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打溫家寶的拳頭今年落到曾慶紅身上 (多圖)
 
青晴
 
2013-6-17
 



默多克敢與這揍相的母老虎呆近14年,膽子不小!


【人民報消息】最近廣傳一個非常熱門的消息,是關於1999年默多克與新任妻子鄧文迪在悉尼接待曾慶紅、討好曾慶紅的一則假新聞。這則新聞在2012年5月26日、27日幾家幫忙薄熙來的網站聯合作戰,拿鄧文迪作引子,目地是打擊溫家寶。2012年5月為什麼要打擊溫家寶?因為溫家寶堅持要懲辦薄熙來。

薄熙來該完蛋的一年──2012

2012年是薄熙來該完蛋的一年,2月2日,薄熙來免了王立軍的重慶市公安局長的職務;2月4日,薄熙來把王立軍的「被自殺」死亡證明書開出來備用;事實證明,真要鬥,薄熙來在王立軍手裏就是個小菜碟兒。2月6日王立軍進了成都美領館;2月8日王立軍乘飛機去了北京;3月15日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被撤職;4月10日,新華網頭版頭條《中共中央決定對薄熙來同志嚴重違紀問題立案調查》,薄熙來被停止了政治局委員和中央委員的職務;老婆薄谷開來故意殺人犯罪,已經移送司法機關。

4月17日,博訊用《辛子陵公開舉報曾慶紅》作題目吸引人,裏面罵的是堅決要法辦薄熙來的時任總理溫家寶。

文章造謠說:「如果常委一級只有一個曾家如此腐敗也就罷了,但事實上,又有幾家的腐敗業績比曾家遜色呢?《二十一世紀經濟報導》不是披露,2003年平安保險在香港上市的前幾天,招商局突然將自己持有的平安保險股份以十幾億元的超低價格轉讓給溫家寶的兒子溫雲松了嗎?幾天後上市,這部分股票馬上漲到4百多億元。僅僅幾天時間,國有資產就少了三四百億,溫雲松個人就多了三四百個億。這是已經完成的交易,經媒體曝光後交易也沒有廢止,似乎在那個時候,溫家就已經比曾家硬氣得多。」

2012年5月26日為了再一次打擊溫家寶,萬維讀者網站轉載了世界新聞網的文章《鄧文迪曾和曾慶紅套交情,溫家寶也不乾淨》。6月7日明鏡刊登的這則消息,題為《太子黨挾天下》,文章很長,都與溫家寶無關,但卻突然硬插進兩句話,說溫家寶妻子兒子大肆貪腐。

不過,中共的喉舌們都各自為政,造謠也不肯步伐一致,經常你踹我一腳,我甩你一耳貼。

世界新聞網和明鏡月刊的版本不同


2012年5月打溫家寶、救薄熙來未遂!
2012年5月26日,世界新聞網文章說,「前中國國家副主席、太子黨曾慶紅1999年出訪澳洲,在雪梨參觀西方媒體大亨梅鐸(Rupert Murdoch )的福斯頻道播音室時,被介紹給正在拍攝電影『紅磨坊』(Moulin Rouge)的著名影星妮可基曼(Nicole Kidman)和伊旺麥奎格(Ewan McGregor),笑得合不攏嘴。」

文章還說,「隨後,他在梅鐸長子拉克蘭(Lachlan)的豪宅下榻,由梅鐸與新婚妻子鄧文迪接待,鄧文迪擔任曾慶紅的翻譯和嚮導。兩人竭力跟曾套交情,企圖使梅鐸的新聞公司電視節目能打入中國市場。為了準備曾的晚宴,雪梨一家最高檔的餐廳關門一天,使曾慶紅在雪梨歌劇院和海港大橋的傍晚美景下,品嘗當地的著名海產青邊鮑魚。」

2012年6月7日《明鏡月刊》的文章卻說,「當中國政壇推手曾慶紅想見識一下原汁原味的澳大利亞時,外交部官員安排的第一站是請他在布里斯班的晨溪酒館喝啤酒和吃超大牛排。之後,全班人馬舉師前往悉尼。他在魯伯特-默多克(Rupert Murdoch)擁有的福克斯電影廠裏見到了正在拍攝《紅磨坊》的男女主角──妮柯-基德曼(Nicole Kidman)和伊萬-麥格雷戈(Ewan McGregor)。有位陪同官員描述說『他笑得嘴角都咧到耳根了』。」

