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闻集锦!中共三呆婊江泽民现眼大全(多图)
 
梁新
 
2014年9月10日发表
 
【人民报消息】现在是水煮「金蟾」的时刻,不但要把咱老百姓的金子给煮出来、收回来,还得把癞蛤蟆头儿煮出原形。

前些年,记载比较全的是《江泽民其人》,里面讲了江泽民家史,汉奸父亲与汉奸本人,江本人还是苏联克格勃远东情报局的间谍。「二奸二假」当了电子工业部副部长之后,有记载上班通奸秘书黄丽满,去了美国嫖洋妓,等等。这些我们这里不再谈。

下面收集了中共三呆婊江泽民的几个出访现眼丑闻。说实话,江泽民活着就在制造罪过,所以怎么收集也不会将其丢中国人脸的丑闻一网打尽。

2014年8月16日,新华网上有一篇博文《揭秘:江泽民退休后的生活震撼曝光!》。文章说:据《永恒的记忆》一书作者刘人伟回忆,1956年5月,江泽民从苏联斯大林汽车厂实习归来,担任一汽动力处副处长。他的俄语说得很流利,与苏联专家可以直接对话交流。为此,已在长春工作近三年的基列夫,很快就同留苏的江泽民找到了共同话题。

这样就给人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象:江泽民能说一口流利的俄语。

江停止发言后,俄老人惊呼:我的上帝啊!

1995年外交部收到一封投诉信,说江泽民在俄国出丑,发言一个多小时,只有结束时才用俄文说了句「谢谢」。信是一群在俄国留学的中国留学生写的。他们讥讽江泽民的一口俄语就好像中国老太太说英语「拜拜」一样流利。

投诉信说,1995年俄国举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五十周年,各国政要云集,每人限定讲5分钟,轮到江泽民时,完全不顾他人感受,不顾社交讲话的时间限制,江竟滔滔不绝的念稿念了一个多小时。

纪念大会是现场直播,在电视机旁的中国留学生都觉得忍无可忍,江泽民讲完后,俄国电视台毫不客气的将镜头转向一位极不耐烦的老将军,这位俄国老将军大声叹道:「光荣的上帝啊!他终于讲完了!」

投诉信说,江泽民讲的是中文,仅讲完后用俄文说了句「谢谢」。

这群中国留学生在信中说,总书记兼国家主席江泽民访俄言行给俄国留学生和中国人丢尽了脸。当时所有在俄的中国人都为自己的国家元首在俄国人面前丢丑感到难过,希望外交部礼宾司要提醒出访的国家领导人注意自己的形象。

外交部接到这封投诉信非常尴尬,不知如何处理,因为邓小平是1997年2月去世,1995年已经虚弱的什么事情都撒手不管了,江泽民是中共一把手,谁敢去训教江呢?

卡洛斯国王看江泽民梳头



卡洛斯国王惊异的看着江泽民在公众场合梳头!



卡洛斯国王见识了共产党国家的领导人!

1993年3月,全国人大会议期间,江泽民坐在主席台中央,拿起梳子旁若无人、专心致志地梳头。法新社将此视为重大新闻,立刻抢拍下来,当即刊出,一时成为全球笑闻。

1995年10月24日,江泽民在联合国「世纪宝鼎」前演说,面对世界各国的摄影记者,又一次从西装内侧口袋中拿起梳子梳头。

1996年,江泽民访问西班牙时,在他准备与西班牙国王卡洛斯共同检阅禁卫军时,突然拿出梳子在国王面前梳理头发,这个极不礼貌的举动令卡洛斯国王怒不得恼不得。

在国宴上,面对无数的摄影机镜头,坐在王后右侧的江泽民再次梳起头来。西班牙媒体可不客气,西班牙第一大报《国家报》和其它许多报纸均以头版头条刊出此新闻图片,题目非常讥讽:「卡洛斯国王看江泽民梳头」。

等电梯时,江突搂法国总统夫人




等电梯时,江突搂法国总统夫人跳舞,拉手风琴的男子表情难过而愤怒!



法国总统夫人手里的眼镜都没来得及放下!



江泽民无礼狂笑!

