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子艾瑞克力挺父親川普的演講稿(多圖/視頻)
 
艾瑞克
 
2016-11-16
 



共和黨總統參選人川普的兒子艾瑞克(右),3月17日收到裝有白色粉末的威脅信。圖為艾瑞克2016年1月在密西西比州為父親站臺。



今年2月川普和次子艾瑞克(右)在拉斯維加斯一同出席競選活動。



32歲的艾瑞克和妻子勞拉情投意合。

【人民報消息】編者按:川普的女兒們都是從個人的生活經歷中談到川普是如何精心的扮演著父親的角色。而川普的長子和次子都是從國家發生了什麼事情,他們的父親會如何應對、如何有信心使美國再次強大起來。每個人的演講都非常精彩。下面是川普次子艾瑞克在美國俄亥俄州克里夫蘭(Cleveland)做的一個力挺父親的精彩拉票演說。為方便網友們觀看和轉載,人民報將此視頻轉成文字稿。

艾瑞克登臺之後,看到人山人海的支持者,大叫「哇噢、哇噢」……

晚上好,克里夫蘭。

非常榮幸能為了一個我深愛的人來到這裏,他就是我的父親。

13個月前,我父親和所有家人坐下來,他告訴我們時候到了,他不能再袖手旁觀,看著我們深愛的國家,給了我們家族如此多的成就和機會的國家,在我們的眼前崩塌。他向我們確認,他準備好要宣布競選美國總統。他清楚的告訴我們,這條路會非常艱難,我們要為即將來到的一切做好準備,很快我們就會看清誰才是真正的朋友。

沒有絲毫猶豫,我們每個人都表示將堅定的支持他,只是這次沒有人能夠預料到我們將迎來什麼。他打破的記錄、充滿體育館的人群和開啟的運動。

今天,站在我前方的父親拿到了共和黨史上初選最高票數,他打破了全國各地的選民登記記錄,他藐視了每個政治評論員的預測,把傳統辯論變成了必看節目。他啟發了幾代人,包括和我一樣的千禧時代對政客毫無信心的人,像我這種不再認為為公眾服務是高尚職業的人。

一年前我父親還是個商人,和很多美國人一樣,他不能再繼續忍受我們偉大國家所發生的事情,他不能繼續忍受特殊利益、資金主宰無能的外交政策,將外國置於美國之上。他不能再忍受一屆無能的政府,不能忍受認為給伊朗1,500億美元換取5名極端伊斯蘭恐怖份子是一個成功的談判。他不能再忍受,親眼目睹對憲法第二修正案的不斷攻擊。他不能繼續忍受剝奪公眾使用「聖誕節」一詞的權利;或者把宣誓效忠從學校教育裏刪除,這一切僅僅是為了政治正確。因此我的父親勇敢的決定發起競選活動,而他的整個人生都在為此努力。他建立了一個全球品牌,這是一個成功、質量和頂級的代名詞。當人們像我父親一樣,達到職業生涯的巔峰,他們會牢牢抓住一種生活方式,一種大家都認同的、已經為美國夢縮影的生活方式。但我父親選擇打破長久以來的禁忌,將夢還給人民。

他知道這是一個艱難的過程,但對他而言,他知道這是全世界最簡單的決定。畢竟還有誰能更好的在這個國家落實符合常理的經營態度;誰能更好的運用切實可行的解決方案來解決因政府不切實際的決策,造成的19萬億美元債務;解決這個每秒增加3.2萬美元、每天增加20億美元的債務;誰能更好的執行符合常理的減稅,在這個全球最高稅收之一的國家,使我們的人民能夠有機會保留更多的所得,而不是被效率低下的政府搜刮殆盡;誰能更好的為無數美國製造商的回歸而談判,讓諸多如納貝斯、福特和Carrier等公司回歸其最初創立的地方──美國;誰會比一個在全國雇傭了成千上萬員工的人更適合做這些事情呢?

是時候選一個懂得基本常識的總統了!是時候選一個懂得交易的藝術和明白美元價值的總統了!是時候了,選一個總是付錢給別人而非一直向他人索取錢財的總統了。在我父親的職業生涯中,他一直不斷接到政府的請求,請他介入挽救那些延期的被停止和超支巨大的公共項目。從紐約的中央車站外墻,到華盛頓的標誌性的老郵局,這只是很少的幾個例子。

早在1986年,紐約試圖翻新中央公園的一個簡單的溜冰場,項目拖了6年,花了超過1300萬美元,比原本過份充足的預算還多了500萬美元。在那時我父親每天都能從他辦公室的窗外看到項目災難性的施工現場。他反感政府的無能和緩慢的進度,決定介入。為了完成項目,他自掏腰包投資200萬美元,然後這個耽誤了6年的項目,我父親用了不到6個月就完成了,比預計進度提前了2個月,而且只用了100萬美金。(支持群眾大聲歡呼)