明鏡還說,「下一站是與拉克倫-默多克(Lachlan Murdoch,魯伯特-默多克的兒子)和妻子莎拉-歐海拉(Sarah O'Hare)共進早晚餐。地點是在他們位於Point Piper區Wolseley路上的豪華別墅。老默多克和他的最新一任太太鄧文迪也到場作陪。鄧文迪當晚穿著了一套緊身的綠色禮服。她的工作不僅是為曾慶紅充當導遊和翻譯,更主要的是向曾慶紅遊說為什麼新聞集團的星空衛視(Star TV)應該在中國落地。一名陪同人員說『毫無疑問,唱主角的是鄧文迪』。為能確保為曾慶紅準備的豪華海鮮晚宴萬無一失,悉尼最高級的餐館對外休業一日,以便廚師能夠全力以赴,務必讓貴賓們能在夕陽籠罩悉尼歌劇院和海港大橋的黃金時段品嘗特大青邊鮑魚和其他海鮮。」

別的先不說,就這兩段的版本就千差萬別。

世界新聞網說,曾慶紅先參觀了老默的福斯頻道播音室,看到世界級大明星,然後去默多克兒子家住下,由老默和新婚妻子鄧文迪接待,晚上請曾慶紅品嘗一家最高檔餐廳做的青邊鮑魚,這餐廳為此關門一天,做準備。

明鏡月刊說,外交部官員安排的第一站是請曾慶紅喝啤酒和吃超大牛排,然後去悉尼老默的福斯電影廠見到大明星,然後是幾點鐘了……老默的兒子兒媳陪曾慶紅吃早餐和晚餐?「鄧文迪當晚」是哪天的晚上……請曾慶紅品嘗特大青邊鮑魚?

不管其它內容如何不同,抹黑溫家寶的那部份是相同的,都是拿鄧文迪接待曾慶紅當引子,突如其來的抹黑溫家寶。

世界新聞網:「溫家寶的改革呼籲一直遭人懷疑,因為他的妻子和兒子利用其權位,追求私人商機。」「曾慶紅、薄熙來、溫家寶三人都極其能幹,管理任何一家公司綽綽有餘。」

明鏡月刊:「總理溫家寶的改革倡議一直沒有受到重視,原因之一是他的妻兒利用家庭地位大肆為自己創造商機。」「曾慶紅、薄熙來和溫家寶都擁有出類拔萃的個人能力、魅力和親和力。」

明鏡月刊提供作者反露馬腳

明鏡月刊註明來源:「原文:In thrall of the empire of the sons」「作者:John Garnaut,SMH駐華記者」「發表:2012年5月26日」「本文由"譯者"志願者翻譯並校對」。

明鏡表明自己刊登的是澳洲《悉尼晨鋒報》(The Sydney Morning Herald,簡稱 SMH)駐華記者約翰-加諾特(John Garnaut)的原裝兒文章。

這篇文章的出爐時間太敏感。2012年4月10日,薄熙來被停止了政治局委員和中央委員職務;老婆薄谷開來移送司法機關,5月25日澳洲記者約翰-加諾特就出了這麼一篇打擊溫家寶的文章。沒有記者會把1999年的新聞擱置到2012年發表,而且按照報導的規矩,必須要寫上曾慶紅具體出訪澳洲的日期,但是連月份都沒有。為什麼呢?原因有兩個,一個是默多克與鄧文迪於1999年6月25日結婚,時間推前那就明顯造假。如果時間推後到具體任何一天,也會露馬腳。因為很容易就可以查到那天默多克在哪裏,他的大兒子在哪裏,曾慶紅在哪裏。

明鏡月刊上來就沒頭沒尾:「當中國政壇推手曾慶紅想見識一下原汁原味的澳大利亞時,外交部官員安排的第一站是請他在布里斯班的晨溪酒館喝啤酒和吃超大牛排。」喝啤酒和吃超大牛排代表澳大利亞?

