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慘的老鼠!斯諾登住在俄國機場膠囊裏(多圖)
 
鮑光
 
2013-6-28
 



俄羅斯機場中轉區的膠囊酒店就像一個大火柴盒。




斯諾登住在俄羅斯的膠囊裏幾小時後又逃竄。




給多少錢值得過這種驚恐不安的生活?!


【人民報消息】美國是人人嚮往的地方,尤其是中國大陸人。可是美國人斯諾登竟然為了一時獲得更多的錢而亡命人人鄙視的國家。想當年美籍華人金無怠為中共服務了41年,最後還是由中共出人把他給「自殺」了。而斯諾登今年才30歲,他的貢獻還差遠去了。

金無怠1922年出生於北京,燕京大學新聞系畢業。1938年開始在美國駐上海領事館擔任譯員,1944年被周恩來收為中共間諜。1965年加入美國國籍,1970年10月金無怠向中共傳送了尼克松總統希望和中國建交的機密文件,讓中共及時調整政策以得到最大政治利益。金無怠對中共的貢獻太大了!

金無怠曾擔任過的最高職務是美國中央情報局亞洲部負責人,負責美國中央情報局對所有亞洲國家的情報監督和交換,包括臺灣和日本及韓國等。差點升為美國中央情報局副局長。到被捕時金無怠仍是中情局顧問。41年的特大貢獻所得酬勞僅十萬美金,而且存在香港,不敢花也不敢露,連太太都不知道他是間諜,當然更不知道這筆錢。沒命了要錢有什麼用?

1985年,中共安全部門負責美國情報工作的總負責人、北美情報司司長俞強生,從美國國內打電話給美國中央情報局投誠,供出了金無怠。


為中共服務41年,暴露後被主子
暗殺的金無怠。
1985年11月22日,金無怠被美國聯邦調查局逮捕。1986年2月,陪審團裁定金無怠的所有17項罪名成立,包括6項間諜罪和11項欺詐和逃稅罪,並定於3月4日判刑。在證據和證人面前,金無怠只好承認自己是中共間諜。但他認為自己功勞極大,希望中共能像美國與蘇俄以前曾經做過的那樣交換間諜,用魏京生把自己換回中國。

時任中共外交部發言人李肇星在北京新聞發布會上鐵口鋼牙的說,「金無怠事件是美國反華勢力編造的,中國政府愛好和平,從來沒有向美國派遣過任何間諜」,「我們同那個人沒有關係,美國方面的指控毫無根據。」

在1986年宣判日期之前的2月21日,也就是被捕後3個月,金無怠在美國佛吉尼亞監獄裏死了,是一個塑料袋套頭,一根鞋帶紮脖子,結束生命的,時年63歲。按照他太太的說法,是被中共特務暗殺的。

2013年5月出了個美國人斯諾登,跑到香港去宣布美國有什麼監控計劃,這一跑就露餡兒了,若是個好人,那應該往民主國家跑,你斯諾登往獨裁政府那裏跑,你算是個什麼東西?!

金無怠至死不但沒花上那十萬美金,而且還因為隱瞞未報,還犯了逃稅罪。斯諾登當間諜所獲得的錢當然也是存在中國境內了,中共要是派殺手把他結果了,等於他沒賺到一分錢,還搭上一條命。這買賣賠的!

先不說後話,先看看斯諾登目前放著好好的日子不過,都慘成啥樣兒了。據斯諾登在香港聘請的律師何俊仁透露,6月18日晚間第一次見到斯諾登,在談話之前,他堅決要求在座的所有人把手機放到他住的那家人的冰箱裏,說防止竊聽。你要是在美國像個人一樣活著,何至於如此?!跑到俄國之前護照已經被吊銷,到了俄國在中轉區裏轉悠,儘管手裏有錢,卻象一隻到處逃竄的疫情老鼠,這日子怎麼往下過?

