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岩松觸動了江薄的雙重敏感神經(多圖/視頻)
 
黎梓
 
2011-8-14
 

D301動車的第四節車廂從橋上直插到30米的橋下。


驚魂動車組!

【人民報消息】殃視男主持人白岩松的「新聞1+1」直播節目從來沒有被槍斃過,既然讓他直播,那就是百分之百的信任。這種信任給過誰呢?沒有。原因是白岩松不但是CCTV主持人,還給縣長們講過如何妥善處理突然發生的非常事件。

黨沒想到,白岩松更沒想到,自從「和諧」號動車慘案發生後,黨和白岩松就沒「和諧」過,總是撞車。

7月23日,黨的真正生日那天,「和諧」號動車在溫州發生前所未有的慘烈事故,那個場面是個「人」就不會扮酷。

殃視《環球財經連線》女主持人秦方播報到2歲半小伊伊在宣布放棄對動車搜尋的20個小時後被發現時,忍不住哽咽流淚,並對此事故原因質疑的評論道:「希望鐵道部能夠真正的進行出於良知和責任的反省和自查,解答事故當中存在的疑問」。

在黨看來,該反省和自查的應該是秦方,黨是幽靈沒有眼淚,秦方是黨的喉舌,怎麼可以動人心、為「人」說話呢?

不管黨怎麼想,這麼大的事,全世界都震驚了,全國都轟動了,2011年7月25日的「新聞1+1」當然要談,當然要指責。說句老實話,白岩松沒有提到周永康「同志」,也沒有提到李長春「同志」,僅僅是槍打出頭鳥,把鐵道部發言人王勇平貶損了一下,就把黨激怒了,黨認為白岩松是指桑罵槐。

「新聞1+1」第一次與黨撞車,被判死緩

《新聞1+1》2011年7月25日談到動車慘案,播了一次後停播。

為讓觀眾對評論的背景有個大概的了解,每次《新聞1+1》都會用短片形式先介紹事情的簡單概況。此次短片回顧了動車慘案的發生,鐵道部發言人和鐵道部長的表態,還有眾多記者的憤怒。

主持人白岩松:您好,觀眾朋友,歡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聞1+1》。

怎麼說呢?今天我們都得到了這樣一個消息,鐵路7月23號的事故段落,可以說今天恢復了通車。但是恢復的僅僅是通車,由於近一段時間以來,接連出現的各種各樣的鐵路事故,讓我們對鐵路的信心和信任恢復起來那可就大大需要時間了。可能也正是因為這樣的原因,昨天(7月24日)晚上鐵道部的新聞發言人王勇平在舉行新聞發布會的時候也意識到了這一點。我幫他統計了一下,他向所有的記者和在場的人員提出這種反問,你們相信嗎?一共提出了不少於三次。他的回答是我相信。是,我相信他必須得說「我相信」。但是你要問我呢?我的答案是,一個多月之前我願意相信,但是現在我不敢信,不能信,我就簡單地信了,對鐵路糾錯也不一定很好,要想真信,有很多的工作要做。

白岩松上面所說的這段話說明他自己本身就因為慘案的發生和處理而在覺醒。

白岩松接著說:節目開播之前我看到了一個專欄作家宋石男的建設性的微博,寫得挺好的「諒解建立在在真相之上,沒有真相,沒有諒解。部門要擺脫塔西佗陷阱(當一個部門失去公信力時,不論說真話還是假話,做好事還是壞事,都會被認為是說假話,做壞事),就必須深入調查事故真相,坦然道出事故。任何的遮掩或回避只能激怒民眾,加深裂痕」。

普布裏烏斯-克奈裏烏斯-塔西佗是古羅馬的執政官,他說:「當政府不受歡迎的時候,好的政策與壞的政策都會同樣的得罪人民。」宋石男說的「諒解建立在在真相之上,沒有真相,沒有諒解。」這話是對的,但是塔西佗的這段名言絕對不適用在中共國,因為塔西佗指的是人類正常社會的政府,而中共是幽靈怪物,它能說真話嗎?它要說出自己的真實想法,它早就滅亡了。毛澤東下令與侵華日軍勾結,消滅國民軍,這能說嗎?當然不能說。

