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通姦"將是向三呆婊江澤民開的第一刀(多圖)
 
門禮瞰
 
2014-7-5
 



江澤民與他人通姦,麻煩總有到來時!

【人民報消息】7月3日新華網法治欄目以《中紀委一天內公布7名官員被開除黨籍 5人與他人通姦》轉載了京華時報的報導。

報導說:「昨天下午,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通報3起官員嚴重違紀違法案。包括,海南省原副省長冀文林、中央政法委辦公室原副主任余剛、公安部警衛局原正師職參謀談紅。這3人均涉嫌利用職務便利為他人謀取利益,收受巨額賄賂。其中,冀文林和余剛涉及『與他人通姦』。此外,同一天,齊魯工業大學原黨委書記徐同文,湖北省武漢市新洲區、宜昌市、鄂州葛店經濟開發區3名官員王世益、鄭興華、陳伯才,也被通報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被開除黨籍。上述7人中,鄭興華為女性,其餘6人中,有5人通報的違紀違法情況,使用了『與他人通姦』的表述。」

案件通報:

海南省原副省長冀文林被雙開,移送司法機關依法處理。

中央政法委辦公室原副主任余剛被雙開,移送司法機關依法處理。

公安部警衛局原正師職參謀談紅被開除黨籍,移送司法機關依法處理。

同一天,報導還提到山東省紀委、湖北省紀委對魯鄂四官三男一女的處分,均開除黨籍;三男有通姦行為。

齊魯工業大學原黨委書記徐同文被雙開;與他人通姦。

武漢市新洲區委原書記王世益被雙開;與他人通姦。

宜昌市原副市長、黨組成員鄭興華(女)被開除黨籍,將給予行政開除處分。

鄂州葛店經開區管委會原主任陳伯才被開除黨籍,將給予行政開除處分。與他人通姦。

江澤民與人大副委員長、市委書記等通姦

從2012年開始,遭整肅的貪官污吏們多了一項罪名「與他人通姦」。

通姦是指已婚人士自願與配偶以外的異性發生性行為。在中國古代,即使是寡婦,被發現也會自殺,或被族人綁上大石頭投入江中。現在的新聞中還時有看到一些中東國家的人可以私刑處死不按祖訓行事的人。在西方民主社會,高級官員被揭露有此行為,會引咎辭職。

但是在中共國,從三呆婊開始,不但走到哪兒把搞別人老婆的風氣帶到哪兒,而且自己不花一文錢,江利用職權把通姦之人提拔到各級領導地位上,這樣她們就享受著非常高的職務待遇,什麼都報銷。說白了就是江通姦,讓全國老百姓埋單。舉幾個例子,都很嚇人的。

通姦的黃麗滿被姦夫江澤民提拔為省級幹部




秘書黃麗滿與江通姦後,被提拔成深圳市委書記。



黃麗滿與江在北京上海專線電話裡卿卿我我。

1982年,江澤民被任命為電子工業部第一副部長,後任正部長,與普通秘書黃麗滿通姦是電子工業部眾所周知的事。

黃麗滿1945年2月出生於遼寧蓋縣,比1926年8月17日出生於江蘇揚州的江澤民小19歲。黃麗滿畢業於哈爾濱軍事工程學院自動控制系自動控制專業。1975年後,任四機部政策研究室副處級秘書,1982年後,任電子工業部黨組辦公室副處級秘書,與江通姦後,提拔為正處級副主任。1984年後,黃麗滿被姦夫提拔為電子工業部辦公廳副主任兼黨組辦公室主任(副廳級)、機電部辦公廳副主任(副廳級);直轄市副廳級幹部打國內長途電話由老百姓埋單。

黃麗滿要才沒才,要貌沒貌,但80年代就敢上班化妝、噴法國香水、穿嘎登嘎登響的高跟鞋,當然這都是因為江部長喜歡。每到午休時間,黃麗滿就悄悄閃進了江部長辦公室,門鎖卡噠一響,王冶坪晚上就踏實睡覺了。

1985年,在汪道涵的提拔下,江澤民調任上海市長。江到上海後,黃家很快就裝上了北京上海專線電話,兩人每天通話2個小時,由於電話月費太高,部裡查問,被黃麗滿丈夫大隨知道後,大鬧一場,堅決要離婚。江澤民趕快把他送去深圳經商。

