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魂附體 馬說話解迷(圖)
 
2016-6-4
 



層層又層層廣垠空間,生前死後人在迷中,輪回報應不爽。

【人民報消息】下面有兩個清朝的小故事,很不一般,值得儆醒。

廄下馬語

清朝時期,交河有個老儒叫及潤礎,參加雍正乙卯年的鄉試。一天晚上,他走到石門橋,想投宿客店。但客店都住滿了,只有一間小屋,因為窗子靠著馬廄,所以沒有人肯住,及潤礎就住了進去。

及潤礎住下後,只聽群馬跳躍,鬧得夜裡不能入睡。入靜以後,忽然聽得馬在說話。

及潤礎愛看雜書,早先記得宋人筆記、小說一類書中,有堰下牛語的事情,知道不是鬼怪。他屏住呼吸傾聽。只聽一匹馬說︰「今天才知道挨餓的苦,生前所欺騙隱匿的草豆錢,究竟在哪裏呢?」另一匹馬說︰「我等多是由養馬人轉生,死了的才知道,活著的不覺悟,真讓人嘆息。」眾馬都嗚咽起來。

又聽一匹馬說︰「陰間的審判也不很公平,王五為什麼得以變狗呢?」一匹馬說︰「陰間小卒曾經說起過,他的一妻二女都是淫亂放蕩,把他的錢全偷去給了相好的,抵得上他罪孽的一半了。」一匹馬說︰「確是這樣,罪有輕有重,姜七墮落成豬身,受屠宰切割,更不如我等了。」

及潤礎忽然一聲咳嗽,於是寂然不聞語聲。後來及潤礎經常舉這件事以警戒養馬人。

「離魂症」附體

阿桂,名不詳,清代丹徒縣農民。阿桂年二十多歲,已經娶妻生子。一年冬天,阿桂忽然得了一種怪病,終日悲嘆,不吃不喝。他的妻子非常憂慮,八方求醫治療,均無效果。

一天,阿桂在家中午睡,神態安詳。兩個時辰以後醒來,目光炯炯,四處張望,說道︰「奇怪,這是什麼地方?我怎麼到這兒來了?」竟是一嘴的山東口音,說完即狂奔出門。

他的妻子大驚,急忙沖出,一把將他拽住。阿桂怒氣沖沖地說︰「妳想幹什麼?我不是這兒的人。留下也沒什麼用。」說罷,掙脫妻子的拉扯又想走。妻子哭道︰「你真是瘋了,連自己的老婆都不認識了!」

阿桂笑道︰「怪事,我怎麼會有妳這麼個黃臉婆!」妻子更加驚駭,問道︰「那你又是什麼人?」阿桂說︰「我姓李,山東人,妳既然不認識我,幹嘛又認我為夫?」妻子說︰「你叫阿桂,我是你的妻子,這裏誰不知道?」又指著三歲的兒子說︰「這個小孩兒是我和你生的兒子,現在已經會說話了。你即使不顧夫妻的情分,也總該念及自己的親生骨肉吧!」

這時,他家門口已經聚集了很多村裡人,都認為他妻子的話說得很對。阿桂也猶豫不決,不知該如何是好。妻子又說︰「你要不信,自己照照鏡子。」阿桂一聽,面露喜色,說︰「對呀!」忙回屋取過鏡子一照,立時驚叫一聲,說︰「怪了怪了,今天的我不是昨天的我,我本來的面目哪裏去了?」言罷淚如雨下,妻子也與他相對而哭。

村裡人都覺得很奇怪,紛紛前來詢問究竟。阿桂說︰「我也不知道怎麼到這兒來了,我剛才在山東時只是午睡了一會。」村裡人和他妻子仍認為他是病後胡言,所以安慰他說︰「既然來了,還是稍安勿躁吧。」阿桂搖頭說︰「哎,我家裡還有一妻一妾,華屋數間,藏書萬卷,這麼個破爛地方,我怎麼能住得下去!我還是走吧,各位後會有期。」說完又奪門出逃。妻子哭著追出,緊隨不捨。村人無奈,只好把他送到官府。

阿桂原本不識字,可在接受訊問時,提起筆來,洋洋灑灑數千言一揮而就,眾人愈奇,認為他是得了「離魂症」,這種病可以將一個人的魂魄附在另外一個人的身上。△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