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辱不惊 德才兼备的班婕妤(图)
 
张清雅
 
2019-12-29
 



明仇英《汉宫春晓图》(局部)。

【人民报消息】班婕妤是西汉女辞赋家,名不详,楼烦人(今山西朔城区)。班氏为楚国令尹子文的后代、越骑校尉班况之女。与司马迁齐名的东汉史学家、《汉书》的作者班固和投笔从戎的班超及《女诫》的作者班昭,都是班婕妤的家族晚辈。

班婕妤貌美,贤德识礼,常引用古典开导汉成帝。成帝为其才情吸引,对她极其宠爱。

一次,成帝邀请婕妤一起乘坐龙辇游玩。班婕妤说:「历史上圣贤的君王身旁都跟随著名臣。而夏、商、周三代末主夏桀、商纣、周幽王的身旁才有宠妾,最后遭到亡国毁身的境地。如果我和您同车出游,是不是跟他们有些相似呢?能不警醒吗?」成帝很赞赏她的话,就不再勉强。

班婕妤没有恃宠生骄,而是以理制情,劝君王把时间和精力用于国事。

班婕妤推荐贤良美人李平共事成帝,李平受到宠幸,赐姓「卫」。皇太后大赞之:「古有樊姬,今有班婕妤。」

太后称赞班婕妤的美德,把她比作樊姬。春秋五霸之一的楚庄王能够成就霸业,离不开美人樊姬的劝谏和辅助。樊姬聪慧贤德,凡事以大局为重,拥有谦让的胸襟。

汉成帝鸿嘉三年,受许皇后姐姐行诅咒术一案的波及,再加上彼时宠妃赵飞燕的诬告,班婕妤遭成帝拷问。

被审讯时,班婕妤从容不迫地回答:「我知道人的寿命长短是命中注定的,贫富也自有天定,非人力所能改变。若鬼神有知,不会听信诅咒主上的恶诉;假使鬼神无知,向鬼神诉说又有什么用呢?所以用妖术诅咒之事,我不会做的。」

汉成帝认为班婕妤说得有道理,就赦免了她。

班婕妤为皇上诞下一位皇子,数月后夭折了,此后班婕妤没有再生育。

面对世事无常,班婕妤时常反省自己,不让自己思想行为超出规范。她谨记父母临别的告诫和先祖的美德,顺应礼法,无论是顺境还是逆境都泰然处之。因不愿与其他嫔妃争宠,她自请去侍奉太后。

在长信宫,班婕妤完成许多诗赋作品,可惜这些作品大部份已经佚失,现仅有《自悼赋》、《捣素赋》及为人熟知的五言《团扇歌》(又名「怨歌行」):「新裂齐纨素,鲜洁如霜雪。裁为合欢扇,团团似明月。出入君怀袖,动摇微风发。常恐秋节至,凉飙夺炎热。弃捐箧笥中,恩情中道绝。」

意思是从织机上最新裁出一块齐国出产的精美丝绢,像霜雪一般鲜亮皎洁。用这样的丝绢制成的团扇,绘有美丽的合欢图案,那团团的形状和色泽彷佛天上一轮圆月。天气炎热时,主人取出怀袖中的团扇,搧动即生微风,使主人快意。常担心转瞬秋季就要来临,凉风吹走炎热,团扇就不再被需要了,当它被弃置在竹箱里的时候,往日主人对它的情谊也就断了。

以光彩旖旎的纨扇,班婕妤暗示自己出身名门,质量纯美;以团扇之衰,表达对恩宠的难终。

绥和二年三月,汉成帝崩逝。班婕妤向王太后请求,到成帝陵守墓以终其生,王太后应允。从此班婕妤每天陪伴着长眠的成帝,听松风天籁,直到走完人生。

不久,班婕妤病逝,时年约四十余岁,后与汉成帝合葬。

班婕妤追慕古之贤良,谨言慎行。在《自悼赋》中,她写道:「美皇英之女虞兮,荣任姒之母周。虽愚陋其靡及兮,敢舍心而忘兹。」

意思是我赞美舜帝的妃子娥皇、女英,俩人一心辅佐夫君治理天下;周文王母亲太任、周文王之妻太姒遵循法度规矩而不失误。虽然我不及她们贤淑,又怎敢放弃忠心而忘记圣皇的恩宠。

班婕妤所作的赋,哀而不伤,归结于上天的安排,不怨人。

《续烈女传》这样评价班婕妤:「辞辇之言有周宣后的威仪守礼;推荐李平共事成帝,有樊姬不妒之德;释诅祝之谮,有定姜的聪明远识善于文辞;供养于东宫,淡出多事之地。」

(参考数据:《汉书》、《乐府诗集》、《资治通鉴》、《三辅黄图》、《古列女传》、《诗经》)△

(有删减)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