護江惹災!乒乓球大的冰雹襲擊阿根廷(多圖)
 
李威
 
2011-8-20
 

布宜諾斯艾利斯一棟建築物的時鐘顯示,當時是8月12日下午2點14分。


8月12日,阿根廷的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籠罩在一片黑暗之中。


8月19日,阿根廷又遭極地寒流襲擊,首都行人都穿上厚實的冬裝。

【人民報消息】布宜諾斯艾利斯(Buenos Aires)是阿根廷首都和政治、經濟、文化中心,享有「南美洲巴黎」的盛名。它東簍b拉普拉塔河,西靠「世界糧倉」潘帕斯大草原,風景秀美,氣候宜人。年平均氣溫16.6℃,1月最熱,平均氣溫23.6℃,6月最冷,平均氣溫10.8℃。氣候溫暖,四季溫差不大,終年無雪。

布宜諾斯艾利斯這個名字的得來還有一段故事,據記載,16世紀初,遠道而來的西班牙探險船隊駛入拉普拉塔河口,只見陽光普照、綠野千里,空氣清新。一名船員不禁興奮的高喊:多新鮮的空氣啊!(西班牙語發音是「布宜諾斯艾利斯」)。這一感嘆日後成了在這裏所建城市的名稱。

布宜諾斯艾利斯,位於拉普拉塔河西岸,是阿根廷首都和聯邦區所在地,市區為一條從港口流向西南方的小河及環城公路環抱,同附近的22個衛星城鎮組成大布宜諾斯艾利斯市。

但近些年,由於阿根廷總統夫婦倆對中共亦步亦趨,致使阿根廷的天災人禍接連不斷,連著名的足球也輸到一塌糊塗。

2009年12月17日,阿根廷聯邦法院刑事及懲治庭第九法庭法官拉馬德里德裁決,下令逮捕中共前國家主席江澤民,以及前中共政法委書記、610辦公室主任羅幹。

親共的夫妻檔、阿根廷前任總統基斯奈爾和現任女總統基斯奈爾夫人,表面不干涉司法公正,但卻指使司法機構用刁難和誣告法官拉馬德里德個人的手法,讓他當月底被迫辭職,讓聽自己話的人來接這個訴江案,裁決並沒有執行,讓江澤民等大大的鬆了一口氣。

於是,老天爺降災於阿根廷。

2010年剛一開月,阿根廷天氣就異常。氣溫最高也就是23.6℃的1月份,阿根廷全國大部分地區連日遭受熱浪襲擊,部分地區1月27日的最高氣溫突破了40攝氏度。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等地發布高溫「橙色警告」。

三個星期後,2月19日,阿根廷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再次遭難,由於遭暴雨襲擊,當天許多地區的街道被洪水淹沒,僅僅一天的降雨量積水最深處竟達1.2米!

6月的世界杯足球賽,馬拉多納領軍奮戰的阿根廷隊足球隊遭遇自1974年世界杯以來36年最慘敗局,以0:4的懸殊比分慘敗給德國隊。重溫馬拉多納時代的輝煌已經遙不可及。一離開公眾的視野裏,馬拉多納再難自抑,倒在自己女兒達爾瑪懷裏失聲痛哭,「這是我生命中難以承受之痛,實在是一次沉重的打擊……」。

60歲的基斯奈爾2003年5月至2007年12月擔任阿根廷總統。隨後他的妻子克里斯蒂娜在選舉中獲勝,繼他之後出任總統。基斯奈爾卸任後依然活躍政壇,為妻子出謀獻策,在2010年5月的南美洲國家聯盟特別首腦會議上,基斯奈爾當選為該組織首任秘書長。他打算妻子2011年10月到任後,他再參加總統大選,接替妻子重當總統。如此,總統一職就由他們夫妻倆包了。夢做的挺美。


讓江逃避審判的阿根廷夫妻檔總統,男猝死。
據法新社報導,2010年10月27日,阿根廷前總統基斯奈爾與總統妻子克里斯蒂娜及其家人在阿根廷南部城市卡拉法特市渡假時,因心臟病猝死,死時僅60歲。

非常耐人尋味的是,準備下屆再當總統的基斯奈爾一猝死,反倒令在紐約上市的阿根廷債券價值上揚,其中南美最大商業銀行加利西亞銀行股價飆升26%。投資者普遍認為「基斯奈爾時代」已經終結,阿根廷即將起死回生。可見基斯奈爾的死是順應天意的。

基斯奈爾一死,被阿根廷夫婦檔總統擱置的阿根廷聯邦法院刑事及懲治庭第九法庭命令:「在阿根廷境內和世界範圍全面逮捕中共前黨魁江澤民和前政法委書記羅幹,並押到法庭接受被控審判」。

基斯奈爾的夫人、現任總統克里斯蒂娜又一次利用權力阻擋法庭命令的實施。

當地時間2011年8月12日,阿根廷首都遭遇極端天氣,白晝如夜的景象讓人心驚、讓人無奈。

那天,一場暴雨夾雜著冰雹襲擊了布宜諾斯艾利斯。儘管當地氣象部門提前發布了暴雨預警,但是這場規模異常的暴雨還是嚇了當地人一大跳。

據報導,8月12日正午剛過,整個首都就被厚重的烏雲所籠罩,整個城市頓時白晝如夜,一棟建築物的時鐘顯示,當時是下午2點14分。


8月12日,阿根廷首都的冰雹甚至有乒乓球大小!
整個布宜諾斯艾利斯籠罩在一片黑暗之中。穿梭在道路上的汽車只能打開車燈行駛,伴隨烏雲到來的還有狂風和暴雨,路上沒有行人,只有汽車急馳而過。布宜諾斯艾利斯部份地區還降下了冰雹,有些冰雹甚至有乒乓球大小,很多汽車被砸。

一週之後,當人們還在焦慮的談論為何天氣如此異常時,8月19日,極地寒流又襲擊了阿根廷全國大部分地區,造成氣溫驟然下降,在曾是四季如春的阿根廷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街頭,行人都不約而同的穿起厚實的冬裝,每個人的表情都非常凝重。

今年10月,阿根廷要進行總統大選,選民的那一票不但關乎著總統競選人的命運,也關乎著阿根廷國家的命運,每個公民個人的未來命運。

這一張選票的份量好重啊!△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