外交部官員?哪國外交部官員?是中共國的,還是澳洲的?沒有交代。假若真有此事,按照外交禮儀,第一站就請喝啤酒和吃超大牛排的不會是澳洲外交部官員,人家沒有這筆開銷。只有中國人才能寫出這種新聞,因為這是中國官場的特色思維。

1999年曾慶紅任中央政治局候補委員、中央書記處書記,中央辦公廳主任,中央直屬機關工委書記,沒有政府職稱,沒有名目出國。他那時也不是「國家副主席」,只不過2002年十六大被江澤民塞進政治局常委會,在2003年3月才開始擔任了一屆「國家副主席」。

江系筆桿子總鼓吹曾慶紅是什麼「太子黨」,也很搞笑。現在,村支書他兒也稱太子黨,你不能說他錯,在他們村裏,他還真是太子黨。不需要較真兒,在中央級別裏,曾慶紅根本算不上太子黨,他爹級別太低。非要論資排輩的話,曾慶紅他爹當漢奸的年頭應該比江澤民他爹長一些。

該文章說:「隨後,他(曾慶紅)在梅鐸長子拉克蘭(Lachlan)的豪宅下榻,」1999年中共中央政治局候補委員住在資本主義頭號媒體大亨兒子的家裏?別說那時候不行,現在也不行!編這個假消息的人是想打溫家寶呢,還是要把曾慶紅的腦袋擰下來當球踢?!

記者約翰-加諾特的簡歷證明《明鏡月刊》造假消息


澳洲記者約翰-加諾特的簡介。
前澳大利亞駐華大使、著名經濟學家郜若素(Ross Garnaut)的兒子約翰-加諾特(John Garnaut)是澳洲《悉尼晨鋒報》(The Sydney Morning Herald,簡稱 SMH)駐華記者,中文名高安西。

2009年7月27日,澳洲三大報紙之一的《The Age》在世界新聞欄目裏介紹了在北京的駐華記者約翰-加諾特(高安西)。

報導說;約翰-加諾特是《The Age》和《悉尼晨鋒報》的中國記者。

約翰(1999年)畢業於莫納什大學法律和藝術系,畢業後在墨爾本市的赫威克斯律師事務所做了三年商業律師。2002年進入《悉尼晨鋒報》作實習記者。

2002年,約翰-加諾特被任命為《悉尼晨鋒報》駐堪培拉新聞站的經濟記者,2007年他受聘為兩家澳洲媒體《The Age》和《悉尼晨鋒報》的駐北京亞洲經濟記者。

原文如下:

John Garnaut is 《The Age》 and 《Sydney Morning Herald's China correspondent.

John graduated in law and arts from Monash University and worked for three years as a commercial lawyer at Melbourne firm Hall & Wilcox before joining the Herald as a cadet in 2002.

In 2002 John was appointed the Herald's Economics Correspondent in the Canberra press gallery and in 2007 was posted to Beijing as the Asia Economics Correspondent for The Age and Sydney Morning Herald.

《The Age》證明約翰-加諾特2002年才進入《悉尼晨鋒報》作實習記者,不可能在1999年以記者身份對曾慶紅進行採訪和對中國政壇進行任何政治性評論。《The Age》左右開弓,把世界新聞網和明鏡月刊的嘴巴子都抽泡泡兒了。

歪打正著

去年5月拿出此假消息是為了打擊溫家寶、救薄熙來。2013年6月江系薄系又把這個假消息再次拿出來,多維6月13日改題目為《揭秘:鄧文迪和曾慶紅溫家寶的「交情」》,博訊6月14日改題目為《揭秘:鄧文迪和曾慶紅、溫家寶的「交情秘史」》。

拿出來的原因還是為了救薄熙來打擊溫家寶,因為雖然溫家寶已經退休了,但給薄熙來的最後判決是要徵求元老們的意見。占在理上的意見,是很難不採納的,如果真不採納,那薄熙來也不會有今天。

但是,人算不如天算,被當作炸藥引子的鄧文迪突然在6月13日被離婚,自己先炸了。

有不少人看完這個新聞後,說曾慶紅是暗殺江澤民對頭們的指揮者,曾經多次暗殺過胡錦濤。如果默多克這個老頭子要在離婚期間死了,那曾慶紅沒跑兒。△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