醜聞集錦!中共三呆婊江澤民現眼大全(多圖)
 
梁新
 
2014-9-10
 
【人民報消息】現在是水煮「金蟾」的時刻,不但要把咱老百姓的金子給煮出來、收回來,還得把癩蛤蟆頭兒煮出原形。

前些年,記載比較全的是《江澤民其人》,裡面講了江澤民家史,漢奸父親與漢奸本人,江本人還是蘇聯克格勃遠東情報局的間諜。「二奸二假」當了電子工業部副部長之後,有記載上班通姦秘書黃麗滿,去了美國嫖洋妓,等等。這些我們這裏不再談。

下面收集了中共三呆婊江澤民的幾個出訪現眼醜聞。說實話,江澤民活著就在製造罪過,所以怎麼收集也不會將其丟中國人臉的醜聞一網打盡。

2014年8月16日,新華網上有一篇博文《揭秘:江澤民退休後的生活震撼曝光!》。文章說:據《永恒的記憶》一書作者劉人偉回憶,1956年5月,江澤民從蘇聯斯大林汽車廠實習歸來,擔任一汽動力處副處長。他的俄語說得很流利,與蘇聯專家可以直接對話交流。為此,已在長春工作近三年的基列夫,很快就同留蘇的江澤民找到了共同話題。

這樣就給人留下一個深刻的印象:江澤民能說一口流利的俄語。

江停止發言後,俄老人驚呼:我的上帝啊!

1995年外交部收到一封投訴信,說江澤民在俄國出醜,發言一個多小時,只有結束時才用俄文說了句「謝謝」。信是一群在俄國留學的中國留學生寫的。他們譏諷江澤民的一口俄語就好像中國老太太說英語「拜拜」一樣流利。

投訴信說,1995年俄國舉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五十周年,各國政要雲集,每人限定講5分鐘,輪到江澤民時,完全不顧他人感受,不顧社交講話的時間限制,江竟滔滔不絕的念稿念了一個多小時。

紀念大會是現場直播,在電視機旁的中國留學生都覺得忍無可忍,江澤民講完後,俄國電視臺毫不客氣的將鏡頭轉向一位極不耐煩的老將軍,這位俄國老將軍大聲嘆道:「光榮的上帝啊!他終於講完了!」

投訴信說,江澤民講的是中文,僅講完後用俄文說了句「謝謝」。

這群中國留學生在信中說,總書記兼國家主席江澤民訪俄言行給俄國留學生和中國人丟盡了臉。當時所有在俄的中國人都為自己的國家元首在俄國人面前丟醜感到難過,希望外交部禮賓司要提醒出訪的國家領導人注意自己的形象。

外交部接到這封投訴信非常尷尬,不知如何處理,因為鄧小平是1997年2月去世,1995年已經虛弱的什麼事情都撒手不管了,江澤民是中共一把手,誰敢去訓教江呢?

卡洛斯國王看江澤民梳頭



卡洛斯國王驚異的看著江澤民在公眾場合梳頭!



卡洛斯國王見識了共產黨國家的領導人!

1993年3月,全國人大會議期間,江澤民坐在主席臺中央,拿起梳子旁若無人、專心致志地梳頭。法新社將此視為重大新聞,立刻搶拍下來,當即刊出,一時成為全球笑聞。

1995年10月24日,江澤民在聯合國「世紀寶鼎」前演說,面對世界各國的攝影記者,又一次從西裝內側口袋中拿起梳子梳頭。

1996年,江澤民訪問西班牙時,在他準備與西班牙國王卡洛斯共同檢閱禁衛軍時,突然拿出梳子在國王面前梳理頭髮,這個極不禮貌的舉動令卡洛斯國王怒不得惱不得。

在國宴上,面對無數的攝影機鏡頭,坐在王后右側的江澤民再次梳起頭來。西班牙媒體可不客氣,西班牙第一大報《國家報》和其它許多報紙均以頭版頭條刊出此新聞圖片,題目非常譏諷:「卡洛斯國王看江澤民梳頭」。

等電梯時,江突摟法國總統夫人




等電梯時,江突摟法國總統夫人跳舞,拉手風琴的男子表情難過而憤怒!



法國總統夫人手裡的眼鏡都沒來得及放下!



江澤民無禮狂笑!