是時候選一個能使美國再次偉大的總統了。一個能以更小的代價、更快的速度(施政)的總統了。

在整個職業生涯中,我的父親振興了街道,塑造了全國的天際線,將夢想變為現實。這就是他要做的事情,他就是這樣一個人。奧普拉·蓋爾·溫弗瑞(Oprah Gail Winfrey)曾經問過我父親一個經典的問題,問他有沒有想過競選總統?父親的回答是:「只有當國家糟糕到讓我別無選擇的時候。」是的,女士們、先生們,這一天已經到來。當我走在父親在全球各地建造的地方,頂級高爾夫球場、酒店和房地產項目,我準確無誤的捕捉到了他眼中的情緒。我看到了,他對國內基礎設施而感到屈辱和挫折,雜亂無章的布局,遠不如其他發達國家。我看到了他對無辜生命的逝去而感到悲傷,比如凱特·斯達埃努(Kate Steinle) 和萊密歐·莎(Lamiel Shaw),以及許多其他生活在非法移民避難城市的人,被他們搶走了本應得到的利益,因政府的無能和腐敗,而不斷遇難的受害者、那些手無寸鐵的無辜美國人。

我看到他對全球排名第30位的教育系統而感到屈辱;我看到,他對近4000億對華貿易差額、600億墨西哥貿易差額和中東持續動蕩而感到恥辱。而代價是數以萬億計的美元和成千上萬的人命。

但今天我在他眼中看到的是,他對他的國家真摯的愛,為他的國家感到驕傲、想要使美國再次偉大(支持群眾長時間鼓掌歡呼)。

我想對坐在那邊的父親說,感謝你給予我生命,感謝您為家人提供的生活,感謝您為全球各地員工提供的生計。在我和我妻子勞拉想展開生活的新篇章時,我想感謝父親給我的機會,使我能為我的下一代提供保障。

在這方面,我時常會想,我希望給我的孩子們留下什麼樣的遺產?對我而言,比慈善更珍貴的事情並不多,在我看來,更重要的是我們是怎樣的一個人,這是我們衡量此生的工具。正如馬丁路德·金曾經所說:「生命中最持久和最迫切的問題是,你能為他人做些什麼?」我在22歲時創立了艾瑞克·川普基金,為聖猶達兒童研究醫院提供資助,這是一個令人難以置信的機構。我用父親教給我的原則來管理基金會:誠實、正直、有價值。我希望其它慈善機構,也用相同的道德原則來運營,而不是將之作為個人致富的渠道,不能成為腐敗和醜聞的燈塔。得到上帝恩賜的人,理應為上帝行善事,正是這種信念,讓我父親做出巨大犧牲,競選這個全球最強大、但是最不能被輕易原諒的職位。沒有比這更高的召喚,沒有比這更無私的行為。

對那些失業坐在家中正在看我演講、那些為下一期房貸或房租而煩惱的人,我父親為了你們而參選。對那些在醫院通過電視收看這場演講、那些長久以來被忘恩負義的體制無視和不尊重的人,我的父親正是為了你們而參選。對那些日復一日通過金屬檢測器走進資金不足的學校的老師們,我的父親正是為了你們而參選。對那些正在收看的工人們,那些被非法勞工和移民搶占工作的人,我的父親正是為了你們而參選。對那些因激進環保局的激進規定而失去工作機會的油氣行業的工人們,我的父親正是為了你們而參選。對單親媽媽、有特殊需求兒童的家庭,和再也無法負擔日常醫療需求的中產階層家庭,我的父親正是為了你們而參選。

這個11月,我請您們遵照本心,為有正確競選理由的候選人投票;為一個從未做過政客的候選人投票;為一個從來沒有接受過政府薪水的候選人投票。為一個不會被收買和出賣、購買、賄賂、威脅、恐嚇或離開公正和真實道路的候選人投票。而且坦白的說,朋友們,為一個不需要這個職位的候選人投票。

我從未如此為自己是川普家族的一員而感到驕傲過,我從未如此為自己是我父親的兒子而感到驕傲過。能參與這場旅行,是我無上的榮耀。是他邀請了我、小唐納德、伊萬卡、蒂芙妮、梅拉尼婭和我美麗的妻子勞拉,我們的整個家族共同參與全程。

爸爸,您再一次以身作則教育了我們,您是我的英雄,您是我最要好的朋友,您是下一任美國總統。 △



次子艾瑞克力挺父親川普的演講值得一看。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