还只是武伟收的一部份钱。对武伟而言,以下场景是常态:

某天,省人防办下属单位的一名处级干部来找武伟,他从腋下抽出用报纸包裹着的10万元往办公桌上一放:「主任,这是吴文俊让我给你带过来的。」武伟头也不抬说:「知道了。」

来人是受佳木斯市人防办原副主任吴文俊的请托,为其在鸡西的一个项目向武伟寻求「关照」。

收钱、办事……彼此心照不宣,达成高度默契。

深耕人防系统多年,武伟对其中的「生财之道」熟稔于心,他「大笔一挥」就可以决定上亿元的项目。经武伟之手违规审批人防地下商业街项目40多个,收贿1,100多万元。

将人防工程变商业街 自己贪了一套房

武伟被「围猎」始于1997年,当时,他刚走上黑龙江省人防办党组成员、副主任岗位第二年。而在担任省人防办主任的10年里,武伟更是利用职权和职务影响为他人谋取利益,大搞权钱交易,39次收受他人财物。

2012年,武伟受哈尔滨某房地产开发商请托,违规审批将产权应归国家所有的8.34万平方米地下人防工程变更为可办理产权的地下商业街。开发商获取暴利,武伟收下一套价值150多万元的房产,却给国家造成1.76亿元的经济损失。

经省人防办审批的人防工程中,从设计、招标、建设到监理、验收等环节,武伟都涉足「揩油」。

省人防办审批的17项人防工程设计项目里有16项是省人防办某下属单位包揽的,该单位给省人防办领导班子发奖金,其中武伟前后收了130多万元;省人防办的办公楼项目,武伟指定承建商,虚假招标串标,这次武伟单笔收了360万元好处;工程监理方面,由省人防办出资的下属监理公司送给武伟好处费数十万元……

人防系统内一些党员干部作为「中间人」从中周旋,在开发商与武伟之间穿针引线。通过哈尔滨市人防办原主任肖文东,黑龙江某房地产商给武伟送去5万美元,当年武伟即为其审批通过4个工程项目。

自诩人缘不错 有便宜大家都占点儿

如此明目张胆收钱,武伟却相当「自信」,没觉得自己会「出事」。其实这是一般贪官的心态,若觉得会出事,谁还敢贪呢?

他自诩在系统里「人缘不错」,从来没收到过关于他的举报,那是因为武伟清廉吗?当然不是。是因为他擅于伪装吗?也不尽然,他收钱并不太避讳,其中22次就发生在办公室里。

武伟奉行「有便宜大家都占点儿」的理念。他曾对调查人员坦承,在退休前,「有些项目就不直接参与了,有好处大家都得点儿……」在他主政下,黑龙江省人防系统的工作由在全国名列前茅变成排位倒数,全省人均防空面积已低于国家标准。

武伟落马后3个多月里,其10名前下属也先后被查,包括哈尔滨市人防办原主任肖文东、哈尔滨市人防办副主任宋泽刚、哈尔滨市人防办工程管理处处长赵辉、佳木斯市人防办原副主任吴文俊、佳木斯市人防地下过街工程管理处主任谢立群、七台河市人防办原主任周幼华……

中共各级官员几乎无人不贪。2018年10月20日中共官方消息称,仅2018年前9个月共有114万官员被处理。仅广东一个省份,就有30,288人遭处理。中共官场被反复清洗,为何贪官仍然驱之不尽?

对中共官场这种贪官前仆后继、赶不尽的现象,有评论指出,说明一个问题,中共官场已经彻底烂透了,烂到根子上了。根本的原因在于中共整个制度,尤其自江泽民主政以来,20多年,已经把中共官场的土壤,变成用腐败推动整个官场运转的原动力,这就是我们所说的「体制性腐败」。

评论说,只要是在中共体制内,不管抓了多高级别的官员,都只能治标,因为这个体制就在不断制造新贪官。要想治本,唯有换掉这个体制,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