江澤民的賣弄成性與粗俗無禮也在其它國家留下了頭版頭條。

1999年10月24日,江澤民在巴黎參觀法國一家博物館時,在等待電梯的這一極小間隙裡,江澤民突然一把摟過法國總統希拉克的夫人貝娜黛特,跳起了華爾茲,在場所有人,包括希拉克在內,無不驚訝萬狀。江澤民卻拉著法國總統夫人的手仰頭大笑。

本來國家元首之間的「熱線」是商談緊急事態的,江澤民用「熱線」向希拉克賣弄他訪美情況,希拉克當時就向江澤民兜售法國飛機,江澤民馬上就老實了。

江自己拿過土耳其勛章掛在脖子上




江自己動手,戴上土耳其國家勛章!

2000年4月18日下午,江澤民帶老婆王冶坪抵達安卡拉,開始對土耳其進行國事訪問。

4月19日晚,在安卡拉,土耳其總統德米雷爾在總統府舉行授勛儀式和盛大宴會,德米雷爾的夫人納茲妮耶和王冶坪出席了宴會。

宴會前,德米雷爾總統向江澤民授予「土耳其國家勛章」,這份殊榮在土耳其備受爭議,認為在中國鎮壓人民的江澤民不配。

授勛儀式開始時,總統剛剛把盒子打開,還沒來得及依慣例親自給江澤民披掛,江澤民就上前一步,自己動手,取出盒中的勛章綬帶,戴到自己的脖子上,然後轉身面對記者鏡頭,喜形於色。這讓德米雷爾總統和在場兩國高官都目瞪囗呆。不過,這也讓德米雷爾總統有藉口從譴責聲中解脫出來,因為他沒有向江授勛,是江自己給自己授勛!

據新華網2000年4月19日報導,參加授勛儀式和宴會的土方領導人包括大國民議會議長阿克布盧特、總理埃傑維特、武裝部隊總參謀長吉夫裡克奧盧、憲法法院院長內傑代特、副總理巴赫切利、副總理厄茲坎、副總理兼能源部長埃敘梅爾和外交部長傑姆等。

中方陪同人員國務院副總理錢其琛和夫人周寒瓊、國務委員吳儀等也出席了授勛儀式和宴會。

拉美六國訪問,江象個沿街叫賣的小販




江澤民在智利講西班牙文沒人聽的懂,急的戳心口。



江澤民在古巴活像個小丑。

2000年,江澤民在紐約華爾道夫酒店會見華僑時,一位華僑問及中國西部開發計劃時,江澤民突然從口中冒出兩句唐詩:「勸君更盡一杯酒,西出陽關無故人。」當另一位華僑問他是否退休時,江高聲吟詩「我欲乘風歸去」。

2001年4月5日至19日,江澤民結束對智利、阿根廷、烏拉圭、古巴和委內瑞拉5國的國事訪問及對巴西的工作訪問,19日下午乘專機回到北京。

拉美六國訪問,江象個沿街叫賣的小販,受到媒體的嘲笑。

俄開歡迎酒會,江澤民當戲子




1991年5月中旬江澤民出訪蘇聯,16日在中共駐蘇聯大使館唱歌,
在場的人什麼表情的都有。

1991年12月25日,蘇聯總統戈爾巴喬夫宣布辭職。戈爾巴喬夫1985年上臺,出任蘇共總書記,1990至1991年間出任唯一一任的蘇聯總統,他也是唯一在十月革命後出生的蘇聯最高領導人。蘇聯最高蘇維埃於戈爾巴喬夫宣布辭職次日通過決議,宣布蘇聯停止存在,立國69年的蘇聯從此正式解體。

在蘇聯正式解體的半年前,江澤民出訪,在中共駐蘇聯大使館裡唱歌,除了一俄國老人隨唱外,在場的人什麼表情的都有。




普京夫人從骨子裡看不起江澤民,拍照都離開很大間隙。

2001年7月15日江澤民去了俄國,大受冷遇。

俄國總統普京透露了一個羞辱中國人的消息:7月16日晚間在克里姆林宮所舉行的正式歡迎酒會上,中共國家主席江澤民演唱了許多首俄羅斯歌曲。

但是,那些圖片至今都沒敢向全世界公布,因為江澤民在世界外交史上丟盡了民族和國家的臉!