1989年5月,江澤民當上總書記後,1991年後,黃麗滿升任中國電子工業總公司辦公廳主任(正廳級);1992年黃麗滿被江調去深圳叼大肥肉,任市委副秘書長、市委秘書長。1998年,擔任廣東省委副書記。2001年,兼任深圳市委書記。2005年,任廣東省人大常委會主任。2008年,任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全國人大華僑委員會副主任委員。退休後的福利待遇可觀。

通姦的陳至立被姦夫江澤民提拔為人大副委員長、全國婦聯主席




婊子陳與江澤民通姦後被提拔。

陳至立是與江澤民通姦後被提拔到「黨和國家領導人」位置上的唯一女人。她也是幫助江澤民禍國殃民出力最大的人,她腐蝕中國教育界的罪過之大,千刀萬剮都不足以削罪。

陳至立1942年11月出生於福建仙遊縣,比江澤民小16歲。畢業於復旦大學物理系,中科院上海矽酸鹽研究所研究生,副研究員。文革開始後,她到解放軍6409部隊丹陽湖農場勞動鍛煉;兩年後又回到了矽酸鹽研究所工作。1982年從美國賓夕法尼亞州立大學做訪問學者回國後,陳至立被提拔為中國科學院上海矽酸鹽研究黨委副書記;開始由學者轉型為黨官。

江綿恒1951年4月生於上海市,祖籍江蘇揚州。1977年與陳至立一樣,也畢業於復旦大學物理二系,1982年於中國科學院半導體研究所獲得碩士學位,後到中國科學院上海冶金所從事科研工作。在此期間,與陳至立相識。

1985年江澤民調任上海市長,江綿恒把陳至立介紹給父親認識,1986年9月江綿恒赴美國留學之前,陳至立與江澤民已經通姦。此後陳至立不斷被提拔,先是任上海市科技工作委員會黨委副書記、書記,1988年江乾脆把她調入上海市委,任市委宣傳部部長,再提拔為市委常委、市委副書記等職。上海市委的人沒有不知道他們之間的關係的,暗地裡給陳至立起個外號叫「婊子陳」。

陳至立與江澤民的關係完全不同於江與宋的關係,陳至立是江政治上唯一的真正盟友,關係鐵到可以為江澤民頂罪、替死,所以江在1989年5月任總書記後,向中央組織部提出調陳至立進京,遭到時任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組織部部長宋平的抵制。

宋平1917年4月生於山東省莒縣,畢業於國民政府時期的清華大學。1992年75歲的宋平退休。即使沒有任何職務,但宋平在鄧小平那裏說話是有份量的,所以剛剛當上總書記不到三年的江澤民儘管急於調陳至立進京,但也不敢因小失大。

1997年2月19日晚9點零8分,93歲的鄧小平正式確定死亡,江澤民在追悼會上致悼詞時喜極而泣。過了半年,1997年8月,陳至立被江調進北京,任命為國家教育委員會黨組書記、副主任。此時80歲的宋平雖心知肚明,但只能一言不發。

一年之後,1998年,陳至立被任命為改組後新設立的教育部的部長;1999年7月,江澤民宣布鎮壓信奉「真、善、忍」的法輪功(法輪大法),陳至立在教育界從小學到大學展開教育學生和老師仇恨「真、善、忍」的運動,畢業升學考卷上關於法輪功的答題分數占的比例甚大,也就是逼著學生站在與她通姦的江澤民一邊。




北京電子科技學院2014年招生簡章,培養網絡攻擊特務,拒絕法輪功習煉者。
(點擊看招生簡章原件)

2003年,儘管江澤民只有軍委主席職位,胡錦濤是總書記和「國家主席」,但依然是「江前胡後」,真正的大權在江澤民手裡。於是,幫江製造仇恨的陳至立權力更大了,不但升任主管教科文體的國務委員,成為國家領導人,而且還讓陳至立主管軍隊的教育系統。

在胡錦濤第二任期,習近平成為胡的接班人和幫手,江的地盤明顯縮小,2008年3月,陳至立失去了實權,到橡皮圖章全國人大委員會裡任副委員長。同年10月31日在江的壓力下,胡錦濤同意讓她任一屆全國婦聯主席。 2012年十八大召開,陳至立回家。

通姦的李瑞英被姦夫江澤民提拔為殃視新聞組小組長、播音部一把手




李瑞英與江澤民通姦前後的變化驚人!