2009年,前人大委員長萬里說,「90年代時,出過一本書,書名叫《歷史的先聲──半個世紀前的承諾》,很快被查封了。我讓秘書找了一本我看看,用了一個週末的兩天,我全部看完了,我還找了一些專門研究那段歷史的專家來問了情況,他們告訴我,這本書裏收集的,全部是我們黨在三、四十年代公開發表的社論、評論、聲明,沒有一份是偽造的。」「可是,到了五、六十年代都被那個毛澤東著作編輯委員會修改掉了。我看到過一份文獻研究室送來的原稿與修改稿,當時讓我心裏震動很大。現在,我能公開說出20多年前我腦袋裏就產生的疑問,這麼個修改法,那幾千萬人不是白白犧牲了嗎?那是白紙黑字,確實推翻了當年我們黨的承諾。」可見中共當年的承諾是騙人的,是為了達到奪取政權用的。

領導人中誰敢說真話就把誰打倒、整死,彭德懷就是一個非常典型的例子。動車慘案也是一個典型的例子,白岩松說了幾句真話就把他主持的節目封殺,這就是眼前發生的事。

又播放了幾個短片之後,最後短片結束在王勇平的一句話上:「我仍然跟社會說一聲,中國高鐵的技術是先進的,是合格的,我們仍然具有信心。」

白岩松說:就是這段話,現在我們可以再把屏幕定格在那兒,我為什麼會不太認同呢?我們不能把技術是先進的,就等於合格,就等於我們擁有信心。話為什麼要這麼說呢?僅僅是技術先進,但是你的管理是否先進?運營整個給予的實驗答案是否是先進,監督是否是先進,對人的尊重是否先進,所有的細節是否先進?歸根到底,綜合下來你的運行能力是否先進。如果綜合下來的運營能力是先進的,我們才可以說,它是先進的,是合格的,我們才會有信心。舉一個例子,比如我們形容一個人身體非常健康,怎麼去說呢?說他心臟功能40歲像20歲一樣,肝、肺都是40歲像20歲一樣,你覺得他身體好極了是嗎?但是他弱智。你能說他是健康的嗎?只有當他各種身體器官,包括智慧、大腦全部是健康的,我們才可以得出健康的結論。因此,只有技術是先進的這一點不能說是合格的,也不能等同於信心,需要一個綜合運營下來,給予我們一種先進的感受。

白岩松還說:回到《三聯生活周刊》李鴻谷的這句話「速度,看來是我們必須面對並且認真思考的重要穩定。不僅火車的速度、鐵路發展的速度,甚至中國經濟發展的速度……我們要跟著配套。」所以我個人的感覺,不是我們的高鐵太快了,速度不是問題,而是另一種速度有問題。什麼呢?這是只求效益,只求政績,一路向前走,但是忽略了以人為本,忽略了規律,忽略了科學,忽略了我們生活中很多乘客的感受,尤其忽略了科學的管理和監督。這樣的一種快速度才是真正可怕的,所以還是要給我們的鐵路部門的速度正一下名,速度不可怕,大家另一方面的冒勁可就太可怕了。

白岩松在這兩段話中提到了「偉光正」62年來最怕聽、也最憎恨聽到的話:「監督」「對人的尊重」「只求效益,只求政績」「忽略以人為本」「忽略乘客的感受」。

說輕了是白岩松沒搞明白自己的「喉舌」位置,說重了他是利用CCTV在煽動觀眾「顛覆國家政權」。不是麼?黨希望全國人民都是「弱智」,白岩松說「包括智慧、大腦全部是健康的,我們才可以得出健康的結論。」這不是明擺著和黨對著幹嗎?!所以節目被停播了。

《新聞1+1》PX項目開播前2秒被斬立決


中石油大連輸油管發生爆炸


在大段廣告過後卻臨時換上《焦點訪談》!