江泽民的卖弄成性与粗俗无礼也在其它国家留下了头版头条。

1999年10月24日,江泽民在巴黎参观法国一家博物馆时,在等待电梯的这一极小间隙里,江泽民突然一把搂过法国总统希拉克的夫人贝娜黛特,跳起了华尔兹,在场所有人,包括希拉克在内,无不惊讶万状。江泽民却拉着法国总统夫人的手仰头大笑。

本来国家元首之间的「热线」是商谈紧急事态的,江泽民用「热线」向希拉克卖弄他访美情况,希拉克当时就向江泽民兜售法国飞机,江泽民马上就老实了。

江自己拿过土耳其勋章挂在脖子上




江自己动手,戴上土耳其国家勋章!

2000年4月18日下午,江泽民带老婆王冶坪抵达安卡拉,开始对土耳其进行国事访问。

4月19日晚,在安卡拉,土耳其总统德米雷尔在总统府举行授勋仪式和盛大宴会,德米雷尔的夫人纳兹妮耶和王冶坪出席了宴会。

宴会前,德米雷尔总统向江泽民授予「土耳其国家勋章」,这份殊荣在土耳其备受争议,认为在中国镇压人民的江泽民不配。

授勋仪式开始时,总统刚刚把盒子打开,还没来得及依惯例亲自给江泽民披挂,江泽民就上前一步,自己动手,取出盒中的勋章绶带,戴到自己的脖子上,然后转身面对记者镜头,喜形于色。这让德米雷尔总统和在场两国高官都目瞪囗呆。不过,这也让德米雷尔总统有借口从谴责声中解脱出来,因为他没有向江授勋,是江自己给自己授勋!

据新华网2000年4月19日报道,参加授勋仪式和宴会的土方领导人包括大国民议会议长阿克布卢特、总理埃杰维特、武装部队总参谋长吉夫里克奥卢、宪法法院院长内杰代特、副总理巴赫切利、副总理厄兹坎、副总理兼能源部长埃叙梅尔和外交部长杰姆等。

中方陪同人员国务院副总理钱其琛和夫人周寒琼、国务委员吴仪等也出席了授勋仪式和宴会。

拉美六国访问,江象个沿街叫卖的小贩




江泽民在智利讲西班牙文没人听的懂,急的戳心口。



江泽民在古巴活像个小丑。

2000年,江泽民在纽约华尔道夫酒店会见华侨时,一位华侨问及中国西部开发计划时,江泽民突然从口中冒出两句唐诗:「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当另一位华侨问他是否退休时,江高声吟诗「我欲乘风归去」。

2001年4月5日至19日,江泽民结束对智利、阿根廷、乌拉圭、古巴和委内瑞拉5国的国事访问及对巴西的工作访问,19日下午乘专机回到北京。

拉美六国访问,江象个沿街叫卖的小贩,受到媒体的嘲笑。

俄开欢迎酒会,江泽民当戏子




1991年5月中旬江泽民出访苏联,16日在中共驻苏联大使馆唱歌,
在场的人什么表情的都有。

1991年12月25日,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宣布辞职。戈尔巴乔夫1985年上台,出任苏共总书记,1990至1991年间出任唯一一任的苏联总统,他也是唯一在十月革命后出生的苏联最高领导人。苏联最高苏维埃于戈尔巴乔夫宣布辞职次日通过决议,宣布苏联停止存在,立国69年的苏联从此正式解体。

在苏联正式解体的半年前,江泽民出访,在中共驻苏联大使馆里唱歌,除了一俄国老人随唱外,在场的人什么表情的都有。




普京夫人从骨子里看不起江泽民,拍照都离开很大间隙。

2001年7月15日江泽民去了俄国,大受冷遇。

俄国总统普京透露了一个羞辱中国人的消息:7月16日晚间在克里姆林宫所举行的正式欢迎酒会上,中共国家主席江泽民演唱了许多首俄罗斯歌曲。

但是,那些图片至今都没敢向全世界公布,因为江泽民在世界外交史上丢尽了民族和国家的脸!