7月17日早晨,江澤民在俄羅斯著名的國立莫斯科大學發表了演講。江澤民在莫斯科大學發表演講是其這次對俄羅斯進行國事訪問行程中的一個重要組成部份。

報導說,江澤民在莫斯科大學發表演講。演講的內容涉及到中俄關係,以及中俄關係的歷史,剛剛簽署的中俄睦鄰友好合作條約,國際關係,南北差別,上海合作組織,以及俄羅斯的歷史文化等內容。

江澤民的整個演講稿事先被印成俄文和中文兩種在會場上散發,這是吸取了江澤民在智利講西班牙語,沒人聽的懂的教訓。

報導說,江澤民在俄國演講時並沒有使用一句中文,在40分鐘的時間裡只是將事先準備好的演講稿完全用俄文念了一遍。

在會場聆聽江澤民演講的大都是剛剛考入莫斯科大學的。許多新生的家長也都同新學生們在一起共同聽了江澤民的演講。許多俄羅斯人認為,江澤民在念講話稿時,僅僅是一個單詞一個單詞的往外蹦,整個俄文句子沒有任何語氣。照稿念誰不會,旁邊還可以註上揚州話。

有真本事的,中文發言,俄文回答提問。沒真本事的江澤民,俄文崩豆兒,豆兒崩完了不允許任何聽眾提問。為什麼?江聽不懂。

在談到對江澤民這次演講的印象時,部份聽眾對江澤民的講話有自己的看法。一位名叫亞歷山大的男同學對記者這樣表示說:「對江澤民講話的印象?很難說。不,或許我沒有什麼好談的。為什麼?因為我不知道該談些什麼?為什麼不知道該談些什麼?」

記者問:「您沒有聽他的講話?」「我聽了他的講話,而且,我還認真的研究了他的講話稿(請注意,是研究了江的講話稿,證明江的俄文發言很難聽的懂)。我覺得他的講話中談的大都是政治,很少涉及到我們大學,特別是我們年輕人。」

這就怪了,哪個總統出訪,去人家大學演講都會扣緊大學生以及他們熟悉、關心的一切議題,江澤民幹嘛去啦?講了一大通政治,還不許提問!

江澤民是「四話」幹部

美國前國務卿評價江澤民:喜歡賣弄

克林頓任美國總統時期的國務卿奧爾布萊特在任內多次會見江澤民。奧爾布萊特對江澤民最深的印象是:喜歡賣弄。

她在2003年9月出版的《回憶錄》中說,江澤民參觀白宮林肯廳時,突然在克林頓面前,當眾用半生不熟的英語背誦林肯的「葛底斯堡演說」,談話中也不時夾雜英文和俄文,在有些場合還引述詩詞,把美方翻譯弄的狼狽不堪,大皺眉頭。

當時的一張圖片非常珍貴,就是江澤民在克林頓的引見下,向美國高官卑躬屈膝,令中國人不忍目睹。




這就是中國共產黨的「三個代表」,它不代表中國!



克林頓坐的穩穩的,江澤民的屁股哪裏去了?!

2000年3月,江澤民在香港接受記者提問,當一個記者問臺灣是否為一艘不沉的航空母艦時,江澤民說:「這個問題恐怕要做一個『拉秋』了」。「拉秋」是什麼意思,這成了在場的港臺記者的一道難解的習題。

最後不知是哪位高手解讀出來,江所說的「拉秋」原來是英文「Lecture」(演講)。比較接近的中文發音應該是「來克徹」,怎麼讀,也跟「拉秋」沾不上邊兒。江澤民不但英文發音太蹩腳,而且連英文簡單句子都搞出大笑話。

1985年,江澤民當上海市長時,陪同外國來訪者參觀公園,看到一對年輕情侶在卿卿我我,江想賣弄一下自己的英文,說年輕情侶在談戀愛(英文應該是:They fall in love),於是撇開身旁的翻譯,用英文介紹說:They are making love!(英文的意思是:他們正在做愛!),當時把老外弄得既尷尬又莫明其妙,把旁邊的女翻譯臊個大紅臉。

2000年,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60分鐘」主持人華萊士採訪江澤民時,說「中國沒有民主。」江就詐唬說:「你們對中國的描述簡直比天方夜譚還離奇。我們有人大選舉中共中央委員,中委會有政治局,政治局有常委,我本人是政治局常委。」

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怎麼與中國共產黨組織攙和在一起呢?江欺負華萊士對中共國的政治不了解,才躲過了一個敏感問題。

2001年8月,江澤民在北戴河接受《紐約時報》發行人舒茲伯格一行的採訪時,仍然要求對方事先把問題寫來,江讓下麵人擬好答案後才敢進行採訪。

有西方評論家調侃江澤民是「四話 」幹部:「大話、空話、謊話,再加上錯誤百出的外國話」。

中國社會如此淫亂的根源




2003年兩會,江恨不得把倒水女服務員吞下去!



2007年十七大,外媒給江在主席臺的醜態定格!

