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引产胎儿父亲与江泽民
 
周晓辉
 
2012-6-28
 
【人民报消息】前一阵儿,陕西七月胎儿被暴力引产事件引起了各国媒体的关注,人们在谴责当局残忍的同时,亦鞭挞中国实行的非人道的计划生育政策。据悉,目前失掉孩子的夫妻不但没有得到赔偿解决,而且丈夫邓吉元在接受外国记者采访后,惹恼了当地政府。这个政府滑天下之大稽,组织了一帮人打横幅骂其是“卖国贼”,并要将他赶出所居住的地方。其后,邓吉元突然失踪,显见是被政府秘密羁押。这是一个怎样的社会?

卖国贼,顾名思义就是出卖祖国的坏人,尤其指那些出卖国家主权、领土之人。笔者怎么看,都找不出邓吉元到底哪里卖国了。在笔者乃至很多人的眼中,他不过是一个因政府的强制流产而刚刚失去了孩子的父亲,是一个因生二胎无法承担4万元罚款的丈夫,一个不过是为讨回公道、为将真相公诸于众而接受外媒采访的普通中国百姓,又缘何被冠上了“卖国贼”的帽子?难道仅仅和外国记者说了几句话,爆了一些政府的丑事就是“卖国贼”了?要是按照这样的逻辑,那些曝光中共诸多丑事的官员和媒体也都是卖国贼了,中国到处都应该是卖国贼了。

无疑,当地政府的荒唐之举连中共体制内的官员也看不下去了。新浪网上认证为湖北省武穴市委党史资料征集编研委员会办公室主任的网友“诗胆史眼”在微博上说的铿锵有力:先不要说卖国,我问你们,你们能卖自家的菜吗?你们能卖自家的猪吗?你们能卖自家的地吗?说句粗话,你们家的女人能卖自家的器官吗?连你们自己身上的东西都不能卖,都有人管,你们能卖什么?你们能卖国,不是天下的笑话。国家的土地、国家的企业、国家的机器、国家的机密、国家的权力,你能瞅就不错。

是啊,国家的土地、国家的企业、国家的机器、国家的机密、国家的权力,有多少普通中国人可以瞅?有多少中国人可以过问?又有多少中国人有权利卖?殊不知这样的特权连生活在大城市中的平头老百姓都遥不可及,更遑论身为普通农民的邓吉元?无权无势的邓吉元连卖国的资格也没有啊。

要说谁拥有卖国的资格,当然是中共的党魁。不知大陆的百姓是否知晓,当代中国最大的卖国贼正是中共前任总书记江泽民,他曾出卖了中国100多万平方公里的宝贵领土。

众所周知,中俄边界近百年来纷争不断。对于双方边界领土争端,中俄一直搁置未决。不过在1999年12月9日和10日这两天里,江泽民在北京与来访的俄罗斯总统叶利钦签订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俄罗斯联邦政府关于中俄国界线东西两段的叙述议定书》(以下简称《议定书》)。根据《议定书》,中国相当于东北三省面积的总和的100多万平方公里的领土被出让给了俄罗斯,其中包括外兴安岭以南、黑龙江以北60多万平方公里的“外兴地区”,乌苏里江以东40万平方公里的“乌东地区”,以及唐努乌梁海地区和库页岛。此外,《议定书》中还将图门江出海口划给了俄国,从而封死了中国东北通往日本海的出海口。据说,《议定书》的内容连当时的国防部长迟浩田都不知道详情。

这个彻头彻尾的卖国条约只在12月11日的《人民日报》第一版中做了简单的介绍,似乎刻意要隐瞒内容。这到底是为什么?以当时中国的国力和所处的国际环境而言,根本没有必要签订这样一个不平等条约。那么,江为何要甘冒天下之大不韪签订这样的条约?为何中共知道内情的其他领导人不肯追究江的责任?

原来,这与江以往的历史有关。1945年苏联军队突袭东北,获得土肥原贤二的全部特工系统档案,当然包括江泽民曾接受培训的青年干训班的文字及照片档案。此后在江留学苏联时,苏联情报部门查看江的档案,发现了江充当汉奸的历史,便威逼色诱将其发展为远东局特务。

毫无疑问,如果江特务身份一旦暴露,无论是江还是中共都可能会立即垮台。为了保住这个秘密,不管牺牲多大的国家利益,江都要跟俄罗斯做这笔交易。而中共在江签署条约后,也怕公开条约详情导致自己垮台,这也是中共其他领导人在后来了解情况后不肯追究江责任的原因所在。

更骇人听闻的是,除了出卖国土,1992年,江为了讨好俄罗斯,还以军委主席的身份命令中国边防军后撤,500公里不设防,而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4个国家不设防地带只有100公里宽(只有俄罗斯滨海边疆区的几个地段例外)。2002年,俄罗斯新闻社军事评论员维克多ž利托夫金在文章中调侃道:“俄中两国在‘不设防地带’100公里宽和500公里宽这种宽度上的‘不对等’,其理由说起来其实相当地简单,即我们之所以不能像中国人那样将自己的军队从边界线后撤500公里,是因为对我们来说这笔费用实在是太高了。……中国对这种状况表示理解。”

出卖了这么多中国的领土、主权、机密的江泽民,不是最大的卖国贼又是什么?小小的邓吉元与之相较,何止是小巫和大巫之别?!看来陕西当地政府还是要先搞清状况再扣帽子,建议将那个横幅送到北京301医院不死不活的江泽民的床前,也算物尽其用了。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