7月17日早晨,江泽民在俄罗斯著名的国立莫斯科大学发表了演讲。江泽民在莫斯科大学发表演讲是其这次对俄罗斯进行国事访问行程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份。

报道说,江泽民在莫斯科大学发表演讲。演讲的内容涉及到中俄关系,以及中俄关系的历史,刚刚签署的中俄睦邻友好合作条约,国际关系,南北差别,上海合作组织,以及俄罗斯的历史文化等内容。

江泽民的整个演讲稿事先被印成俄文和中文两种在会场上散发,这是吸取了江泽民在智利讲西班牙语,没人听的懂的教训。

报导说,江泽民在俄国演讲时并没有使用一句中文,在40分钟的时间里只是将事先准备好的演讲稿完全用俄文念了一遍。

在会场聆听江泽民演讲的大都是刚刚考入莫斯科大学的。许多新生的家长也都同新学生们在一起共同听了江泽民的演讲。许多俄罗斯人认为,江泽民在念讲话稿时,仅仅是一个单词一个单词的往外蹦,整个俄文句子没有任何语气。照稿念谁不会,旁边还可以注上扬州话。

有真本事的,中文发言,俄文回答提问。没真本事的江泽民,俄文崩豆儿,豆儿崩完了不允许任何听众提问。为什么?江听不懂。

在谈到对江泽民这次演讲的印象时,部份听众对江泽民的讲话有自己的看法。一位名叫亚历山大的男同学对记者这样表示说:「对江泽民讲话的印象?很难说。不,或许我没有什么好谈的。为什么?因为我不知道该谈些什么?为什么不知道该谈些什么?」

记者问:「您没有听他的讲话?」「我听了他的讲话,而且,我还认真的研究了他的讲话稿(请注意,是研究了江的讲话稿,证明江的俄文发言很难听的懂)。我觉得他的讲话中谈的大都是政治,很少涉及到我们大学,特别是我们年轻人。」

这就怪了,哪个总统出访,去人家大学演讲都会扣紧大学生以及他们熟悉、关心的一切议题,江泽民干嘛去啦?讲了一大通政治,还不许提问!

江泽民是「四话」干部

美国前国务卿评价江泽民:喜欢卖弄

克林顿任美国总统时期的国务卿奥尔布莱特在任内多次会见江泽民。奥尔布莱特对江泽民最深的印象是:喜欢卖弄。

她在2003年9月出版的《回忆录》中说,江泽民参观白宫林肯厅时,突然在克林顿面前,当众用半生不熟的英语背诵林肯的「葛底斯堡演说」,谈话中也不时夹杂英文和俄文,在有些场合还引述诗词,把美方翻译弄的狼狈不堪,大皱眉头。

当时的一张图片非常珍贵,就是江泽民在克林顿的引见下,向美国高官卑躬屈膝,令中国人不忍目睹。




这就是中国共产党的「三个代表」,它不代表中国!



克林顿坐的稳稳的,江泽民的屁股哪里去了?!

2000年3月,江泽民在香港接受记者提问,当一个记者问台湾是否为一艘不沉的航空母舰时,江泽民说:「这个问题恐怕要做一个『拉秋』了」。「拉秋」是什么意思,这成了在场的港台记者的一道难解的习题。

最后不知是哪位高手解读出来,江所说的「拉秋」原来是英文「Lecture」(演讲)。比较接近的中文发音应该是「来克彻」,怎么读,也跟「拉秋」沾不上边儿。江泽民不但英文发音太蹩脚,而且连英文简单句子都搞出大笑话。

1985年,江泽民当上海市长时,陪同外国来访者参观公园,看到一对年轻情侣在卿卿我我,江想卖弄一下自己的英文,说年轻情侣在谈恋爱(英文应该是:They fall in love),于是撇开身旁的翻译,用英文介绍说:They are making love!(英文的意思是:他们正在做爱!),当时把老外弄得既尴尬又莫明其妙,把旁边的女翻译臊个大红脸。

2000年,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60分钟」主持人华莱士采访江泽民时,说「中国没有民主。」江就诈唬说:「你们对中国的描述简直比天方夜谭还离奇。我们有人大选举中共中央委员,中委会有政治局,政治局有常委,我本人是政治局常委。」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怎么与中国共产党组织搀和在一起呢?江欺负华莱士对中共国的政治不了解,才躲过了一个敏感问题。

2001年8月,江泽民在北戴河接受《纽约时报》发行人舒兹伯格一行的采访时,仍然要求对方事先把问题写来,江让下面人拟好答案后才敢进行采访。

有西方评论家调侃江泽民是「四话 」干部:「大话、空话、谎话,再加上错误百出的外国话」。

中国社会如此淫乱的根源




2003年两会,江恨不得把倒水女服务员吞下去!



2007年十七大,外媒给江在主席台的丑态定格!