殃視的普通新聞主播李瑞英自從和江通姦以後,不但當上新聞組小組長,而且江澤民在2009年7月特意交代為她設立播音部,因為心虛,不敢讓她當播音部主任,就想了個辦法,讓姘頭當「播音部副主任」,不設置正主任。

六四之前,杜憲是最受觀眾歡迎的女播音員,1989年6月4日,她主持當晚的新聞聯播,身著黑裝,語速緩慢,播報了關於六四天安門血腥清場等新聞。隨後被停止了中央電視臺的播音工作。

六四屠城最大受益者江澤民說:「中央電視臺有邢質斌當主播,李瑞英當新聞組組長,心裡就踏實」。所以每當殃視主管在觀眾壓力下要換新聞主播時,都在江的更大壓力下屈服。

1964年出生的李瑞英雖然是有夫之婦,但卻是比她大38歲的江澤民的姘頭,江澤民出訪時每次都帶著她去,白天李瑞英做例行的新聞報導,晚上與「三個代表」通姦。

這事連政協委員們都知道的一清二楚。為了調侃江澤民,前兩年政協開會選主席、副主席時,還有人投了她一票,投了宋祖英一票。雖然李瑞英在中南海與宋祖英不期而遇,在小宋的撒潑威脅下,李瑞英敗下陣去。但殃視新聞這個極其重要的陣地李瑞英始終為江把守著。

江澤民信任邢質斌是從1999年7月底開始的,作為新聞主播邢質斌表現的非常積極,不但按照江澤民提供的稿件念完鎮壓法輪功的新聞外,還臨場發揮出自己誹謗法輪功創始人的評論。

中共要求電視臺新聞主播絕對不允許脫稿發表自己的看法,邢質斌作為一個工作多年的專業主播當然知道這是不該做的,但是她這樣做了之後,新聞組組長李瑞英告訴她說:江主席說,你發揮的很好。

2009年6月5日凌晨,邢質斌親眼看著羅京咽下了最後一口氣,在羅京追悼會開過幾天之後,邢質斌遞交了退休申請。

據四川在線7月9日的報導,北京人邢質斌與剛死不久的川籍新聞主播羅京親如姐弟,也是《新聞聯播》多年的老搭檔。據了解,羅京一直稱邢質斌為二姐。

報導說,按央視退休政策規定:作為專家型的主持人,到了60歲就該辦退休手續。但邢質斌那年已近62歲了,還沒有要退休的動靜。在送走羅京小弟幾天後,邢質斌於6月底正式遞交了退休申請,並被批准。到了7月初,央視人事部門為邢質斌辦理了正式退休手續。

2006年11月25日,原本專門給主持人準備的「金話筒獎」,第一次允許播音員參與評選,邢質斌作為《新聞聯播》的主播獲得此獎。當時邢質斌發言說自己「能夠在央視這個平臺上幹30多年,我真的很榮幸」。並且說要「善始善終」。當時有人說2007年邢質斌就夠退休年齡了,但是她沒有退,2008年還是沒有退,直到2009年6月5日看到羅京臨死前的求生欲和痛苦掙扎,她大概略有所悟,心裡明白羅京沒有「善終」的原因是因為沒有「善始」,所以才下定決心低調遞交了退休申請。

與江澤民通姦的李瑞英中毒太深,還沒有邢質斌那點悟性。2014年5月她被命令幕後工作了。為什麼呢?

5月24日殃視《新聞聯播》報導,習近平5月23日對上海聯影醫療科技公司進行考察。當鏡頭切到聯影醫療公司後不久,視頻中出現了江綿恒表情略緊張的在與習近平邊走邊說著什麼,上海市委書記韓正和市長楊雄落下幾步遠。

於是,江系媒體就大肆渲染,說江綿恒陪習近平參觀上海,意思是江家父子很安全。 別說江綿恒沒資格陪習近平參觀上海,就是江澤民也沒資格陪習近平參觀上海,有資格的只有上海市委書記和市長。

李瑞英聽從姦夫江澤民的安排,利用自己的職權,出了這一蠢招兒,幾天後就永久停止在《新聞聯播》露臉了。

5月28日凌晨3點,有網友在微博透露李瑞英要退出新聞聯播。搜狐娛樂媒體以短信的形式第一時間聯繫李瑞英本人,而李瑞英在凌晨四時許回覆了短信,承認有此事,說將會去「央視播音員主持人業務指導委員會」從事培訓工作。

這個時間沒睡覺說明「退居幕後」的決定讓李瑞英受到的打擊不亞於被宋祖英打出中南海,甚至比那次更劇。上次是爭風吃醋,這次她的調動是姦夫江澤民勢衰了,她永遠不可能再坐回到那個主播位置上去。

