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太子党:惊闻失传百余年的歌唱技巧(多图)
 
——寻回失落的圣殿艺术
 
一位太子党
 
2015-10-16
 



2015年10月10日下午,神韵交响乐团音乐会在纽约卡内基音乐厅演出现场。



比世界大师级还大师的年轻小提琴家郑媛慧,演奏时让人目瞪口呆!

【人民报消息】如果,你看到从后台出来一位年轻的女孩子,手里拿着一把小提琴,就知道下一个节目是小提琴独奏。

一个很年轻很年轻的小提琴手,一个扎着马尾长发的中国女孩子……,你不会有其它任何的感觉了。

可是,当她在交响乐团的伴奏下开始演奏时,「天哪……」,全场都屏住了呼吸。当扣人心弦的音符不断从她的手指下流淌出来的时候,我不敢置信这是真实的,因为世界大师级的演奏家听多了,如此直捣人心底的演奏,还没遇到过。

直到她结束演奏,在雷鸣般的掌声中走到后台,我还在想:这么年轻怎么会有世界大师级的水平,而且比大师还大师!

借着剧场暗暗的灯光,我看到节目单上写着她的名字「Fiona Zheng」,英文简单介绍她是3岁开始接触音乐,5岁跟爸爸学习小提琴,获奖无数。

世界上小提琴大师的演奏听过很多了,但这个女孩子的演奏,不光是她的高超技巧让人惊呆,而且她的技巧仿佛是为了表达感情才展现高超的。演奏刚一开始,就抓住了我的心,让我永远都无法忘怀(这是让我从来都没有过的一种体验)。

几天以后,上网看到很多关于这场交响乐演出的评论,其中都提到这位小提琴独奏家。那天晚上,10月10日,在纽约著名的卡内基音乐厅,她演奏的是西班牙作曲家萨拉萨蒂的代表作《流浪者之歌》,这是首难度非常高的经典曲目。观众的评语是:「小提琴独奏妙极了!」「小提琴家独奏精采绝伦,无人可超越」。

昨天晚上,我无意中看到她的一篇演出前的专访,她的中文名字叫郑媛慧。

她说:「其实我是从3岁的时候开始学钢琴,但我弹得并不太好。我父亲是一位小提琴演奏家。他希望我也学这行,于是我5岁的时候就转学小提琴。还挺顺利的,小提琴一直伴随我走到了今天。」

她说,「那时候虽然年龄比较小,但技术已经很高了,很多大人都没办法达到的技术,我学琴两年就已经达到了。」也就是七岁已经达到了很多大人都没办法达到的技术水平。

三岁的时候,郑媛慧的奶奶开始修炼法轮功。她说,之前奶奶有很多病,有高血压,在腰上也长过很多脓包,长了一圈,但修炼以后全都好了。她说这种神奇使全家后来都走进了修炼。她是上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开始修炼法轮功的,「之后学习成绩就变得特别好,拉琴也是,走到哪儿,老师们都觉得我特别有才华。不修炼的人也说是『天份』,也就是老天赐予的才能,而修炼中我常能感受到这种赐予。」

可是1999年以后,中共开始镇压法轮功,到了2006年,警察闯入她家,把所有的法轮大法书籍资料都给翻走了,也把她妈妈和奶奶抓起来了,「之后妈妈和奶奶因受到迫害而去世了,相隔十五天,两个人都去世了。」

「后来爸爸带着我四处奔波,就像流浪一样。我一直很害怕会被抓,也不理解为什么政府会这样对待我们。信仰『真、善、忍』,这有什么错的? 为什么要抓人?我相信现在也仍然有很多人不理解,中共为什么要抓像我这样的人。幸运的是,我来到了美国,生活才开始安定下来。但即使到了自由社会,我好像还生活在中国那种恐怖的环境当中。刚到美国的前半年,我看到警车,心里也会咯噔一下;自己在屋子里打坐,都习惯把窗帘拉上,也不敢到外面去炼功,过了半年才敢把窗帘打开。所以,经过这一切,我对《流浪者之歌》有更深的理解,也能产生共鸣。」

