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光標被逐步揭開偽善的面紗(4)(多圖)
 
中國經營報主任編輯李賓
 
2014-1-20
 



陳光標的慈善捐贈注水太多,滿嘴謊話!

【人民報消息】(接上)

這個慈善排行榜是由民政部指導的,自然要重視自己的聲譽和可信度,曾有該報社領導告訴我們,其實他們很早就開始覺得陳光標的慈善捐贈注水太多,滿嘴謊話,「感覺這個人早晚要出事」,所以當年他們就比較認真地進行了一些核實,這一核實不要緊,完全經不起推敲。於是就決定不再將其納入排行榜的評選。

我們的報導正是在這個排行榜發布之前刊發的,因此很多不明就裡的人認為是因為以我報為首的幾家媒體的質疑導致陳光標落榜,其實正好相反,這兩者是相輔相成的關係。即使沒有那一輪質疑,陳光標也不再可能入選,更別提「首善」的稱號了。

到了5月8日,央視又出手了。《面對面》節目對陳光標進行了專訪,陳光標選擇的這個節目形式無疑十分有利,專訪的形式決定了節目必定成為陳光標個人的表演,他選擇的仍然是「該不該高調慈善」這樣自說自話的角度,對於事實層面的核實不置一詞,當然央視也不可能去真正核實。而且整個節目導演手段拙劣,全程採訪讓陳光標跟隨,形式上找了幾個當地人做群眾演員,穿幫做戲之處隨處可見,在那個節目裏,陳光標還對著央視記者留下了幾滴眼淚。但和上一次的《東方時空》不同,這一次外界似乎不再對央視盲目信任,第二天該節目就引起了廣泛的質疑。


陳光標把募集來的捐款都算在自己頭上!
尤其是,當我們和南方系媒體的調查已經直指其汶川地震救援造假和其利用慈善做生意的深度時,央視還在用一個人物專訪去證明該人物確實捐了錢,這樣的新聞業務在我們看來,只有兩個評價:一是沒節操,二是「技術含量太低了。」對於央視的報導操作手法我在第三期連載中有過介紹,在此就不多加評論。看完節目我寫了一條微博:「關於面對面採訪陳光標,我只想說:一、如果我們還是生活在電視獨大的傳統媒體時代,恐怕這會是個完美的謊言,可能沒人質疑。二、誰被質疑心裏會好受呢,流幾滴眼淚是否就代表無辜。三、除了發現錢的部分,其他捐款真實去向仍然成謎。四、對於最關鍵的,14億的捐款數字從何而來,央視那個胖記者只字未問。」

在整個事件的各個階段,社會各個層面的人都在發聲,包括李開復、馮小剛這些所謂的名人,但理性的深刻的討論似乎只能在紙媒中進行。有慈善界專家從合法性上對陳光標的慈善行為進行了考量。《中華人民共和國公益事業捐贈法》第九條規定:「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組織可以選擇符合其捐贈意願的公益性社會團體和公益性非營利的事業單位進行捐贈。」也就是說,依照法律,在公益捐贈活動中,個人是不能作為捐款代理者接收捐款的。而陳光標的很多捐款卻是通過向企業界和公眾募集來的,而收到捐款的情況和善款的去向卻根本不公開,最後倒把捐款數字肆意誇大,然後功勞算在自己頭上。

南都公益基金會副理事長兼秘書長徐永光先生的觀點可謂切中啃綮:「陳光標先生把公開募捐來的錢布施給窮人,認為這只不過是個人的特立獨行,屬於個人權利。其實不然,他的行為已經帶有明顯的公共性,如此攪動社會神經的大動作,竟可以置法律於度外,想怎麼幹就怎麼幹;以詬病現行慈善體制不透明為號令的高調慈善募捐活動,其資金流向竟然更加不透明,『道德化身』的高大形象後面是一個大大的監督盲區。當然,出現這個令人悲哀的結果不能全怪陳光標先生個人,傳媒界的推波助瀾、法律界的無動於衷、慈善界的麻木不仁、監管部門的放任自流,都難辭其咎。」

徐永光先生和壹基金公益研究院院長王振耀都曾勸說陳光標成立慈善基金會,但是他始終不肯,他似乎就喜歡自己一個人玩兒,享受一個人的榮光。

在央視「面對面」之後,我們迫於壓力雪藏了那些調查結果,而陳光標則還會不時的出鏡,我把這理解為他修復自己公眾和慈善形象的努力。

兩年來,平心而論,隨著全國道德模範稱號失效,他創造新聞的頻率似乎減少了一些,不過一旦出現新聞,方式大多仍然是出位雷人博眼球。另外,他終於不再單靠拆遷來支撐自己號稱早就「超過百億」的企業營收,開始賣涼茶、賣暖茶、賣空氣,還宣稱進入光伏行業,他的商業版圖確實在擴大,至於能不能成功,我們只能靜觀其變。

