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見了外星人…他被解雇(圖)
 
馬勤
 
2012-9-12
 

51區附近路標牌上標示著外星人。

【人民報消息】美國人安妮-雅各布森寫了一篇曝光美國與外星人合作開發飛行器等相關項目的內幕消息。她使用的題目是《51區:美國絕密軍事基地》。

「51區」的命名與1947年羅斯威爾墜毀飛碟的殘骸有關,飛碟機艙內印著一行從未對外公開的文字,殘骸旁還有幾具畸形屍體,它們應該是外星人。

51區就是那個美國政府從未承認其存在的與外星人合作的絕密軍事基地。其實前蘇聯、俄國也有這樣的絕密軍事基地,而且還不止是一個。


該原文刊登在“文匯讀書週報”
2012年8月31日第13版。
文章中舉證的是一位曾在51區工作過,後來又被開除的科學家的證詞。他的名字叫鮑勃-拉紮爾。

除了聯邦雇員的高層人物和具有最高安全級別的秘密項目承包者之外,很少有人確鑿無疑地知道51區真正存在過,原因是進入51區的人必須先宣誓保守秘密,其中包括違背誓約後的懲罰,因此,幾十年來數以萬計曾經在51區工作過的人員都沒有人自找麻煩。

直到1989年11月,一位因違背誓約被開除的佛羅里達州居民、科學家鮑勃-拉紮爾與另一個名叫喬治-納普的調查記者在拉斯韋加斯的 《新聞直擊》節目上露面,觀眾才知道那裏有外星人,那裏實驗的高科技飛機有外星人的幫助。

鮑勃·拉紮爾曾經失業,很長時間找不到工作,他求助於匈牙利裔著名核物理學家愛德華-泰勒博士。在得益於泰勒博士的引薦,拉紮爾順利的在51區找到一份工作。

拉紮爾和泰勒博士的相識還有一段故事。1982年6月,年僅20歲的鮑勃-拉紮爾在新墨西哥州的洛斯阿拉莫斯第一次遇見愛德華-泰勒。當時,拉紮爾正作為柯克-邁耶公司的承包者在洛斯阿拉莫斯的核試驗室裏從事放射性微粒的探測工作。有一次,泰勒將要在該實驗室的禮堂裏進行演講,拉紮爾提前來到會場,並且注意到泰勒正在瀏覽《洛斯阿拉莫斯觀察報》。剛巧在這份報紙的頭版有一篇對鮑勃-拉紮爾和他的新發明火箭車進行的專題介紹。拉紮爾走上去對泰勒博士說:「您看到的這個人就是我。」從此他們就成為朋友。

拉紮爾在電視臺受訪時說,1988年12月,欣喜有一份工作的他並不知道自己已經跨進了一段深不可測、錯綜複雜、不為人知的歷史。

根據拉紮爾的回憶,在他抵達51區的第一天,有人帶他在一條顛簸不平的土路上行駛了二三十分鐘之後,來到了一處頗為神秘的飛機庫區,這個庫區建於格魯姆湖畔的一座山峰之中。拉紮爾還記得,他在一個被稱作S-4的崗哨前接受了安全檢查,但是這一次比此前剛剛進入51區時經歷的那次安檢要嚴格得多。接著,他分別簽署了2份文件,一份是同意有關部門監聽自己的家庭電話,另一份是表示自願放棄美國憲法賦予自己的言論自由權利。隨後,有人帶他來到一架飛碟前,告訴拉紮爾他的職責就是逆向開發它的反重力推進系統。拉紮爾稱,在S-4地區一共有9架飛碟。有人拿給他一份說明書,上面顯示這些飛碟來自另一個星球。拉紮爾還記得,自己看到了一些類似外星人的照片。這些大概就是外星飛船的飛行員了,他在心中暗想。

在接下來的那年冬天,他一直在 S-4一帶工作,不過大都是在夜間,加起來共有10天左右。這份工作雖然強度很大,但卻時有時無。有時他一週只工作一個晚上,他想有更多的工作時間,多增加一些收入。他從來沒有告訴任何人自己在S-4是做什麼的,即使是對自己的妻子特蕾西和摯友吉恩-赫夫也不例外。