确实产生了共鸣,不是一般的共鸣,而是留下了无法忘怀的印象。

郑媛慧说,「我通常把这首曲子分成三部份。大多数人会把第一部份诠释得比较激烈,不过我觉得里面更多的是一种无助和悲哀。第二部份的节奏比较自由,过渡到另一种情绪。最后部份,我把快板部份设想成轻松欢快的舞蹈。实际上,我更年轻的时候,《流浪者之歌》是我最爱的曲子,因为我喜欢第三部份的轻快活泼。现在,我更倾向于第二部份,我觉得它能折射出我的内心。在演奏这首曲子之前,我总是设想将要为非常亲近的人拉琴……」。

看了这篇报导,我才明白小小年纪就失去妈妈和奶奶的她,为什么演奏会如此如此打动人心。

「乐团指挥水平高超 令人难以置信」




神韵交响乐指挥米兰-纳切夫非常受欢迎!

过去,令我印象最深刻的,其中就有这个交响乐团的指挥。指挥是交响乐团的灵魂,确实是这样。按现在人的说法是,这位指挥一出来就能「Hold」住全场。可是他的经历如何,为什么会得到观众、包括我(他的绝对粉丝)的赞叹。没有详细的介绍。

昨天,也是昨天,看完郑媛慧的专访文章后,又发现了交响乐指挥米兰·纳切夫(Milen Nachev)的专访,哈,这让我欣喜万分。

出生于保加利亚、毕业于俄罗斯圣彼得堡音乐学院、师从著名音乐大师的米兰·纳切夫先生也有非常神奇的人生经历。

「我清楚记得,那时我5岁,祖母第一次带我去上钢琴课,就是那第一次与音乐的接触改变了我人生的命运。我非常喜欢我的钢琴老师,她的鼓励使我充满自信。一年后我首次登台参加一场全国性比赛,并获了奖。同年,我举办了自己的首次演出,观众们是我的家人与朋友。这次家庭式的演出在我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几年之后,大约在我九岁时,我在家中自己指挥起勃拉姆斯的第四号交响乐,我陶醉其中,极为喜悦。我没有看过谱子,只凭着自己的记忆去指挥。我感到音乐与手势之间似乎有着实质的联系,这种感觉激起了我心中前所未有的热情。」

在逐渐爱上音乐的同时,纳切夫先生发现了自己的指挥天赋,在数年的勤学苦练后,他考入了著名的音乐学府,在那里,几位名师的指导使他获益良多。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

「我开始在音乐学校里学习钢琴和合唱指挥。我觉得自己很幸运,因为我遇到了最好的老师,他们并不只是我的音乐老师,还是我今后作为一名音乐人,以及一个「人」的典范。他们其中的一位是瓦西尔·阿尔瑙多夫教授,他大概是保加利亚最著名的合唱团指挥家之一,是他的举荐和帮助使我最终进入圣彼得堡音乐学院学习。」

纳切夫先生告诉我们,他非常幸运的是,遇到了既教技巧又教做人的德艺双馨的老师。

「在圣彼得堡学院我遇见了另一名非常杰出的老师──伊利亚·穆辛教授,这名教授培育出很多人才,像尤利·泰米卡诺夫、瓦列里·格吉耶夫都是他的学生。他不仅教会我们如何通过手势来与乐队沟通,他还教会我们如何发展出自己的风格,如何从理论上及实践上真正掌握音乐指挥这一门艺术。每一天,他教导我们怎样与乐队交流,怎样排练,怎样在有限时间内提高乐队的音乐素养,怎样让乐队成员各展所长。我对他常常怀有这样的感恩:一日为师,终身为父。」

一个能怀着「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感恩的人,谁都会喜欢他,谁都会愿意跟他做朋友,因为他决不会有害人之心。纳切夫先生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在国内,我知道有些比较有名气的指挥脾气非常大,乐队的人都怕他,排练时哪个人稍微演奏的出点差错,指挥摔谱子就走。这不是好指挥。

纳切夫先生有他自己的高见,他认为,做一名优秀的指挥,不但要熟悉音乐,更要了解人心。一名指挥最大的成功,是将不同的人融合在一起,这些人可能有不同的文化背景,不同的学习经历。而他的目标,是要帮助这些人凝聚在一起,发挥出音乐最大的力量。

