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忒高興”的《致愛國者》
 
“姑娘忒高興”
 
2012-6-3
 
【人民報消息】僅以此文獻給曾經的自己,因為有過同樣的狂熱的仇恨,所以我能夠理解今天的你,也相信明天的你會成為今天的我,以下言論僅代表個人觀點,請勿辱我父母家人,謝謝。

1999年,中國駐南聯盟大使館被美國飛機炸毀,三名同胞罹難,那時我還在上高二,全班嘩然,大家要求罷課上街示威,學校未批,大家就罷上英語課,認為學英語是漢奸是賣國,英語老師站在講臺上不知所措;校門外的天橋上,一群抗議的青年,呼嘯從身邊經過,其中一個人奪過一個女路人正在喝的百事可樂,憤憤然道:“美國都炸了我們大使館了,你還喝美國的飲料……”說罷,把那杯可樂重擲在地,一夥人丟下一臉驚恐的女路人,又喊著反美口號離去;南大門口的肯德基的玻璃窗給砸開碗大的洞,被迫停業;晚上的鼓樓廣場,南大的學生,頭紮白布條,手裏舉著燃燒的美國國旗,他們沿著北京東路方向走著,一路全是叫好的圍觀者,這其中就包括淚流滿面的我;美國留學生躲在宿舍不敢外出,其他西方國家的留學生,見人先說自己不是美國人;電影院所有的美國電影無限期延長開映時間,作為一種無聲的抗議;連續多日新聞聯播裏義正嚴辭的譴責,和滿耳慟哭聲,讓我堅定的相信,美國是這個世界上最壞的國家。

作為一名南京人,因為75年前發生在這座六朝古都城的那場殘忍的大殺戮,讓我對日本有著一種刻骨的仇恨,上大學的時候,我開始接觸互聯網,認識了一群反日人士,我們自己花錢建了一個反日貨的網站,我們把可以收集到的反日信息全部放在那個網站上,並且打印出來發給路人。那時我的網名叫“熱血女青年”,我真的很熱血,我把釣魚島的宣傳資料在自習教室挨個發,學校的公告欄裏,日本留學生吃飯的地方,都是我宣傳的陣地。在討論關於用日本還是德國技術的高鐵的時候,我和朋友帶著宣傳抵制日本高鐵的橫幅在南京火車站收集民眾簽名,我們把日本首相小泉的頭像PS在一隻豬身上,然後傳在網上,看到的人都大聲叫幹的好,我仰慕那個在敬國神社噴紅漆的男子,心想若是自己一定也會這樣做的,甚至對於強姦了日本女人的中國男人,我都覺得他是在為民除害,而從來沒有意識到這其實是一種犯罪,那個時候,我真的覺得自己很愛國。

工作後的第一年夏天,我去廣西陽朔旅遊,認識了一個德國大叔,我們相處的非常好,一起去徒步,一起去漂流,直到有一天晚上,我們坐在一起吃飯,他用英語對我說,中國的人權狀況不太好,那時的我,其實連人權是何物都不知道,只知道美國一到年底就出中國人權報告書,批評中國的人權狀況不好,本能的愛國心理,讓我當時就與大叔爭吵起來,我很大聲的用英語對他說,你又不是中國人,你怎麼知道我們中國人權狀況不好,我們的比你們的好多了,我的執著和認真並沒有讓大叔放棄挽救我這個糊塗的姑娘,他又進一步解釋進來,那時我的思想就是,中國再不好,也輪不到你們外國人來說三道四,我起身離開,一場晚餐不歡而散,我第二天便去了龍勝,回到南京後不久,我收到了他從德國寄來明信片,之前我們互留了聯絡方式。

2008年北京奧運會,火炬開始在全世界傳遞,當火炬傳到歐美國家的時候,出現了很多反對人群,在法國,殘疾運動員坐在輪椅上緊緊護著火炬的一幕讓我激動,在加拿大,那個站在早春稍寒的噴水池裏揮舞國旗的男子,讓我淚流滿面,在美國,那個站在街頭手裏舉著祖國你好紙牌的耄耋老者,更是讓我的淚水奪眶而出,愛國這個詞因為這些人變得生動而美麗。因為做外貿的原因,接觸外國人頻多,我盡可能與他們的談話不涉及政治,而我了解政治的渠道基本來自於中央新聞媒體。我認為911被炸叫報應,美國打伊拉克是為石油,歐洲反華是因為中國威脅,臺海必有一戰,解放軍三個月可以占領臺灣,誰要說打美國,打日本,我都會興奮的表示願意捐出一個月的工資。

我想,看完上面這些文字,你們一定可以在曾經的我身上找到現在的你的影子吧,感覺是不是很熟悉,是的,曾經的我和現在的你們一樣狂熱,一樣執迷,為自己身為一個中國人而感到無比的自豪,從而會不顧一切的去維護她的尊嚴,與一切試圖說她一個不字的人與爭吵,那時候我覺得愛國就應該是這樣的。但是,後來我醒了,請恕我不去贅述這個醒悟的過程了,因為每個人醒來的方式都會因為其自身而不同。