中国有句老话:上梁不正下梁歪。

这里有两张外媒拍摄的图片,都是中共「三个代表」江泽民在主席台淫欲无法抑制的见证,一张是2003年3月两会主席台上,一张是2007年10月中共十七大主席台上。

外媒拍到,2003年两会,江在主席台上,恨不得把倒水女服务员吞下去!十七大主席台上,江泽民两眼直盯倒茶女服务员,让女服务员感觉很不自在,倒茶时收起了笑容。即使众女服务员为其他领导人倒茶,江泽民也转着圈儿的毫无顾忌的看。

还有人为了几个昧良心的钱,极力美化江,但三呆婊自己却用实际行动抽这些嫡亲媒体、笔杆子们的嘴巴。

中国人发展到在地铁车厢拉屎的原因




三呆婊江泽民公众场合挖鼻孔丑态。



中共的方向指导者在人大会议上的光辉形像!



江可是外媒定格的党「核心」,这个党还能要吗?!

稍微有点知识懂点礼貌的人都知道,挖鼻孔、掏耳屎这种事只能在没有人看见的地方做,有些人甚至不在自己的配偶面前做,怕破坏了自己的形像。

2007年3月21日,CNN电视网报道说:挖鼻孔、掏耳屎,前中共国家领导人江泽民,坐在会议室中,放肆的展现自我,也难怪,老百姓在大马路上也会随地吐痰,甚至当众便溺。

《朝日新闻》中国总局长古谷浩一说,自己曾亲眼看见江泽民在会场主席台上用手抠鼻子。

负责礼仪的中共官员张慧光说:「这种举动实在是不文明,人民应该要感到羞耻。」

知情人吕加平就是感到羞耻,所以代表人民把江的「二奸二假」给揭露了出来,把宋祖英住在海军招待所里24小时等候党的「三个代表」来通奸给曝了光。结果呢,2011年吕加平被判了10年徒刑。所以,现在发展到有人在地铁上公开拉屎撒尿,到站后抬屁股就走,也不知羞耻、也没人谴责,是有原因的。

江泽民在王岐山「必须处理,从重严惩」的名单上




2000年4月,江泽民访问以色列期间到死海游泳。



9月7日,新华网刊登这张图片,到了什么时候了,你懂的!

2000年4月,江泽民访问以色列期间到死海游泳,媒体拍到江大蛤蟆穿游泳裤仰面漂在「死海」上。注释这个画面的一天在2014年终于来到了。

6月,在上海举行的第17届上海国际电影节上,河北省拍的一个地方电影得到业内人士的高度赞誉,影片名字是《水煮金蟾》。

9月7日,新华网刊登了一张图片,是死了的癞蛤蟆肚皮翻白漂在水塘里,等网友转载完又删除了。

9月9日,外交部举行的例行记者会上,外国记者对外界纷纷扬扬的江泽民死讯提问,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回答说:「第一次听到有关消息,无法证实。」也就是对江是死了还是没死不置可否。

2011年7月,薄熙来最疯狂的年代,外交部态度完全不同,香港亚洲电视报导了江泽民的死讯,新华社斥责道:「香港亚洲电视台的报导毫无事实依据、纯属造谣,对香港亚洲电视台这种严重违反新闻职业操守的行为表示极大愤慨。」外交部按照新华网的口径回答问题。这还没完,随后,香港亚视为错发江的死讯而道歉,两名新闻部高层主管为此引咎辞职。

现在,外交部发言人也依然是按照新华网的口径回答问题,新华网刊登癞蛤蟆肚皮翻白照,外交部发言人没有斥责提问的外媒记者。

当然华春莹的回答并不等于江踹腿了、咽气了,但对于江来说,若是到了行动受限制的地步,就和死了没有任何区别。

8月25日政协常委会,王岐山脱稿演讲了70分钟。 9月7日, 人民网把王岐山的讲话再度披露;新华网同天出癞蛤蟆肚皮翻白。报导指,王岐山在报告中表示,反腐要有重点,反腐败要严查三种人,江泽民占前两种。

一、 十八大以后仍不收手、继续贪污腐败的人,要严查,要从重严惩;

二、 群众反映非常强烈的,必须处理,从重严惩;

三、 重要岗位上将要提拔的干部,决不能让他们「带病」上岗,不行就得处理。

有网友说的好,江泽民是真死了还是快死了并不重要,全国人民都希望江死,这是最重要的。群众反映非常强烈的就符合上王岐山的「必须处理,从重严惩」的名单。△

(人民报首发)

 
分享:
 
人气:395,504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打赏。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人民报网站服务条款
 
反馈信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