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古代小故事:老祖宗是这样做人的(图)
 
默安
 
2014-7-14
 



后来张居正死了,他的家产充了公,刘一儒就把从前锁起来的儿媳嫁妆全部还回给张家,让张家安然度过一段困难时期。

【人民报消息】中国电影电视剧里编出来的那不是现代人咱老祖宗,下面的几个古代小故事告诉咱们,老祖宗是这样做人的。

不仗亲家权势 归还嫁妆解困

明朝,有个叫刘一儒的人是张居正的亲家,在朝廷担任刑部侍郎。那时张居正治理国事,独揽大权,刘一儒写了一封信去规劝他。

后来张居正死了,凡是他的亲戚同党全都受到牵连、责难,只有刘一儒因一贯的清高廉洁,非但没有受责,还被升为工部尚书(主管各项工程、工匠、屯田、水利、交通等政令的工部长官)。

当初,张居正的女儿嫁到刘一儒家时,嫁妆非常丰盛,珠子、绸缎一箱一箱,堆满整间屋。刘一儒看了,叫人把所有的嫁妆集中起来,锁在一个空房子里。后来张居正死了,他的家产充了公,刘一儒就把从前锁起来的儿媳嫁妆全部还回给张家,让张家安然度过一段困难时期。

刘一儒品行端正,高洁无私,死后皇帝赐他谥号为「庄介」。

守义而不贪利的女人

周朝时,贞姬是白公胜的妻子,但白公胜死得早,贞姬一点改嫁的想法也没有,在家里织麻纺线,安心过日。

吴王听到贞姬贤惠有德行,想聘她为夫人,派士大夫带着许多黄金和白璧,还派出三十辆豪华马车去迎接她。贞姬推辞了吴王的好意说:「白公子死得早,我愿意为他终生不嫁,现在派那么多的使者和财礼来聘我,这是我不愿看到的。为了欲望,就抛弃了义的人是污秽的;见了利,就忘掉恩情的人是贪心的,如果我答应了吴王的要求,那我就是污秽而贪婪的人,既是这样,那吴王还要这样的人干嘛呢?」(原文是「弃义从欲者,污也;见利忘死者(死去的丈去),贪也。贪、污之人,君何以为哉?」)

吴王听了,觉得贞姬真是忠贞而贤明的人,在她死后赐予她名号——「贞姬」。

贞姬拒绝了吴王的聘礼,不去做夫人,真可谓「富贵不能淫」,所以连著名学者刘向也赞誉她廉洁诚信。

丈夫的好德行里 有妻子的功劳

宋朝的刘愚,妻子姓徐,此女子未成年时就有高尚道德。她母亲一心想让她嫁给富家公子,徐氏哭着说:「我只求母亲能给我找个有德行的人,我侍奉他一辈子就好。如果硬要我嫁到富家去,那是违背我意愿的。」

后来,果然找到了一位有道德的人——刘愚。刘愚家里也确实够穷的了:四面墙壁破烂不堪,屋里坑坑洼洼,还长了一些野草和蓬蒿。但刘愚住在这样的屋子里却怡然自得,每每得了什么好书,或写了好文章就显得非常高兴。徐氏在一边纺线织布,看着他这样也感到非常愉快舒适。一家人虽然贫穷,却其乐融融。

有一天,刘愚从外边回来,从怀里掏出几两银子放到妻子面前。徐氏吃了一惊,以为这钱的来路不正,就愤怒地对丈夫说:「你这钱是从哪里来的?我嫁给你,看中的就是你的人品,哪知你却如此不争气!你要说不清楚这钱的来路,我马上就跟你断绝关系!」等刘愚从怀里再掏出一封信,徐氏才平息了怒火,原来那些银子是学生们给刘愚交的学费。

徐氏不贪荣华,不慕富贵,嫁给刘愚安贫乐道,见到他怀有异金就立即生疑,甚至发火,她的品德确实够高尚。刘愚的德行也算是比较好的,但谁又能说丈夫的好德行里面,没有徐氏的功劳呢?

把钱分给穷人 我的病就会好

宋朝杨万里的妻子罗氏,生性廉洁节俭。杨万里在京城做官时,儿子也在朝廷担任将帅,可谓是门庭显赫,地位荣尊了,但杨家却仍然非常破旧,没有高屋宽阶,没有精致器皿。罗氏居住在那里边,却怡然自得。

罗氏每天很早就起床,即使寒冬腊月也一样。起床后,先到厨房煮一大锅粥,等全家老小都吃饱后,才安排一天的事。罗氏年纪已经很大了,八十多岁,仍然在菜园里种苎麻,把麻砍下来纺线做衣物。

后来她儿子到广州做官,得了俸钱就交给母亲,罗氏故意说自己得病,把那些钱分给周围的穷苦人,边分边说:「我的福分浅,好好的又得了病,你们把这些钱都拿去,这样我的病才能很快好。」

罗氏平时非常节俭,她从没穿过一件好衣服,更不会独自去搞什么特殊。她一共生了七个孩子,刚生第七个孩子的时候,家里人怕她身体虚弱,要给她请奶妈,罗氏说:「都是穷苦人,她们本来就饿着肚子,却还要来我家哺乳我的儿子,这样的事我怎么做得出来呢?」

人们都赞誉杨万里父子是贤人,殊不知他们的品行,不仅仅来源于自身的天性,还来自家里有个很好的活教材、好榜样啊!(原文是「杨罗氏 惠以使下,悯以孤穷,俭以治家,勤以励己。君子谓:杨秘阁父子之介,匪独其性生也,成诸妇道、母仪者多矣!」)

难得的妇人

明朝有个叫洪朝选的人,妻子蔡氏出身于大商人之家,家里钱财堆成山。蔡氏未嫁洪朝选之前,根本就不知道世界上还有「贫穷」两字。等嫁到洪家,她才知道日子还可以这样过的:洪家也确实是太穷了,房子破破烂烂不说,还低矮潮湿;门前挂满蜘蛛网,许多虫子在屋里做窝。

可幸蔡氏并不嫌弃,挽起袖子就开始打扫卫生。当遇到有客人来,或要到田里去送饭,她像所有的农妇一样勤谦。每日为做三餐,必到浓烟滚滚的灶间煮菜、烧饭,一点都不嫌弃。

当她看见婶婶和邻居在纺车旁纺线时,觉得非常新奇,便下决心也要学会那样的手艺,就不分昼夜地在阴暗的房间里刻苦练习,果然,不到几个月,全部女红不仅全都被她学到,而且手艺精湛,异常精美。

后来,丈夫洪朝选做了尚书郎,蔡氏跟着他住到官府里。但她还是粗茶淡饭,纺线织麻,像以前那样勤俭过日。

蔡氏由一个富家小姐到贫贱之妇;又由贫贱之妇到高官夫人,一直都是那样的节俭恭谦。确实称得上是一个难得的妇人!

(以上均据蔡振绅《八德须知》)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