6月27日新華網發展論壇發表了一個新聞《斯諾登入住俄羅斯膠囊酒店曝光,如同火車臥鋪(組圖)》。據莫斯科謝列梅捷沃機場E航站樓「航空快車」膠囊酒店的前臺表示「他(斯諾登)在我們這裏停留幾個小時,但早已離開」。

酒店員工們說,同時與斯諾登住在酒店的還有幾名記者,但未能與其順利進行交流。因為斯諾登已成驚弓之鳥。知情人士透露,斯諾登仍停留在機場的中轉區。沒有進入俄國。


放著好日子不過,鉆到這裏去還睡不踏實!
如果看了俄羅斯機場的膠囊酒店,你就會明白為什麼斯諾登只停留幾個小時就離開。因為沒有隱私權。「航空快車」膠囊酒店長2米5,寬1米6,高3米,內部布局有點像火車上的臥鋪車廂,上下兩層總共3米高,上下都有玻璃窗,尤其是上面的臥鋪,一半暴露在玻璃窗外,記者不用靠前,離很遠就能把斯諾登在膠囊裡的一舉一動拍攝下來。

想想斯諾登也挺搧自己嘴巴的,明明自稱是正義的「英雄」,卻哪個政府黑就往哪裏鉆。

文章說,「這種膠囊酒店被稱為睡箱(Sleepbox),它的空間比一般的膠囊旅館大一些,而且配有一張床、桌子、高清電視、無線網絡,可用來為筆電及手機充電的插座、一個讓你放行李的置物空間、以及一個鬧鐘。裏面和外面的設計感覺都挺不錯。」再不錯,也沒有家舒服,斯諾登放著美國舒適的家不住,上這兒花錢受罪、擔驚害怕。圖的是什麼呢?

文章還說,「Sleepbox可以安裝在火車站、機場或購物中心。對於必須在機場過夜、但無法使用商務艙或頭等艙休息室內的睡眠設施的經濟艙旅客而言是個恩惠。 」

這個睡箱很實惠,但斯諾登沒當中共間諜之前,在美國有穩定的收入,還有寬敞的房子住,想上哪兒就上哪兒,幹麼鉆這個睡箱呢,而且還睡不踏實。這不純粹跟自己過不去嗎?

更搞笑的是,6月27日新華網嚇唬人說,「在美國政府對俄羅斯施壓要求引渡斯諾登之際,斯諾登已制定了B計劃,已將包含美國國家安全局秘密檔案的編碼文件交給了幾個人。如果他出了什麼事,這些文件都將被公布。」

在香港住了一個多月,到俄羅斯機場的中轉區才想起來把什麼編碼文件分別交給世界不同國家的幾個人?也太蠢蛋了。瞧人家王立軍,早早就預防「萬一」了,還等著薄熙來翻臉以後再準備證據,再想交給什麼人,那黃瓜菜都涼了!

斯諾登承認自己就是為了取得資料才進國家安全局的承包商公司工作了三個月。三個月之後,今年5月份,他說自己要去治癲癇病,就辭職了。於是,跑到香港,5月20日癲癇了。

俄羅斯總統普京表示,斯諾登在莫斯科機場的過境區,並希望他盡快選擇最後目的地,離開俄羅斯。


斯諾登的父親呼喚兒子回家!
斯諾登本來計劃從莫斯科轉機飛往哈瓦那,但是飛機起飛時卻沒有出現在飛機上。

厄瓜多爾證實斯諾登已經向該國提出避難申請,但厄瓜多爾的商界認為,今年7月美國給的最惠國待遇到期,需要重新續約,為個30歲的癲癇患者與美國交惡,完全沒有必要。

始作俑者江澤民曾慶紅為了給習近平攪局還在繼續利用和炒作斯諾登,江系劉雲山還在新華網上讓讀者進行猜謎遊戲,問網友「斯諾登的下一站是哪裏」。我們看到真正為此痛徹心肺的是斯諾登的老父親朗尼-斯諾登,他呼喚兒子回家,說寧可兒子坐牢,也不願意兒子背叛(民主)國家。△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