他说,「首先,在理论上和实践上你已充分准备好了,此外,你要熟悉音乐的历史和知识,还有各种乐器的性能。然后,最重要的一点,你得是个心理学家。我们的工作不是与乐器合作,而是人,演奏乐器的人。当你充分到理解到这一点,你的指挥风格会改变。你唯一要做的就是让整个乐队的人理解你,从他们眼中,你能看到,他们受到了鼓舞,他们想要去做到最好。这是一个指挥所能够获得的最大成就。

让我感到惊讶的是,这位在美国正声名鹊起的指挥家现在是一名法轮功修炼者。他所指挥的这个被观众誉为「是天籁祝福」的交响乐团的名字是「神韵」。

他说曾有幸在俄罗斯最好的乐队──圣彼得堡爱乐乐团和圣彼得堡学院交响乐团担任过指挥,也可以继续在欧洲做个有身份有地位的乐团指挥家。但是,他选择了「神韵」。

他说,「加入神韵以来,我有非常多的收获。我掌握了与乐队的这种不必通过语言的沟通方式,而且非常完美。而我最大的收获,最感谢的是命运给了我这样的机会加入这样的一个艺术团,并与他们分享我的心得。」

「在与神韵艺术团的成员们合作时,我能感受到这种不可思议的默契,在我们身边的空气里,我都能够感受到。」「就在两天之前,我们正排练三把二胡和乐队演奏的一首乐曲,不需要语言,仅仅通过眼神的交流,我就能知道她们的需要,她们也能理解我的意思,她们的演奏与我的指挥是完全一致的。」

「特别是我们都是有着相同精神信仰的法轮大法修炼人。我们一起生活、学习、提高,我们一起打坐时感觉到被一种正的能量场包围。无疑这种正的能量在我们演出时也起到了巨大的作用。」

一个花絮──场外流泪听完整场演出

我想起前几天看到的一个新闻,说神韵交响乐团2015年的首场演出,在10月3日下午1点30分,在多伦多罗伊·汤姆森音乐厅(Roy Thomson Hall)。有一位买不到票的听众在场外聆听,一直感动流泪。

他是居住在多伦多北部的城市蒙特利尔的Rouillard先生,他一直想观赏神韵交响乐,正好他的太太那个周六(10月3日)要去多伦多参加会议,他劝太太不要乘飞机了,他开车到多伦多,太太去参加工作会议,他正好听音乐会。他打算到现场买票,但是刚到剧院票房,就听到工作人员对外面的人说「没票了,一张票都没了!」然后就关门了。

Rouillard先生失望极了,他想,这么辛苦开车来,无论如何也要听上几分钟再走。于是就坐在音乐厅进口处外面的走廊椅子上等着开演,刚好椅子的斜上方是播放神韵交响乐团现场演奏的喇叭。他没有想到自己坐在音乐厅外面的那个角落里听完了整场。

他对采访的记者激动的说:「我实在太吃惊了,神韵交响乐团的演奏竟然能如此打动我,以至于我在角落里坐了两个小时。」「我实在太陶醉了,而且我非常吃惊,绝对让人震惊,这是一场怎样的演奏,竟能如此打动我的心,而且我很奇怪我竟然哭了,一边听一边流泪,我整个人都被音乐带走了。」「音乐会非常精彩,我禁不住的赞叹wow!」最后,他央求散场的观众帮忙在剧场里买了一盘2014年的神韵交响乐团演出的DVD,他心满意足的说:「至少我有DVD,我可以回去听。」

乐团指挥感觉找到了自己应有的位置

纳切夫先生在专访时说:「有这样一种说法:『语言无法形容时,音乐却能表达。』如果让我来把神韵交响乐团与其它乐团相比,我要说的是在神韵我们不只是演奏音符和曲调。我们表达音乐更高深的意境,不止是表达情感──其它乐团通常只注重表达情感,而我们要超越那一境界──表达更深的内涵。」

「很多观众看了演出后都说,他们莫名的流泪,或者有一种被提升的感觉,却不知是怎么做到的。我要说这一切应该归功于我们的内修,和修炼提高后所得到的那种超越表面世界传达更高深内涵的能力。」

