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理必让人看到!江红人一被自杀一被哗啦 (多图)
 
乔劁
 
2014-7-21
 



武长顺没落马之前:当面是人、背后是鬼!

【人民报消息】薄熙来被关押,薄家人往外秘密捞人,从走后门失败后薄家族人道出原由开始,外界才知道原来习近平的反腐是冲着江系血债帮去的。前一段时间,江喉舌想借打击李鹏及其子女来转移视线,但习近平和李克强对李小琳的友好接见很快又让视线回到江泽民身上。

7月20日新华网刊登消息,直辖市天津的公安局长武长顺进去了。

中纪委消息,天津市政协副主席、市公安局局长武长顺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接受调查。

武长顺,1954年1月生于天津市,落马时是一级警监警衔。16岁零4个月时参加工作,在天津市公安局交通民警大队(交通处)直属队当个交通小民警。

江当政期间,1992年6月之前,38岁的武长顺任天津市公安交通管理局副处长。1992年6月这位交管局副处长越过正处长和副局长职位,直接任交管局局长,很惊人的。

从天津市公安交通管理局局长,到市公安局党委常委、副局长兼交通管理局党委书记、局长,武长顺1992年6月到1998年9月的经历更惊人。原来是他非常效忠顶头上司、天津市政法委书记宋平顺。宋平顺的情妇徐敏,经宋平顺授意成为天津顺风公司董事长,武长顺当交管局党委书记、局长,不需要与谁商量,大笔一挥就把天津所有公交道路上的交通信号灯设备以及天津市公、检、法系统所有的警服、警具器械的生意都孝敬了上级,承包给了徐敏。

1998年9月到2003年2月,天津市公安局党委副书记、副局长武长顺依然兼任交通管理局党委书记、局长。

十六大召开,江泽民把自己的众亲信塞进政治局及常委会的同时,2003年2月武长顺任天津市公安局局长。4个月之后,2003年6月武长顺权力更大了,不但任天津市公安局党委副书记、局长,而且任武警天津市总队第一政委、党委第一书记。在天津公安领域里除了顶头上司、天津市政法委书记宋平顺之外,他权倾一切。


被江系灭口的天津前政法委书记宋平顺。
1993年,宋平顺升任天津市政法委书记,并任天津市副市长、市委常委。2003年1月,升任天津市政协主席,但仍破例兼任天津市委政法委书记,直至2006年3月才卸去政法委书记一职。

2007年6月初,中纪委找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宋平顺谈话,要他「说清楚」江泽民镇压法轮功期间,他都做了些什么,6月3日其在自己不经常去的一个市委大楼办公室被自杀,4日开市委常委会议不见他到场,晚间才被发现已死亡,胃内存留大量安眠药,时间过长已无法抢救。2007年6月散襄军接任宋平顺的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位子一直到今。

当专案组反过头来去找刚被判死缓的原天津市检察院检察长李宝金了解宋平顺时,发现在天津市政法系统同期共事长达40年之久的好朋友李宝金在狱中已被江系自己人灭口

江命令在天津成立「武警总医院移植中心」



最大活摘器官医院:天津东方器官移植中心。



东方器官移植中心网页上2006年的「业绩」令人毛骨悚然!

据悉,江当政期间,命令时任中央政法委书记罗干2001年底在天津成立「武警总医院移植中心」,活摘佛法修炼者的器官。让天津市第一综合医院移植外科主任、主刀手沈中阳兼任武警总医院中心主任和武警总医院肝移植研究所所长。

武警总医院肝移植中心透露说,主杀手沈中阳在2001年度完成肝脏移植109例,肾脏移植80例,在中国最大、世界大型的肝脏移植中心主持器官移植先期实验研究;主持设计器官移植的供体、术前、术后的治疗方案、诊治常规。

天津市公安局局长武长顺不但参与镇压佛法修炼者、地方医院活摘器官,而且2003年6月担任武警天津市总队第一政治委员、党委第一书记之后,又领导着武警医院活摘器官。

2004年7月8日,天津日报、天津科技信息研究所在《天津市一中心成全球最大肝移植中心》的报导中透露了一个消息:这个医院2003年完成肝移植384例,日均换肝一例以上,年手术量占全国三分之一;2004年以来肝移植例数已突破280例,成为全球范围内一个单位完成移植数最多的世界最大肝移植中心!

因为随时可以换五脏,天津市第一综合医院移植外科在海外招揽了大批生意,很多东南亚、亚洲和西方国家大批患者去这里换器官。无本万利的生意使杀人者个个成为亿万富翁,移植外科后来扩大为「东方器官移植中心」。


天津活摘器官的主刀手沈中阳。
2006年5月初,沈中阳主刀摘取了两位健康的法轮功学员的肝脏,为晚期肝癌演员傅彪做了两次移植手术,结果两条命没换回傅彪一条命,本来沈中阳打算再取一命做第三次换肝手术,但手术前傅彪咽了气,只好作罢。此新闻当时曾轰动一时。

2006年3月5日,一个题目为《中国成全球器官移植中心》的新闻报导把天津武警总队医院提到桌面上来。

报导说,「位于天津市西南部津河之畔的天津市第一综合医院移植外科学部,又名东方器官移植中心。这里堪称目前世界最大的器官移植中心」。

报导透露,2005年的最后两个星期内,该中心全肝移植手术完成53例,这意味着有53位健康的佛法修炼者死亡!一天做24例全肝和肾脏移植,这意味着一天要有24位健康的中国人死亡!

报导说,「一些患者家属们经常在一起交流信息,他们打听到『捐赠人』的年龄大部份在20─30多岁之间」,患者家属高兴的说,这些「捐赠人」的肝肾「品质极佳」! 并且极佳的年轻器官并不缺货,而是源源不断的等病人,而不是病人等器官!

东方器官移植中心网页上2006年的「业绩」令人毛骨悚然,「截止目前我们共完成肝移植手术2248例,去年术后患者一年平均生存率达97%」。

这意味着,一个20到30岁的信奉「真、善、忍」的健康年轻人生命仅仅只能换取 97% 的患者延长生命一年!如果这些「供体」不死的话,可以再活好几十年!可以组成自己的家庭,爱自己所爱的人,甚至他们已经有了家庭,有了自己可爱的孩子,祖孙三代、甚至四世同堂,一家乐融融。

可是,到2006年,在天津市东方器官移植中心,仅肝移植手术这一项就有2248个无辜生命被屠杀。

这就是为什么天津市政法委书记宋平顺2006年3月才卸去此职,5月底中纪委仅仅是通知他准备去说说清楚,几天后就被灭了口,他的同在政法系统40年的好朋友、原天津市检察院检察长李宝金也为此被江系在监狱里灭了口。

现在,王岐山采取的办法是当时通知当时拿下,江系不知道哪个会被拿下,没法提前灭口。

让人看到报应的意义

中华民族神传文化里有句老话「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候一到、一切全报」。伤天害理的人不可能没有报应的。当然,这里面还有个时辰。

2007年6月,十七大之前,武长顺任中共天津市委政法委副书记、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武警天津市总队第一政治委员、党委第一书记。2011年10月,十八大前一年,兼任天津市政协副主席,官场的人都知道,这就是势危的信号。

十八大之后,武长顺任天津市政协副主席、市公安局局长。到了这个时候也就是到了时辰,当武长顺当上市政协副主席虚职、在公安局里是二把手时,这个时候拿下这个活证据,对于除江不是没有价值。

人作恶,总是要报的,尤其是这一世,是一定要让人看见,目地是为了救那些愿意停止作恶、真心赎罪的人,给人类留下深刻的教训。△

(人民报首发)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