1989年3月的一天夜裏,拉紮爾在2名荷槍實彈衛兵的護送下走進了S-4內部的一條通道,衛兵命令他只能向前看。然而,越是讓他向前看,他的好奇心越是強烈,兩眼越是左右亂遛達。走著走著,他的余光透過一扇9英寸見方的小窗,看到了一個表面上看起來毫不起眼的房間。房間裏2個穿著白領制服的男人中間,站著一個身材矮小但腦袋碩大的灰色外星人。當他側身想湊近看個究竟時,一名衛兵猛的朝前推了他一把,嚴厲的命令他把目光朝前下方看。這個粗暴的舉動等於是間接承認拉紮爾所見不虛。

文章說,對於拉紮爾來說,這次事件無疑是一個巨大的轉折點。他的內心產生了某種變化,他覺得自己再也無法繼續保守飛碟和那些可能是外星人的秘密了。他忍不住把這些天來的所見所聞告訴了自己的妻子和好友,這就意味著他違背了51區的保密誓言。

因為拉紮爾對格魯姆湖飛碟試飛的日程安排了如指掌,所以他提議妻子特蕾西、好友吉恩-赫夫和他的另外一個朋友───UFO 研究專家、裏爾噴氣飛機發明人之子約翰-李爾和他一起前去親眼看看那裏正在發生的事情。

隨後,他們帶著一副高倍望遠鏡和一臺攝像機從375號公路進入格魯姆湖後面的山區。在那裏等了很久,他們說,山谷內終於有了一絲動靜。拉紮爾的妻子和兩位朋友看到,一個閃閃發光的飛碟從層巒峻嶺間騰空而起,擋住了51區的視線。他們看見飛碟在空中盤旋了一陣,然後緩緩著陸。接下來,他們幾人再次來到這裏進行觀測。

1989年4月5日,他們沿著通向秘密基地的格魯姆湖大道,第三次造訪該地,但卻以失敗而告終。51區的衛兵發現並且扣留了這群不速之客,要求他們出示證件。在接受林肯郡警察局的盤問之後,他們被無罪釋放。

第二天,拉紮爾按時來到了麥卡倫機場的EG&G公司辦公大樓。丹尼斯-馬里亞尼早已在那裏等候,馬里亞尼告訴拉紮爾,他不用再去格魯姆湖了。隨後,拉紮爾被帶往印第安泉空軍基地。前一天夜裏抓住拉紮爾的那名衛兵也乘直升機從51區來到了這裏,並且認出拉紮爾就是那天晚上在叢林中到處窺探的4個人中的一個。接著,拉紮爾被告知,他已經不再是EG&G公司的雇員了,如果他膽敢再次出現在格魯姆湖附近,都會立刻以間諜罪逮捕。

拉紮爾說由於擔心自己的人身安全,決定將這段經歷公之於眾,並且與《新聞直擊》節目的主持人喬治-納普取得了聯繫。1989年11月,拉紮爾在電視臺公開露面,這次節目的收視率打破了該電視臺有史以來的最高紀錄。

文章說,幾十年來,在數以萬計曾經在51區工作過的人員中,拉紮爾是唯一一個在公眾場合違背誓言打破沉默的人。無論是科學家還是保安人員,無論是工程師還是清潔工,能夠在51區工作既是一種榮耀,也是一種特權。這裏的保密宣誓無比神聖,而一旦違背就意味著要面臨監禁的危險,因此人們才選擇了三緘其口。但是,鮑勃-拉紮爾的出現卻讓51區長達40多年的秘密神話從此戛然而止。

說是戛然而止其實並沒戛然而止,1989年11月拉紮爾現身證實看到外星人,但結果如何?關於外星人的話題至今就沒有停止過,有報導說,超半數美國人相信外星人的存在,並且超過80%的人認為政府在此問題上未對民眾公布真相。但還有另一半人呢?還是不相信外星人的存在,或是半信半疑。為什麼?因為政府一邊與外星人合作,一邊否認外星人的存在,這是不是很匪夷所思?

為什麼美國政府和俄國政府等都不希望民眾知道真相?因為這些政府都希望外星人幫助自己強大,讓自己的軍事技術世界第一。可他們為什麼不再往深裏想一想,與科技能力比人大無數倍的外星人合作,這豈不是等於讓外星人拿人當實驗品嗎?△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