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附体 马说话解迷(图)
 
2016-6-4
 



层层又层层广垠空间,生前死后人在迷中,轮回报应不爽。

【人民报消息】下面有两个清朝的小故事,很不一般,值得儆醒。

厩下马语

清朝时期,交河有个老儒叫及润础,参加雍正乙卯年的乡试。一天晚上,他走到石门桥,想投宿客店。但客店都住满了,只有一间小屋,因为窗子靠着马厩,所以没有人肯住,及润础就住了进去。

及润础住下后,只听群马跳跃,闹得夜里不能入睡。入静以后,忽然听得马在说话。

及润础爱看杂书,早先记得宋人笔记、小说一类书中,有堰下牛语的事情,知道不是鬼怪。他屏住呼吸倾听。只听一匹马说︰「今天才知道挨饿的苦,生前所欺骗隐匿的草豆钱,究竟在哪里呢?」另一匹马说︰「我等多是由养马人转生,死了的才知道,活着的不觉悟,真让人叹息。」众马都呜咽起来。

又听一匹马说︰「阴间的审判也不很公平,王五为什么得以变狗呢?」一匹马说︰「阴间小卒曾经说起过,他的一妻二女都是淫乱放荡,把他的钱全偷去给了相好的,抵得上他罪孽的一半了。」一匹马说︰「确是这样,罪有轻有重,姜七堕落成猪身,受屠宰切割,更不如我等了。」

及润础忽然一声咳嗽,于是寂然不闻语声。后来及润础经常举这件事以警戒养马人。

「离魂症」附体

阿桂,名不详,清代丹徒县农民。阿桂年二十多岁,已经娶妻生子。一年冬天,阿桂忽然得了一种怪病,终日悲叹,不吃不喝。他的妻子非常忧虑,八方求医治疗,均无效果。

一天,阿桂在家中午睡,神态安详。两个时辰以后醒来,目光炯炯,四处张望,说道︰「奇怪,这是什么地方?我怎么到这儿来了?」竟是一嘴的山东口音,说完即狂奔出门。

他的妻子大惊,急忙冲出,一把将他拽住。阿桂怒气冲冲地说︰「妳想干什么?我不是这儿的人。留下也没什么用。」说罢,挣脱妻子的拉扯又想走。妻子哭道︰「你真是疯了,连自己的老婆都不认识了!」

阿桂笑道︰「怪事,我怎么会有妳这么个黄脸婆!」妻子更加惊骇,问道︰「那你又是什么人?」阿桂说︰「我姓李,山东人,妳既然不认识我,干嘛又认我为夫?」妻子说︰「你叫阿桂,我是你的妻子,这里谁不知道?」又指着三岁的儿子说︰「这个小孩儿是我和你生的儿子,现在已经会说话了。你即使不顾夫妻的情分,也总该念及自己的亲生骨肉吧!」

这时,他家门口已经聚集了很多村里人,都认为他妻子的话说得很对。阿桂也犹豫不决,不知该如何是好。妻子又说︰「你要不信,自己照照镜子。」阿桂一听,面露喜色,说︰「对呀!」忙回屋取过镜子一照,立时惊叫一声,说︰「怪了怪了,今天的我不是昨天的我,我本来的面目哪里去了?」言罢泪如雨下,妻子也与他相对而哭。

村里人都觉得很奇怪,纷纷前来询问究竟。阿桂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到这儿来了,我刚才在山东时只是午睡了一会。」村里人和他妻子仍认为他是病后胡言,所以安慰他说︰「既然来了,还是稍安勿躁吧。」阿桂摇头说︰「哎,我家里还有一妻一妾,华屋数间,藏书万卷,这么个破烂地方,我怎么能住得下去!我还是走吧,各位后会有期。」说完又夺门出逃。妻子哭着追出,紧随不舍。村人无奈,只好把他送到官府。

阿桂原本不识字,可在接受讯问时,提起笔来,洋洋洒洒数千言一挥而就,众人愈奇,认为他是得了「离魂症」,这种病可以将一个人的魂魄附在另外一个人的身上。△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