纳切夫先生面露喜悦的说:「我感觉自己找到了自己的位置,能令你感恩、令你满足的一个位置。这就是我现在的感觉。」

「我发现,这一次机会并不只是令我在美国声名鹊起,它实际与我灵魂深处的向往达成一致,它与我对这个世界的识见达成一致。于是我对自己说:『噢,你找到了你的位置,现在你唯一要做的就是竭尽所能,全力以赴』。」

女高音歌唱家耿皓蓝成长和飞越的背后




女高音歌唱家耿皓蓝在演唱。

一位朋友的小女儿已经看了好几年的神韵艺术团的演出了,朋友说女儿是女高音歌唱家耿皓蓝的粉丝。

耿皓蓝每年随神韵艺术团去世界巡演一百多场,所有的观众无不为她的歌声所倾倒。所以,当她出现在神韵交响乐团的舞台上时,得到的是观众的更大期待。

她说:「有时候,当剧场的灯光很亮时,我会看到观众在听我唱歌时擦眼泪。我看到过很多次,每一次我的心里都会很激动。」

她说,当自己第一次拿到歌词时,并不是马上去背它,而是去理解歌词的主旨是要告诉人什么。当唱过几遍之后,会试着理解它更深层的含义。然后,在排练的过程中会尽自己的所能去表达歌词中的含义。

在接受记者专访时,对「歌声的表现是内心的一面镜子」,耿皓蓝说自己在理解上有一个心历过程。

她说:过去,无论是求学时还是进入社会后,唱歌给人们听,总是想着怎么样在技术层面提高,把歌曲表达得更清楚,怎么去诠释、去让人们感动。现在的理解是,唱歌是一个很直接的方法,让人们了解你的内心,了解你的世界,「这几年在神韵的演出给我很多这种体验。加盟神韵是我艺术生涯的一个很大的转折,对我来说它是一种飞越吧。」

耿皓蓝从很小的时候就喜欢唱歌。当听到收音机里的歌曲,她就想要开始学唱歌。她的妈妈带她参加过很多不同的合唱团,从市级到省级。后来,她选择去上一所艺术高中,这样能够得到专业的培训。大学的时候,她考进了音乐学院。她说,「对于我的音乐人生来说,一个最主要的里程碑是参加2009年新唐人声乐大赛并获奖,这让我走进神韵,成为其中的一名独唱演员。」

耿皓蓝说:「小时候,我爷爷和奶奶都修炼法轮功。奶奶以前身体不好,每天要吃几十颗药,她在修炼法轮功一、两个月后,身体就变好了,也不再需要吃药。那时法轮大法在中国洪传,很多人都修炼法轮功。之后中共镇压法轮功,我特别不能理解。小时候,对修炼的理解就在我内心埋下了一个很深的根,也让我一直按着『真、善、忍』的原则,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长大后来到海外,在自由的环境,没有了恐怖的打压抓捕,很容易就可以选择自己想要的。」

她想要什么?她说,发现自己「通过修炼法轮大法,在身心、道德层面的提升,加上一年一百多场全球的巡演,我觉得这是自己人生中最难能可贵的一种阅历,让我对自己所追求的艺术真谛有了更深的思考。我发现自己保有一种内心平静、祥和的心态去演唱,反而有更多的观众被歌声感动,被感染。我不再像以前那样刻意的追求如何去打动人,不再那样在意别人对我的评价。这也是我修炼前后唱歌的最大不同吧。」

她说自己演唱的很多歌曲,歌词都是在讲人来到世间的真正的意义、在等待什么和应该如何做,「如果我不是一个修炼的人,就无法表达那些歌词的意境」。

艺术总监让她掌握了失传一百多年的古典美声唱法

「神韵」无论是艺术团演出还是交响乐团演出,都有一个特点,那就是无论独唱独奏都不使用麦克风。这是我几年来的观察。

索尼唱片公司的A&R 协调人丹尼尔·雷斯特雷波(Daniel Restrepo)先生是负责发掘、训练歌手或艺人的主管。

他说:「我觉得神韵交响乐团令人难以置信,这个文化绝对需要让更多的人知道。整场演出,音乐家的素质,从歌唱家的美声高音演唱到每个音乐家……水准如此之高,你能看得出来所有的细节都精雕细琢。」