近日,一首搖滾歌曲《七月的人民》視頻受到海內外華人的熱捧,其中有一句歌詞是:「夢想到CCTV裏去,做一個牛B的白岩松」。

白岩松牛B嗎?7月25日動車「新聞1+1」剛被判死緩,8月9日晚9點半他主持談論PX項目,人剛上線,還沒露面就遭斬立決,什麼CCTV的第一當家小生啊,在黨的眼裏,屁都不是,只有「黨的利益高於一切」。

視頻顯示,當時殃視已經播出了節目預告,在大段廣告過後卻臨時換上《焦點訪談》,而且還是重播。殃視這麼一超緊急處理,倒把瞎話簍子《焦點訪談》的真實面目給供了出來。

白岩松在微博對此表示無奈,博文說:今晚的《新聞1+1》臨時取消,是因為就在上節目前兩秒接到電話指示,拿下,沒有原因(其實以往新聞調查也有過,只是這麼突然的實在少見,今天我已經上線了)!

是什麼話題敏感到這種程度呢?根據節目預告可以得知,當晚《新聞1+1》話題為「大連半年內三大國家重要項目均發生過突發重大事故,有油庫火災、爆炸、潰壩!高危項目卻低調入駐生產,環評、安評處於空白監管之地」。看預告可知白岩松此次火力又要比較猛。

白岩松節目PX項目預告片是這樣的:

強風暴雨巨浪,防波堤潰壩,劇毒化工品儲罐備受威脅,公安消防武警部隊官兵緊急救援,
  
記者現場記者:「今天防波堤潰壩事件,就在我身後………」
  
畫面旁白:遼寧大連颱風「梅花」摧垮了一個在建堤壩,也掀出了一個略顯神秘的化工廠,一個中國最大的PX項目,兩個不同的「審批、環評、建設版本」,面對PX,兩個城市為何不同?
  
大學教授:「溢出到空氣中你沒法避免的,你要在大氣裏你能避免嗎?沒法避免!」
  
畫面提示:中石油大連輸油管發生爆炸、大連新港碼頭油庫7月16日爆炸現場再發火情、大連碳化工不明臭氣泄漏,鄰廠中毒員工已出院。
  
畫面旁白:25平方公里的大孤山半島,事故連發的背後需要我們警惕什麼?


高危項目,別低調推進


  
《新聞1+1》,近日關注:高危項目,別低調推進

接著,在「高危項目,別低調推進」的後面出現了一些亂七八糟的畫面和音樂,白岩松的「新聞1+1」低調成「新聞1 -1」……在那些垃圾聲中消失了。高調推進的是臭大街的重播《焦點訪談》。

白岩松觸動了江系和薄熙來的雙重敏感神經

連白岩松都感到忿忿不平,「我還沒說話呢,你怎麼知道我說的話就不符合要求?!」

根據預告片,可以知道白岩松將要在節目裏談到大連的PX項目。白岩松並不知道,他可以談PX項目高危缺德,談不明臭氣泄漏有人中毒,但絕對不能談這是在「大連」發生的人禍!

大連是打破頭要當十八大政治局常委的薄熙來起家的老根據地,至今薄熙來在大連還有五處房子,連老婆谷開來都不知道他哪一天和誰睡在哪套房子裏。薄熙來在大連的種種惡行,就像江澤民在上海一樣。薄在大連和遼寧省當省長期間,利用一切機會提拔他的大連馬弁,所以儘管原遼寧省副省長李萬才在2009年5月23日調去大連市當市長,但此時薄的勢力在大連很廣很深。

在薄熙來眼裏,重慶不是自己的地盤,要想變成自己的地盤,那就得先血洗。所以他下狠手往死裏整那些土生土長的本地官員。而大連是薄唯一的安全島,所以薄用盡力氣去維護大連的形象。

