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理必讓人看到!江紅人一被自殺一被嘩啦 (多圖)
 
喬劁
 
2014-7-21
 



武長順沒落馬之前:當面是人、背後是鬼!

【人民報消息】薄熙來被關押,薄家人往外秘密撈人,從走後門失敗後薄家族人道出原由開始,外界才知道原來習近平的反腐是衝著江系血債幫去的。前一段時間,江喉舌想借打擊李鵬及其子女來轉移視線,但習近平和李克強對李小琳的友好接見很快又讓視線回到江澤民身上。

7月20日新華網刊登消息,直轄市天津的公安局長武長順進去了。

中紀委消息,天津市政協副主席、市公安局局長武長順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正接受調查。

武長順,1954年1月生於天津市,落馬時是一級警監警銜。16歲零4個月時參加工作,在天津市公安局交通民警大隊(交通處)直屬隊當個交通小民警。

江當政期間,1992年6月之前,38歲的武長順任天津市公安交通管理局副處長。1992年6月這位交管局副處長越過正處長和副局長職位,直接任交管局局長,很驚人的。

從天津市公安交通管理局局長,到市公安局黨委常委、副局長兼交通管理局黨委書記、局長,武長順1992年6月到1998年9月的經歷更驚人。原來是他非常效忠頂頭上司、天津市政法委書記宋平順。宋平順的情婦徐敏,經宋平順授意成為天津順風公司董事長,武長順當交管局黨委書記、局長,不需要與誰商量,大筆一揮就把天津所有公交道路上的交通信號燈設備以及天津市公、檢、法系統所有的警服、警具器械的生意都孝敬了上級,承包給了徐敏。

1998年9月到2003年2月,天津市公安局黨委副書記、副局長武長順依然兼任交通管理局黨委書記、局長。

十六大召開,江澤民把自己的眾親信塞進政治局及常委會的同時,2003年2月武長順任天津市公安局局長。4個月之後,2003年6月武長順權力更大了,不但任天津市公安局黨委副書記、局長,而且任武警天津市總隊第一政委、黨委第一書記。在天津公安領域裡除了頂頭上司、天津市政法委書記宋平順之外,他權傾一切。


被江系滅口的天津前政法委書記宋平順。
1993年,宋平順升任天津市政法委書記,並任天津市副市長、市委常委。2003年1月,升任天津市政協主席,但仍破例兼任天津市委政法委書記,直至2006年3月才卸去政法委書記一職。

2007年6月初,中紀委找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宋平順談話,要他「說清楚」江澤民鎮壓法輪功期間,他都做了些什麼,6月3日其在自己不經常去的一個市委大樓辦公室被自殺,4日開市委常委會議不見他到場,晚間才被發現已死亡,胃內存留大量安眠藥,時間過長已無法搶救。2007年6月散襄軍接任宋平順的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位子一直到今。

當專案組反過頭來去找剛被判死緩的原天津市檢察院檢察長李寶金了解宋平順時,發現在天津市政法系統同期共事長達40年之久的好朋友李寶金在獄中已被江系自己人滅口

江命令在天津成立「武警總醫院移植中心」



最大活摘器官醫院:天津東方器官移植中心。



東方器官移植中心網頁上2006年的「業績」令人毛骨悚然!

據悉,江當政期間,命令時任中央政法委書記羅幹2001年底在天津成立「武警總醫院移植中心」,活摘佛法修煉者的器官。讓天津市第一綜合醫院移植外科主任、主刀手沈中陽兼任武警總醫院中心主任和武警總醫院肝移植研究所所長。

武警總醫院肝移植中心透露說,主殺手沈中陽在2001年度完成肝臟移植109例,腎臟移植80例,在中國最大、世界大型的肝臟移植中心主持器官移植先期實驗研究;主持設計器官移植的供體、術前、術後的治療方案、診治常規。

天津市公安局局長武長順不但參與鎮壓佛法修煉者、地方醫院活摘器官,而且2003年6月擔任武警天津市總隊第一政治委員、黨委第一書記之後,又領導著武警醫院活摘器官。

2004年7月8日,天津日報、天津科技信息研究所在《天津市一中心成全球最大肝移植中心》的報導中透露了一個消息:這個醫院2003年完成肝移植384例,日均換肝一例以上,年手術量占全國三分之一;2004年以來肝移植例數已突破280例,成為全球範圍內一個單位完成移植數最多的世界最大肝移植中心!

