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引產胎兒父親與江澤民
 
周曉輝
 
2012-6-28
 
【人民報消息】前一陣兒,陜西七月胎兒被暴力引產事件引起了各國媒體的關注,人們在譴責當局殘忍的同時,亦鞭撻中國實行的非人道的計劃生育政策。據悉,目前失掉孩子的夫妻不但沒有得到賠償解決,而且丈夫鄧吉元在接受外國記者採訪後,惹惱了當地政府。這個政府滑天下之大稽,組織了一幫人打橫幅罵其是“賣國賊”,並要將他趕出所居住的地方。其後,鄧吉元突然失蹤,顯見是被政府秘密羈押。這是一個怎樣的社會?

賣國賊,顧名思義就是出賣祖國的壞人,尤其指那些出賣國家主權、領土之人。筆者怎麼看,都找不出鄧吉元到底哪裏賣國了。在筆者乃至很多人的眼中,他不過是一個因政府的強制流產而剛剛失去了孩子的父親,是一個因生二胎無法承擔4萬元罰款的丈夫,一個不過是為討回公道、為將真相公諸於眾而接受外媒採訪的普通中國百姓,又緣何被冠上了“賣國賊”的帽子?難道僅僅和外國記者說了幾句話,爆了一些政府的醜事就是“賣國賊”了?要是按照這樣的邏輯,那些曝光中共諸多醜事的官員和媒體也都是賣國賊了,中國到處都應該是賣國賊了。

無疑,當地政府的荒唐之舉連中共體制內的官員也看不下去了。新浪網上認證為湖北省武穴市委黨史資料征集編研委員會辦公室主任的網友“詩膽史眼”在微博上說的鏗鏘有力:先不要說賣國,我問你們,你們能賣自家的菜嗎?你們能賣自家的豬嗎?你們能賣自家的地嗎?說句粗話,你們家的女人能賣自家的器官嗎?連你們自己身上的東西都不能賣,都有人管,你們能賣什麼?你們能賣國,不是天下的笑話。國家的土地、國家的企業、國家的機器、國家的機密、國家的權力,你能瞅就不錯。

是啊,國家的土地、國家的企業、國家的機器、國家的機密、國家的權力,有多少普通中國人可以瞅?有多少中國人可以過問?又有多少中國人有權利賣?殊不知這樣的特權連生活在大城市中的平頭老百姓都遙不可及,更遑論身為普通農民的鄧吉元?無權無勢的鄧吉元連賣國的資格也沒有啊。

要說誰擁有賣國的資格,當然是中共的黨魁。不知大陸的百姓是否知曉,當代中國最大的賣國賊正是中共前任總書記江澤民,他曾出賣了中國100多萬平方公里的寶貴領土。

眾所周知,中俄邊界近百年來紛爭不斷。對於雙方邊界領土爭端,中俄一直擱置未決。不過在1999年12月9日和10日這兩天裏,江澤民在北京與來訪的俄羅斯總統葉利欽簽訂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俄羅斯聯邦政府關於中俄國界線東西兩段的敘述議定書》(以下簡稱《議定書》)。根據《議定書》,中國相當於東北三省面積的總和的100多萬平方公里的領土被出讓給了俄羅斯,其中包括外興安嶺以南、黑龍江以北60多萬平方公里的“外興地區”,烏蘇裏江以東40萬平方公里的“烏東地區”,以及唐努烏梁海地區和庫頁島。此外,《議定書》中還將圖門江出海口劃給了俄國,從而封死了中國東北通往日本海的出海口。據說,《議定書》的內容連當時的國防部長遲浩田都不知道詳情。

這個徹頭徹尾的賣國條約只在12月11日的《人民日報》第一版中做了簡單的介紹,似乎刻意要隱瞞內容。這到底是為什麼?以當時中國的國力和所處的國際環境而言,根本沒有必要簽訂這樣一個不平等條約。那麼,江為何要甘冒天下之大不韙簽訂這樣的條約?為何中共知道內情的其他領導人不肯追究江的責任?

原來,這與江以往的歷史有關。1945年蘇聯軍隊突襲東北,獲得土肥原賢二的全部特工系統檔案,當然包括江澤民曾接受培訓的青年幹訓班的文字及照片檔案。此後在江留學蘇聯時,蘇聯情報部門查看江的檔案,發現了江充當漢奸的歷史,便威逼色誘將其發展為遠東局特務。

毫無疑問,如果江特務身份一旦暴露,無論是江還是中共都可能會立即垮臺。為了保住這個秘密,不管犧牲多大的國家利益,江都要跟俄羅斯做這筆交易。而中共在江簽署條約後,也怕公開條約詳情導致自己垮臺,這也是中共其他領導人在後來了解情況後不肯追究江責任的原因所在。

更駭人聽聞的是,除了出賣國土,1992年,江為了討好俄羅斯,還以軍委主席的身份命令中國邊防軍後撤,500公里不設防,而俄羅斯、哈薩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吉爾吉斯斯坦4個國家不設防地帶只有100公里寬(只有俄羅斯濱海邊疆區的幾個地段例外)。2002年,俄羅斯新聞社軍事評論員維克多ž利托夫金在文章中調侃道:“俄中兩國在‘不設防地帶’100公里寬和500公里寬這種寬度上的‘不對等’,其理由說起來其實相當地簡單,即我們之所以不能像中國人那樣將自己的軍隊從邊界線後撤500公里,是因為對我們來說這筆費用實在是太高了。……中國對這種狀況表示理解。”

出賣了這麼多中國的領土、主權、機密的江澤民,不是最大的賣國賊又是什麼?小小的鄧吉元與之相較,何止是小巫和大巫之別?!看來陜西當地政府還是要先搞清狀況再扣帽子,建議將那個橫幅送到北京301醫院不死不活的江澤民的床前,也算物盡其用了。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