在當下的中國,當你面對一群沉睡不醒的人或者一群裝睡不醒的人,你會頓感這種醒悟有多痛苦,甚然,當你面對一群作惡卻相安無事的人,這種醒悟會讓你有種心碎之感。這些全是你每天需要去直面的,而凡是有良知者,你都不可能視之無物,而當你發現,個人很難改變這一切的時候,一種強烈的挫敗感就會襲來,而此時重新睡去,己經是不可能的事了,所以在這個國,做個清醒者是需要付出代價的,有的時候是時間,有的時候是金錢,有的時候是自由,有的時候甚至是生命。

父親那輩把青春獻給黨,成了他們芳華少年時最高的追求,父親初中大串聯跑到北京,在天安門和無數和他一樣狂熱的少年手舉紅寶書,高喊毛主席萬歲,十六歲插隊下鄉,後來又回城當工人,九十年代末工廠倒閉,出來自謀出路。即使這樣他也從來沒抱怨過什麼,其實想來,與父親同樣命運者又何止他一人,有多少長於那個癲狂歲月的少年也順著同樣的軌跡走了下來,從華年到暮年,從黑發到白髮,脊背慢慢不再挺拔。而在他們看來服從組織安排,不給黨添麻煩,這就是愛國最好的體現,無怨無悔。

到了我們這代,我們被教導要愛國,要愛黨,要愛社會主義,唯獨沒有愛自己,我們要實現四個現代化,要為共產主義奮鬥終身,戴著被烈士的鮮血染紅的紅領巾我們在國旗下無比驕傲。政治課上,老師說中國是人民民主專政國家,是人民代表大會制度,是四項基本原則,是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卻從來沒有和我們說過什麼是民主,什麼是自由,什麼是人權,老師說憲法是一國的基本大法,卻沒告訴我們,憲法規定公民有選舉和被選舉的權利,有結社集會的自由,有言論自由,人權不受侵犯。

六十多年來,這個國家的教育就是重政黨而輕個人,重集體而輕個體,意識形態式的灌輸教育,把一個個本應站立的公民馴化成了跪地的奴才,站著的人被視為大逆不道,缺失了獨立思考的能力,正義長期缺席,冷漠卻抬眼就可以望見,行善需要代價,作惡卻沒有成本,喪失了為自己爭取權力的勇氣,而為自己爭取權力的人,卻被他們笑作傻子和多管閑事。這個民族曾經擁有的德與善,勇與行,在六十多年間,己經給打成了千瘡百孔的篩子,透著嗖嗖的寒風,直虐心骨。中菲黃岩島衝突在中國民間引起了強烈的爭議,民族主義浪潮甚囂塵上,無數國人摩拳擦掌,高喊一寸山河,一寸金,領土寸土都不能讓,這些高喊者,大多數連黃岩島在南海的哪個位置,長什麼樣,怕是都不清楚,也許你們更不清楚的是,建國以來政府割讓出去的領土有多少,是的,你們單單只看到這個黃岩島。你們的微博裏,關注的都是明星時尚,寫的都是心情日記,曬的都是吃喝玩樂,找不到與政治,與民生有關的任何內容。野夫哥對我說過一句話:“這些平時對身邊的不公視若無物的人,卻會表現的比誰都愛國,這類人統稱為愛國傻逼”然,這個小小的黃岩島,迅速準確的找到了你們的G點,配合注射下愛國主義這大劑量的春藥,讓你們馬上高潮,甚至呻吟,任何表示反戰的人,在這劑春藥的作用下,馬上就被你們歸為了漢奸賣國賊,喪權辱國,恨不得肉身穿越回大清國,簽署《南京條約》的那一天,這讓你們自以為全身充滿了正義的能量,恨不得化成原子彈直接炸平呂宋半島。

隨著所聞所見的增多,隨著年齡的增長,我越來越理解 Where is the freedom,there is home,(哪裏有自由,哪裏就是家)這句話的含義。對自由的渴望和追求是人與生俱來的本能。如同天生對不自由的捍衛與恐懼。所以有自由的地方,即是我家。很多愛國者會高罵,中國不歡迎你,滾回你的XXX,嗯,是的,其實我是挺想的,您能幫忙先給辦個簽證不,謝謝。當我們不能用手中的選票來獲得自由時,我們就可以用腳來投票,離開,去能讓我們感到自由和安全的地方,為自己,也為後代。你們安逸的泡在一潭死水中,任憑蚊蟲叮咬,一動不動。河泥腐臭的味道因為聞久了,竟也習慣了。而若是有人想攪動著一潭死水,你們卻坐不住了,是的,這就是你們最真實的寫照,可以熱手自身權利的侵害,可以漠視同胞的無助,可以縱容惡者在作惡,可以無視善者在呼號,唯獨一個小小的島嶼可以勾起你們自以為是的高尚人格與崇高靈魂,愛國主義就是你們的遮羞布,遮蔽了你們慣有的冷漠,讓你們覺得鏡子裡的自己看上去正義極了。

我想以一個博友發給我的評論作為這篇長微博的結尾,內容是這樣的“剛才有個高中同學告訴我,北京教委繼續堅持外地學生‘五證’入學政策,她的心涼透了。本來這幾天他還天天在QQ群裏,高談黃岩島,釣魚島,沖之島,雄心萬丈。現在沒有半點激情了。他說黃岩島愛誰誰,中國孩子在中國大陸上不了學,領土再大有個屁用!”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