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惨的老鼠!斯诺登住在俄国机场胶囊里(多图)
 
鲍光
 
2013-6-28
 



俄罗斯机场中转区的胶囊酒店就象一个大火柴盒。




斯诺登住在俄罗斯的胶囊里几小时后又逃窜。




给多少钱值得过这种惊恐不安的生活?!


【人民报消息】美国是人人向往的地方,尤其是中国大陆人。可是美国人斯诺登竟然为了一时获得更多的钱而亡命人人鄙视的国家。想当年美籍华人金无怠为中共服务了41年,最后还是由中共出人把他给「自杀」了。而斯诺登今年才30岁,他的贡献还差远去了。

金无怠1922年出生于北京,燕京大学新闻系毕业。1938年开始在美国驻上海领事馆担任译员,1944年被周恩来收为中共间谍。1965年加入美国国籍,1970年10月金无怠向中共传送了尼克松总统希望和中国建交的机密文件,让中共及时调整政策以得到最大政治利益。金无怠对中共的贡献太大了!

金无怠曾担任过的最高职务是美国中央情报局亚洲部负责人,负责美国中央情报局对所有亚洲国家的情报监督和交换,包括台湾和日本及韩国等。差点升为美国中央情报局副局长。到被捕时金无怠仍是中情局顾问。41年的特大贡献所得酬劳仅十万美金,而且存在香港,不敢花也不敢露,连太太都不知道他是间谍,当然更不知道这笔钱。没命了要钱有什么用?

1985年,中共安全部门负责美国情报工作的总负责人、北美情报司司长俞强生,从美国国内打电话给美国中央情报局投诚,供出了金无怠。


为中共服务41年,暴露后被主子
暗杀的金无怠。
1985年11月22日,金无怠被美国联邦调查局逮捕。1986年2月,陪审团裁定金无怠的所有17项罪名成立,包括6项间谍罪和11项欺诈和逃税罪,并定于3月4日判刑。在证据和证人面前,金无怠只好承认自己是中共间谍。但他认为自己功劳极大,希望中共能像美国与苏俄以前曾经做过的那样交换间谍,用魏京生把自己换回中国。

时任中共外交部发言人李肇星在北京新闻发布会上铁口钢牙的说,「金无怠事件是美国反华势力编造的,中国政府爱好和平,从来没有向美国派遣过任何间谍」,「我们同那个人没有关系,美国方面的指控毫无根据。」

在1986年宣判日期之前的2月21日,也就是被捕后3个月,金无怠在美国佛吉尼亚监狱里死了,是一个塑料袋套头,一根鞋带扎脖子,结束生命的,时年63岁。按照他太太的说法,是被中共特务暗杀的。

2013年5月出了个美国人斯诺登,跑到香港去宣布美国有什么监控计划,这一跑就露馅儿了,若是个好人,那应该往民主国家跑,你斯诺登往独裁政府那里跑,你算是个什么东西?!

金无怠至死不但没花上那十万美金,而且还因为隐瞒未报,还犯了逃税罪。斯诺登当间谍所获得的钱当然也是存在中国境内了,中共要是派杀手把他结果了,等于他没赚到一分钱,还搭上一条命。这买卖赔的!

先不说后话,先看看斯诺登目前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都惨成啥样儿了。据斯诺登在香港聘请的律师何俊仁透露,6月18日晚间第一次见到斯诺登,在谈话之前,他坚决要求在座的所有人把手机放到他住的那家人的冰箱里,说防止窃听。你要是在美国像个人一样活着,何至于如此?!跑到俄国之前护照已经被吊销,到了俄国在中转区里转悠,尽管手里有钱,却象一只到处逃窜的疫情老鼠,这日子怎么往下过?

6月27日新华网发展论坛发表了一个新闻《斯诺登入住俄罗斯胶囊酒店曝光,如同火车卧铺(组图)》。据莫斯科谢列梅捷沃机场E航站楼「航空快车」胶囊酒店的前台表示「他(斯诺登)在我们这里停留几个小时,但早已离开」。

酒店员工们说,同时与斯诺登住在酒店的还有几名记者,但未能与其顺利进行交流。因为斯诺登已成惊弓之鸟。知情人士透露,斯诺登仍停留在机场的中转区。没有进入俄国。


放着好日子不过,钻到这里去还睡不踏实!
如果看了俄罗斯机场的胶囊酒店,你就会明白为什么斯诺登只停留几个小时就离开。因为没有隐私权。「航空快车」胶囊酒店长2米5,宽1米6,高3米,内部布局有点像火车上的卧铺车厢,上下两层总共3米高,上下都有玻璃窗,尤其是上面的卧铺,一半暴露在玻璃窗外,记者不用靠前,离很远就能把斯诺登在胶囊里的一举一动拍摄下来。

想想斯诺登也挺扇自己嘴巴的,明明自称是正义的「英雄」,却哪个政府黑就往哪里钻。

文章说,「这种胶囊酒店被称为睡箱(Sleepbox),它的空间比一般的胶囊旅馆大一些,而且配有一张床、桌子、高清电视、无线网络,可用来为笔电及手机充电的插座、一个让你放行李的置物空间、以及一个闹钟。里面和外面的设计感觉都挺不错。」再不错,也没有家舒服,斯诺登放着美国舒适的家不住,上这儿花钱受罪、担惊害怕。图的是什么呢?

文章还说,「Sleepbox可以安装在火车站、机场或购物中心。对于必须在机场过夜、但无法使用商务舱或头等舱休息室内的睡眠设施的经济舱旅客而言是个恩惠。 」

这个睡箱很实惠,但斯诺登没当中共间谍之前,在美国有稳定的收入,还有宽敞的房子住,想上哪儿就上哪儿,干么钻这个睡箱呢,而且还睡不踏实。这不纯粹跟自己过不去吗?

更搞笑的是,6月27日新华网吓唬人说,「在美国政府对俄罗斯施压要求引渡斯诺登之际,斯诺登已制定了B计划,已将包含美国国家安全局秘密档案的编码文件交给了几个人。如果他出了什么事,这些文件都将被公布。」

在香港住了一个多月,到俄罗斯机场的中转区才想起来把什么编码文件分别交给世界不同国家的几个人?也太蠢蛋了。瞧人家王立军,早早就预防「万一」了,还等着薄熙来翻脸以后再准备证据,再想交给什么人,那黄瓜菜都凉了!

斯诺登承认自己就是为了取得资料才进国家安全局的承包商公司工作了三个月。三个月之后,今年5月份,他说自己要去治癫痫病,就辞职了。于是,跑到香港,5月20日癫痫了。

俄罗斯总统普京表示,斯诺登在莫斯科机场的过境区,并希望他尽快选择最后目的地,离开俄罗斯。


斯诺登的父亲呼唤儿子回家!
斯诺登本来计划从莫斯科转机飞往哈瓦那,但是飞机起飞时却没有出现在飞机上。

厄瓜多尔证实斯诺登已经向该国提出避难申请,但厄瓜多尔的商界认为,今年7月美国给的最惠国待遇到期,需要重新续约,为个30岁的癫痫患者与美国交恶,完全没有必要。

始作俑者江泽民曾庆红为了给习近平搅局还在继续利用和炒作斯诺登,江系刘云山还在新华网上让读者进行猜谜游戏,问网友「斯诺登的下一站是哪里」。我们看到真正为此痛彻心肺的是斯诺登的老父亲朗尼-斯诺登,他呼唤儿子回家,说宁可儿子坐牢,也不愿意儿子背叛(民主)国家。△

(人民报首发)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