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科助惡為虐 營收下跌 再遭報(圖)
 
李子木
 
2014-8-26
 



美國助惡為虐的科技公司思科。



新華網新聞:營收下跌,思科將大規模裁員,員工被迫離職!

【人民報消息】環球網8月12日轉載國外額謎題8月11日的消息說,思科營收下跌,將大規模裁員,員工被迫離職。

思科是為了經濟利益向中共讓步的美國四大互聯網公司之一。

美國國會曾於2006年2月15日舉行聽證會,就谷歌、雅虎、微軟以及思科等四大互聯網公司涉嫌為了經濟利益向中共讓步、對中國互聯網和網頁進行封鎖和過濾等問題進行過聽證。

針對雅虎等公司辯稱必須遵守中國當地的法律,眾議院國際關係委員會主席史密斯指出,「如果納粹秘密警察半個世紀前問安妮-佛蘭克(寫《安妮日記》的猶太女孩子)藏在什麼地方,正確的做法難道是應該按當地的法律把相關信息提供給納粹嗎?沒有任何罪行是沒有受害者的。我們必須站在受壓迫者一邊,而不是站在壓迫者一邊。」

史密斯說,思科公司為中共政權提供了互聯網內容過濾技術,幫助中共警方建立了警察網,這是中共政權控制互聯網的工具之一。

史密斯認為,這些美國公司在中國的做法和美國民主和自由的理念格格不入。史密斯說,美國公司幫助中共政權禁錮思想自由和言論自由的做法違背了美國的建國精神。

英國廣播公司報導,美國眾議院外交關係小組委員會主席、民主黨議員蘭托斯對這4家公司的代表說,他們聚集了巨大的財富和權力,「但是很明顯沒有擔負起任何社會責任。」

2006年美聯社引述蘭托斯的話說,「你們在中國令人可憎的行為簡直是恥辱。我無法理解的是,你們公司的領導層竟然能夠在晚上安然入睡。」

8年後,2014年5月,Google董事長施密特在參加NPR電臺的節目時表示,Google的「不作惡(Don’t be evil)」公司口號是「史上最蠢口號」。

施密特解釋說:「關鍵在於不作惡中的『惡』並沒有一個衡量標準,Google自己都無法明確指出哪些是『惡』。」

世界級的大公司執行主席竟然認為「惡」並沒有一個衡量標準,這個公司墮落起來會是怎樣的心安理得!

8年前,共和黨議員利奇曾指責說,Google公司簡直就是中共政權的工具。 如今看來,更加變本加厲了。

被稱為是網路交互設備中「凱迪拉克」的思科,算是最早進入中國市場的高科技公司之一,曾提供技術協助江澤民的兒子江綿恒架設監控互聯網的「金盾工程」。

思科協助中共設計網絡監控系統的消息是在2006年美國國會聽證會上首次曝光,但至今依然不思悔改。思科內部Power Point商業簡報文件顯示,該公司曾宣稱其科技能追蹤中共和江澤民認定的異議團體,其中一頁文件明言金盾工程的目標是「斗爭法輪功及其他敵對份子」。初期有人以為這不是思科總部高層的意思,2013年9月,有證據證明美國加州聖何西(San Jose)的思科總部高層直接涉入這起人權虐待案,他們架設金盾的目地就是要確認、追蹤、思想改造、抓捕以及孤立江澤民要消滅的法輪功。

2013年,思科首席執行官錢伯斯(John Chambers)稱,從沒見過訂單這麼衰退過。股價也跟著狂瀉。除了在華銷售大幅下滑外,巴西下滑25%,墨西哥下滑18%,印度下滑18%,俄羅斯下滑30%。高盛已經把思科從其「最優先購買列表」中剔除,把對思科股價目標價格從30美元下調至25美元。

金融服務機構Cantor Fitzgerald分析師布萊恩-懷特(Brian White)形容:思科正在新興市場哭泣。

2014年8月12日,新華網報導說:思科公司將在8月13日發佈2014財年第四季財報,在財報發佈後啟動新一輪的大規模裁員計劃,這並不是第一次發生,2013年8月,思科發佈2013財年第四季財報和2013年全年財報,公司總營收和利潤均高於市場預期,隨後思科突然宣布裁員4000人,裁員數量占了公司總員工的5%。也有消息稱2013年10月大約有900名員工收到了思科的解雇通知。

首席執行官約翰-錢伯斯(John Chambers)未直接回應裁員計劃,他認為思科需要更快的員工更新速度。員工重組比例是10%。什麼意思呢?就是把職位較高、薪金較高的員工裁員,再招進同等職位、但薪金低很多的員工。

據報導,思科表面看只對3%-5%的崗位進行調整,做法是讓員工在一個月的時間內在公司內部找到一個新的崗位,實際上並沒有足夠的崗位來滿足員工轉職的需求,很多員工不得不選擇離開。思科說「這些員工自願離職」。

據新華網報導,從2011 年到2013 年思科共裁掉了1.2 萬名員工。2014 財年思科全年營收預期比2013 年還下跌3.4%。

2006年的譴責助惡為虐的四公司聽證會由美國國會議員克里斯托弗-史密斯主持,他指出,美國技術公司為了經濟利益,不惜犧牲言論自由和人權準則,成為中共政權鎮壓政治異議人士的幫兇。

2014年,美國技術公司助惡為虐的狀況不但沒變好,反而更加劇。也許,那些擁有技術公司的美國大富豪們依然富有,但是歷史不是看一時一事的,不是只算這一輩子、這一代,而不殃及他們的後代。

中共幫兇們最後的結局必定是悲慘的,這不是詛咒,而是天理。△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