好了,揭開了陳光標的慈善真面目之後,讓我們再看看2011年取代陳光標的新首善曹德旺先生是怎麼做慈善的吧。

2010年3月份西南大旱,曹德旺決定向災區捐贈2億元。中國扶貧基金會迅速「盯」上了他──他們希望曹能將這筆善款捐贈給基金會,然後再通過基金會發到災民手上。但曹表示自己要監督善款的發放。後來簽訂的協議被稱為最苛刻的捐贈協議:由曹氏父子組成的監督委員會將隨機抽檢10%的家庭,如發現超過1%的不合格率,中國扶貧基金會需按照查抽獲得的超過1%部分缺損比例的30倍予以賠償。為實現項目運轉,基金會一般會收取善款一定額度的「管理費」,行規一般為善款的8%-10%,但曹德旺一開始提出,只願意給1.5%,也就是300萬元。經過討價還價,最後各讓一步,確定為3%,也就是600萬元。另外,曹德旺還提出,所有項目需要在11月30日之前完成,在此之後,如果還有捐贈款沒有發放到戶,這些善款將由其全部收回。最終這個項目得以順利完成。

這一事件一度讓外界擊節稱讚。它終於使得慈善有了它本來應該有的樣子。

曹德旺還做了一件在中國慈善界具有開拓性的事情,他說服有關部門,實現了上市公司主要控股人捐贈股份,成立慈善基金會的突破。


曹德旺家族捐出合人民幣35.49億元股票。
2011年5月5日,曹德旺在北京釣魚臺國賓館宣布河仁慈善基金會正式成立,他捐出自己家族所持福耀集團3億股股票(依當時股價計算,總價值約合人民幣35.49億元),作為這個以父親曹河仁的名字命名的基金會的主要資產。

從1983年開始做慈善,曹德旺累計捐贈已經超過50億元。而中國的民眾知道他卻比知道陳光標要晚。曹德旺信仰佛教,他曾對媒體說:「施恩不圖報,圖報非君子,這就是中國的慈善觀。為什麼陳光標去臺灣捐贈,臺灣人說你回去讀一下《金剛經》。因為《金剛經》裏即強調了這一點。」

曹德旺這種低調而注重實效的慈善得到了公益慈善界和社會民眾的普遍讚譽,到現在,他的形象和陳光標比起來簡直是天壤之別。

回想起來,2011年可謂是中國慈善界的多事之年,我們質疑陳光標慈善造假後不久,一個名叫「郭美美」的妙齡女子開始引起了大家的注意,她微博認證為「中國紅十字會商業總經理」的頭銜,卻在微博不停地炫富,被網友發現之後,引發了社會各界對於中國慈善組織大佬──紅十字會的持久討伐和抵制。大家認為中國紅十字會強姦了人們的愛心,大家捐贈的錢財最終變成了郭美美小姐用來炫耀的名包、名車。

這一輪對中國慈善業的質疑持續時間更加長久,最終讓中國紅十字會當年的募捐數額降至冰點,但也使得全社會對於中國慈善業長期缺乏的信息公開和慈善監督有了更加清晰的認識。不過到現在,暴富的郭美美到底和中國紅十字會之間有何勾連,仍然沒有人能說的清楚。紅十字會在輿論的壓力下有了些被動的改變,但要想能夠重新贏得國人的信任恐怕並不是這些許改變和一時半會能夠實現的。

而2011年另一個慈善界的動向則是給人希望的,那就是通過網絡、微博等新的社交手段而興起的公民慈善的蓬勃出現。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原鳳凰周刊調查記者鄧飛組織的「免費午餐」活動。公開的數據顯示,到今年,免費午餐的募集資金已經達到5000萬元。為越來越多的貧困地區的留守兒童提供營養午餐。後來他又和夥伴們發起了另一個公益活動──針對貧困地區兒童的「大病醫保」。重要的是,這些通過發動社會集資而實現的慈善活動從一開始就採取了公開透明科學的實施制度,鄧飛不止一次的說,他就是希望通過自己力所能及的努力,讓這個社會更好一些。動機的純良加上制度的保障使得這些慈善活動贏得越來越多的社會支持。

我們在經歷了那麼多的虛假慈善和捐款欺騙之後,終於可以對中國的慈善事業抱有一份信心和希望了。不是依靠某個自封的「大善人」,也不是依靠幾個官辦壟斷的慈善機構,而是依靠我們普通人公益之心的覺醒以及慈善制度的不斷完善,當讓人們放心的慈善路徑變的足夠多,當意識和技術的進步使得慈善變得公開而透明,誰還會去讚賞推崇一個一心想要出名搏利的「大善人」呢?誰還會去把錢稀裏糊塗的捐給那些官辦機構呢?△

(全文完)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