因為隨時可以換五臟,天津市第一綜合醫院移植外科在海外招攬了大批生意,很多東南亞、亞洲和西方國家大批患者去這裏換器官。無本萬利的生意使殺人者個個成為億萬富翁,移植外科後來擴大為「東方器官移植中心」。


天津活摘器官的主刀手沈中陽。
2006年5月初,沈中陽主刀摘取了兩位健康的法輪功學員的肝臟,為晚期肝癌演員傅彪做了兩次移植手術,結果兩條命沒換回傅彪一條命,本來沈中陽打算再取一命做第三次換肝手術,但手術前傅彪咽了氣,只好作罷。此新聞當時曾轟動一時。

2006年3月5日,一個題目為《中國成全球器官移植中心》的新聞報導把天津武警總隊醫院提到桌面上來。

報導說,「位於天津市西南部津河之畔的天津市第一綜合醫院移植外科學部,又名東方器官移植中心。這裏堪稱目前世界最大的器官移植中心」。

報導透露,2005年的最後兩個星期內,該中心全肝移植手術完成53例,這意味著有53位健康的佛法修煉者死亡!一天做24例全肝和腎臟移植,這意味著一天要有24位健康的中國人死亡!

報導說,「一些患者家屬們經常在一起交流信息,他們打聽到『捐贈人』的年齡大部份在20─30多歲之間」,患者家屬高興的說,這些「捐贈人」的肝腎「品質極佳」! 並且極佳的年輕器官並不缺貨,而是源源不斷的等病人,而不是病人等器官!

東方器官移植中心網頁上2006年的「業績」令人毛骨悚然,「截止目前我們共完成肝移植手術2248例,去年術後患者一年平均生存率達97%」。

這意味著,一個20到30歲的信奉「真、善、忍」的健康年輕人生命僅僅只能換取 97% 的患者延長生命一年!如果這些「供體」不死的話,可以再活好幾十年!可以組成自己的家庭,愛自己所愛的人,甚至他們已經有了家庭,有了自己可愛的孩子,祖孫三代、甚至四世同堂,一家樂融融。

可是,到2006年,在天津市東方器官移植中心,僅肝移植手術這一項就有2248個無辜生命被屠殺。

這就是為什麼天津市政法委書記宋平順2006年3月才卸去此職,5月底中紀委僅僅是通知他準備去說說清楚,幾天後就被滅了口,他的同在政法系統40年的好朋友、原天津市檢察院檢察長李寶金也為此被江系在監獄裡滅了口。

現在,王岐山採取的辦法是當時通知當時拿下,江系不知道哪個會被拿下,沒法提前滅口。

讓人看到報應的意義

中華民族神傳文化裡有句老話「不是不報、時候未到,時候一到、一切全報」。傷天害理的人不可能沒有報應的。當然,這裏面還有個時辰。

2007年6月,十七大之前,武長順任中共天津市委政法委副書記、市公安局黨委書記、局長、武警天津市總隊第一政治委員、黨委第一書記。2011年10月,十八大前一年,兼任天津市政協副主席,官場的人都知道,這就是勢危的信號。

十八大之後,武長順任天津市政協副主席、市公安局局長。到了這個時候也就是到了時辰,當武長順當上市政協副主席虛職、在公安局裡是二把手時,這個時候拿下這個活證據,對於除江不是沒有價值。

人作惡,總是要報的,尤其是這一世,是一定要讓人看見,目地是為了救那些願意停止作惡、真心贖罪的人,給人類留下深刻的教訓。△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