中國有句老話:上樑不正下樑歪。

這裏有兩張外媒拍攝的圖片,都是中共「三個代表」江澤民在主席臺淫欲無法抑制的見證,一張是2003年3月兩會主席臺上,一張是2007年10月中共十七大主席臺上。

外媒拍到,2003年兩會,江在主席臺上,恨不得把倒水女服務員吞下去!十七大主席臺上,江澤民兩眼直盯倒茶女服務員,讓女服務員感覺很不自在,倒茶時收起了笑容。即使眾女服務員為其他領導人倒茶,江澤民也轉著圈兒的毫無顧忌的看。

還有人為了幾個昧良心的錢,極力美化江,但三呆婊自己卻用實際行動抽這些嫡親媒體、筆桿子們的嘴巴。

中國人發展到在地鐵車廂拉屎的原因




三呆婊江澤民公眾場合挖鼻孔醜態。



中共的方向指導者在人大會議上的光輝形像!



江可是外媒定格的黨「核心」,這個黨還能要嗎?!

稍微有點知識懂點禮貌的人都知道,挖鼻孔、掏耳屎這種事只能在沒有人看見的地方做,有些人甚至不在自己的配偶面前做,怕破壞了自己的形像。

2007年3月21日,CNN電視網報導說:挖鼻孔、掏耳屎,前中共國家領導人江澤民,坐在會議室中,放肆的展現自我,也難怪,老百姓在大馬路上也會隨地吐痰,甚至當眾便溺。

《朝日新聞》中國總局長古谷浩一說,自己曾親眼看見江澤民在會場主席臺上用手摳鼻子。

負責禮儀的中共官員張慧光說:「這種舉動實在是不文明,人民應該要感到羞恥。」

知情人呂加平就是感到羞恥,所以代表人民把江的「二奸二假」給揭露了出來,把宋祖英住在海軍招待所裡24小時等候黨的「三個代表」來通姦給曝了光。結果呢,2011年呂加平被判了10年徒刑。所以,現在發展到有人在地鐵上公開拉屎撒尿,到站後擡屁股就走,也不知羞恥、也沒人譴責,是有原因的。

江澤民在王岐山「必須處理,從重嚴懲」的名單上




2000年4月,江澤民訪問以色列期間到死海游泳。



9月7日,新華網刊登這張圖片,到了什麼時候了,你懂的!

2000年4月,江澤民訪問以色列期間到死海游泳,媒體拍到江大蛤蟆穿游泳褲仰面漂在「死海」上。註釋這個畫面的一天在2014年終於來到了。

6月,在上海舉行的第17屆上海國際電影節上,河北省拍的一個地方電影得到業內人士的高度讚譽,影片名字是《水煮金蟾》。

9月7日,新華網刊登了一張圖片,是死了的癩蛤蟆肚皮翻白漂在水塘裡,等網友轉載完又刪除了。

9月9日,外交部舉行的例行記者會上,外國記者對外界紛紛揚揚的江澤民死訊提問,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回答說:「第一次聽到有關消息,無法證實。」也就是對江是死了還是沒死不置可否。

2011年7月,薄熙來最瘋狂的年代,外交部態度完全不同,香港亞洲電視報導了江澤民的死訊,新華社斥責道:「香港亞洲電視臺的報導毫無事實依據、純屬造謠,對香港亞洲電視臺這種嚴重違反新聞職業操守的行為表示極大憤慨。」外交部按照新華網的口徑回答問題。這還沒完,隨後,香港亞視為錯發江的死訊而道歉,兩名新聞部高層主管為此引咎辭職。

現在,外交部發言人也依然是按照新華網的口徑回答問題,新華網刊登癩蛤蟆肚皮翻白照,外交部發言人沒有斥責提問的外媒記者。

當然華春瑩的回答並不等於江踹腿了、咽氣了,但對於江來說,若是到了行動受限制的地步,就和死了沒有任何區別。

8月25日政協常委會,王岐山脫稿演講了70分鐘。 9月7日, 人民網把王岐山的講話再度披露;新華網同天出癩蛤蟆肚皮翻白。報導指,王岐山在報告中表示,反腐要有重點,反腐敗要嚴查三種人,江澤民占前兩種。

一、 十八大以後仍不收手、繼續貪污腐敗的人,要嚴查,要從重嚴懲;

二、 群眾反映非常強烈的,必須處理,從重嚴懲;

三、 重要崗位上將要提拔的幹部,決不能讓他們「帶病」上崗,不行就得處理。

有網友說的好,江澤民是真死了還是快死了並不重要,全國人民都希望江死,這是最重要的。群眾反映非常強烈的就符合上王岐山的「必須處理,從重嚴懲」的名單。△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