通姦的宋祖英被姦夫江澤民提拔為海政文工團副團長,後任團長




宋祖英通姦江爺爺前後的人品變化有目共睹。

宋祖英,1966年8月出生於湖南古丈縣裡的一個貧困的山寨,比江澤民整整小40歲。

江澤民1989年5月代替趙紫陽當上總書記,雖然在1990年春晚後臺牽過宋祖英的手,但畢竟才來中央半年多時間,鄧婆婆隨時一句話就能把自己拿下,所以江一直不敢輕舉妄動。到1992年,江澤民當政已經兩年多,鄧小平的身體狀況也日漸衰退,江才下令海政文工團把宋祖英收編。隨後,剛結婚沒幾個月的宋祖英就與羅浩離了婚。江澤民說不能讓外界知道,也不能讓羅浩當合法丈夫。於是,羅浩潛入地下,離婚不離家,成了江宋的擋箭牌。

認識江澤民之後的宋祖英變的張狂、歹毒和凶狠。除了把偷錢又主動原數歸還的小保姆江海平重判12年徒刑,讓她「代問江主席好」的地方官丟掉烏紗帽,而且起碼背負著兩條人命:天津的27歲女歌手謝津和人大副委員長成克傑。

謝津是無意中發現宋有中南海通行證(紅卡),告訴了別人而被滅口的。一九九七年一天,借調到北京的27歲天津女歌手謝津乘坐宋祖英的車一同去中央臺錄音棚錄小樣,在車上謝津一邊說話一邊無意中掀開小工具箱,赫然發現一張「中南海通行證」(中南海紅卡),頓時驚得目瞪口呆。

謝津肚子裡擱不住事,不久此事就迅速傳開,傳遍總政歌舞團,以至於解放軍系統、廣電系統的一些文藝部門多次召開幹部、黨員、群眾會議,要求有關人員「不造謠、不傳謠、不信謠」,並將此作為一項政治紀律,要求必須嚴格遵守。謝津不久即被所在單位遣回原籍天津。謝津回天津後,宋祖英仍不依不饒向江澤民哭訴,在中國新年的凌晨,江派人潛入謝津家中,趁她熟睡之際,掐死後再從涼臺推下樓,徹底滅了口。

成克傑死的冤,自己有情人,而且沒打算碰宋祖英一個手指頭,卻被宋祖英告誣狀,而被處死。

關於人大副委員長成克傑之死原來只有一個版本,說是成克傑是少數民族,所以對少數民族出身的宋祖英熱情了點兒(不是舉動,而是語言),宋向江舉報有人對她熱情過度,江遂生殺心。後來袁紅冰爆出另一個版本,說成克傑的46歲情婦李平與宋祖英比情夫,宋向江吹沙塵暴,結果要了李平情夫成克傑的命。不管有幾個版本,講的都是宋祖英搞死成克傑的秘聞。

2006年5月份,在江澤民的指示下,海政文工團政委王儉向媒體宣布,宋祖英正式擔任海軍政治部文工團副團長,主管團內歌舞以及培養新人的業務,享受正師級幹部行政待遇。培養新人是假,多給宋祖英待遇和工資是真。

2013年3月兩會召開完,習近平集黨政軍三大職務於一身,8月9日,海政宣布宋祖英擔任海政文工團團長一職。

宋祖英的這次工作調動可無法與彭麗媛相比,彭麗媛是一把手的夫人,不適合再登臺表演,而宋祖英出臺表演是江澤民勢力的晴雨表,她這一明升暗降,實質是習近平把老江發言人的嗓子給掐住了,聲音窩回去了。是老江最害怕最不願意看見的事實。

「通姦」將是向三呆婊開的第一刀

「通姦」這個說法是從2012年2月開始使用在黨的落馬幹部報導中的。第一位是前無錫市委書記毛小平。

毛小平2011年4月任無錫市委書記,12月江蘇省委決定免去他的無錫市委書記、常委、委員職務。

2012年2月,毛小平改任江蘇省供銷合作總社副主任、黨組成員(正廳級)。經查,毛小平涉嫌嚴重違紀,先後收受各種賄賂折合人民幣57.7萬。同時,毛小平嚴重道德敗壞,與多名女性「通姦」。於2012年4月14日宣布,開除黨籍。

2014年,王岐山中紀委在通報落馬官員案件時,頻繁使用「與他人通姦」字眼決不是偶然的。中共國最大的通姦犯就是江澤民。

江把通姦之人提拔到各級領導層,提拔到「黨和國家領導人的地位」,用民脂民膏養活,這本身就罪不可赦。

江作夢也想不到,「通姦」將是習近平向其開的第一刀。△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