白岩松談大連的醜聞,不但觸動了薄熙來的利益,而且還觸動了江系的敏感神經。現任遼寧省委副書記、前大連市委書記、前大連市長夏德仁是江澤民的親戚,2000年大連市委書記薄熙來拍馬成功,被江調到遼寧省任代省長時,夏德仁被提拔成大連市副市長,由於提拔的速度已經超過容忍度,所以夏德仁的簡歷從工作到成為大連市副市長是沒有具體時間表的,含糊其詞,一筆帶過。

2003年薄熙來任遼寧省省長時,當年1月份,夏德仁出任遼寧省委常委、大連市市長。要論信任,江對夏德仁沒的說,夏德仁對江更是沒的說,江特別喜歡到有水的地方去,大連是首選。江每次去,夏德仁都把江侍候的舒舒服服的。當然,夏德仁對薄熙來的歹毒、貪腐了如指掌。他們兩個都需要江澤民當保護傘,所以薄熙來罕見的對夏德仁容忍,夏德仁對薄熙來在大連的所作所為也只睜半只眼,閉上一隻半。

福佳大化企業年產70萬噸的PX化工項目,最初廠址設在廈門,引發廈門上萬市民上街遊行抗議,於是大連市委書記夏德仁批准接下這既污染空氣又危害健康,但又發財的大買賣。現在事情鬧大了,夏德仁在今年6月趕快卸下大連市委書記職務,跑到省裏當逍遙的遼寧省委副書記去了。6月27日上午,遼寧省委書記、省人大主任王瑉宣布中央決定:遼寧省常委唐軍由省組織部長改任大連市委書記。

中共十七屆政治局常委會裏,管宣傳的是江的鐵桿兒李長春,明年他就要退下,所以現在他既維護薄熙來的利益,更維護江親戚夏德仁的利益,說到底是維護自身退下後的安全。當薄熙來向李長春求救時,一個電話就把白岩松精心準備的節目給斃了。

一個大誤區:政治局常委會裏壞人占比例越大越好

從這個結局讓我們聯想到一個問題:在中共還沒有解體之前,中共中央政治局以及常委會裏面,有人性的占比例越大越好,還是越小越好?汶川地震和動車慘案的結局都告訴我們:即使他們裏邊沒有戈爾巴喬夫和葉利欽,那也是有人性的占比例越大越好。起碼在事故發生後不會秘密下那些不是人、殘害人的指示。

殃視《環球財經連線》女主持人秦方播報到2歲半小伊伊在宣布放棄對動車搜尋的20個小時後被發現時,忍不住哽咽流淚,受到了一致好評。D301出事動車的乘客胡丹琪事故後主動跑來溫州殯儀館當志願者,一邊為遇難者家屬做心理輔導一邊陪著流淚,被官媒拍下高清圖片,得到網友們的讚美。那麼溫家寶在天災人禍面前流出悲哀的眼淚,正是展現人性,壓制黨性,讓黨性無法發揮作用的時候。只有幽靈黨才會害怕,只有與中共擰在一起迫害人民的那些「不是人」,做「不是人的事」的畜生才會害怕,才會要趕他下臺。

很多報導透露,省委書記、市長、軍長,甚至將軍們用假名退黨的,他們覺悟後開始利用職權保護良善,下達有良知的命令,不配合邪惡的指示。誰知道溫家寶有沒有退黨,也許他就在這個權力位置上盡自己的微薄之力。

李長春最近連續封殺白岩松主持的直播節目,以為不讓他說話了就杜絕了隱患。其實恰恰相反。老百姓都知道黨的話要反著聽。白岩松從殃視最倚靠最信任的男主持人變成最不得煙兒抽的坐冷板凳者,說明他離「黨的喉舌」角色越來越遠了,這是好事情。另一方面,也讓那些受蒙蔽的觀眾恍然大悟:原來每天在CCTV黃金時段雷打不動的玩意兒都是「氰化鉀」啊!△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