从技术层面来说,「我看见神韵乐团并不使用麦克风,所以一切声音都是天然的,所有的声音都是直接来自于乐器的演奏,你的感受直接来自于音乐家们对乐曲的真实诠释。还有指挥家和独奏小提琴手,虽然这个音乐厅非常大,但是你能够听到独奏的声音,你能够听到独奏时的乐调。这实在是太神奇了,对我来说,完全难以置信。」

耿皓蓝说:「当今世界上的美声唱法逐渐走入了没落,一百多年前的意大利歌剧唱法是真正传统的、古典的美声唱法,但是随着社会潮流的变迁,传统文化、艺术的逐渐失落,一百年后的今天,那种正宗的、传统的歌剧唱法已经遗失了。我在学校学习的也是现代的美声唱法,而当我来到神韵的时候,我才认识到我过去的发声位置是不对的。」

耿皓蓝说:神韵所有的歌唱家现在使用的都是「最传统的发声方法,也就是过去古典的意大利歌剧中的唱法。这是不同于现代美声唱法的,美声唱法已经慢慢改变了,与原始的不一样了。神韵的歌唱家采用的是古典的训练方式,我们的发声位置是不一样的。当然,这是非常难以掌握的,因为我们是用中文在唱。」她说,「很多观众一听到我们的歌声,就觉得与他们平时听过的美声唱法演唱很不同,但又知道这个是好的、对的唱法。」

难怪,我发现神韵的歌唱家们现在个顶个儿的,都唱的非常棒,有观众说「女高音歌唱家音质音域令人称奇」「男高音的歌声很独特」「男高音音色宽广华丽」「男高音令夜晚生辉」「歌唱家纯净的音质让我感动落泪」……

正宗的、传统的意大利歌剧唱法已经遗失一百多年了,神韵的歌唱家们是如何把这种唱法找回来了?

耿皓蓝在专访中爆出这个最大的秘密说:「我们的艺术总监是真正掌握了失传的传统美声唱法的大师,他把最传统的、正确的、最原始的那种歌剧唱法亲自传授给我们,使我们可以把它重新带回到舞台上,与观众分享这种失落的艺术。」

她无限感恩的说:「回首我的艺术生涯,这一点是让我觉得最最幸运的,也让我每每满怀感恩的心,竭尽全力把这份珍贵的赐予捧给观众。」

习近平应该看看,让老百姓也看看

神韵艺术团和交响乐团的艺术总监是谁?为什么这位艺术总监搞什么都会成功?难道是一位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神人?这一直是我的朋友们看完演出后非常非常渴望知道的答案。

要知道,这几位可不是谁都服的主儿,这次他们专程一起从中国来纽约看神韵交响乐(呵呵,顺便才是看我),说明年年初还会来看神韵艺术团的新节目。不过,他们说,希望习近平能大刀阔斧,让神韵明年就能去国内演出,省的他们还得跨太平洋。

这几位哥们儿说,「人家神韵可是原汁原味的复兴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百闻不如一见。」「习近平应该看看,让国内人也开开眼。」「有现成的摆在这里,还摸什么石头过河啊? 摸了半天,一到春晚就大便干燥……哈哈!」「刘云山捣乱?别废话,把丫喀喳了。这种货多一个不如少一个!」

我说,如果神韵的主要演出成员都是法轮功学员的话,那这位艺术总监应该是他们叫做「师父」的李大师吧?

哥儿几个说,应该八九不离十,除了人家法轮功,谁也不能在短短几年内搞出世界级水平来。如果要让神韵回国演出,那首先得保证人家的安全,得先把妒忌李大师的江泽民给下了。

根据目前形势,我估计也许会先去香港演出。香港前特首曾荫权今年10月5日被控两项公职人员行为失当罪,应该不是偶然的。曾荫权任期内刁难神韵,在七场票都售罄,演出前三天,宣布不许神韵主要技术人员入境,使演出被迫取消。那是2010年1月份的事。

今年,曾荫权来麻烦了。「这是好事!」几位哥们儿异口同声的说。△

(人民报首发)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