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熙來動手了!胡錦濤,你在這問題上沒有退路(多圖)
 
蕭良量
 
2011-8-16
 

8月14日,大連上萬憤怒市民抗議福佳大化PX項目,劍指薄熙來、夏德仁!

【人民報消息】胡錦濤,大連上萬憤怒市民抗議福佳大化PX項目,不只是PX項目問題,它牽扯到一個更大的問題。在這個問題上,薄熙來動手了,周永康動手了。在這個問題上,胡錦濤,你連裝瞎的餘地都沒有了。

談這個問題,要從夏德仁被薄熙來提拔為大連市副市長說起。

夏德仁為何被薄熙來提拔為大連市副市長


夏德仁對薄熙來亦步亦趨。
在2003年1月之前,夏德仁從一個東北財經大學財政金融系的副主任、校長助理,爬到副校長(主持工作)和校長的位置上,都與他的見風使舵、溜須拍馬分不開。

北京四中初中一年級學歷的薄熙來1993年到1999年任大連市市長,為了充面子,到處要文憑。還別說,在1996年到1998年期間,薄熙來還真有了博士文憑,雖然薄熙來本人沒當過一天博士生,但文憑決不是假的,是東北財經大學的正式文憑,是由當時的東財大校長夏德仁頒發的。

說起來還有段故事,當時薄熙來看中的是大連理工大學的博士文憑,於是派秘書去找其老學究校長金同稷商量。

薄的秘書假惺惺的說,薄市長想攻讀博士學位。金校長信以為真,說:好啊,市長認識到知識的重要這是大連市之福啊!秘書說:但您知道薄市長日理萬機,恐怕抽不出時間上課,這點貴校能不能通融一下?校長面有難色,說:理工大學有明文規定,必須修夠多少學分才能頒發博士學位,這樣做恐怕……不妥。兩個人雞同鴨講,話不投機,秘書的臉子越來越往下沉,最後說,我要趕回去向薄市長匯報。就摔門而去。

沒完成任務,回去是要挨罵的,秘書情緒低落到底谷。心情正煩亂之際,車子正好經過東北財經大學,秘書靈機一動:何不到東財大試試。於是奔向東財大。當時的東財大校長是41歲的夏德仁。夏校長一看是薄市長的秘書,趕緊往裏請,並陪笑道:是哪陣風把您給吹來了?秘書開門見山:薄市長想攻讀博士學位。奸滑的夏校長一聽趕緊說:薄市長選中我們東財大是我們的福分哪,我們歡迎還來不及,但薄市長工作那麼忙,恐怕抽不出時間來上課吧?沒等秘書說話, 夏德仁接著說:這沒問題,以薄市長的絕頂聰明,那點課不過是小菜一碟。課可以不用上。那作業呢,也可以不用做。

夏德仁怕自己升官的好機會跑了,又說:我有一個建議, 你可以回去跟薄市長匯報一下,我們最近有幾個博士要畢業,能不能就把薄市長的博士學位和他們一起辦了?儀式還是要有的,這樣你看薄市長啥時有空,通知我們一聲,我們提前做好準備,把場面搞的大一點、喜慶一點。薄市長肯屈就當我校的博士生,財經大學是蓬蓽生輝啊!

秘書一聽大喜,飯也沒吃趕緊去向薄市長匯報。 薄市長就這樣帶上了博士帽,而夏校長也從此官運亨通。薄市長對於任何不舔他屁股的人絕對耿耿於懷,雖然拿到了東財大的博士文憑,但還是不肯放過收拾大連理工大學的機會。

很快,薄熙來就找到了報復的機會,當時正是大連房地產熱,大連理工大學在市裏黃金地段一二九街有一塊地皮,也想拿出去賣個好價錢,於是以「補充教育經費不足」打報告到市裏。市長薄熙來說:好啊,但地皮不是你的,是政府的,賣地的收益咱們兩家分成,就二八分成吧,政府八、你們二!

這下,薄熙來伸手向大連理工大學要博士學位未果而施加報復的醜聞才被傳了出來。正好趕上換屆選舉,老校長自知給學校惹下大禍,於是「主動讓賢」。新校長趕快努力修補與市長的關係,但薄熙來鼠肚雞腸,得罪了他,他非要把人置於死地而後快。後來,大連理工大學建圖書館需要錢,打報告給市政府,薄熙來稱「大力支持」,但只給了一萬元的奚落費。有些人認為薄做的太過份了,於是薄熙來醜聞在大連高校更成了公開的秘密。薄當然為此付出了代價,在官方網站的簡歷中,他沒敢秀自己的「財經博士學位」。

夏德仁坐上了死亡「動車」

通過要文憑一事,薄熙來發現夏德仁不是個搞學問的呆子,絕對是個可靠的政治助手。於是,薄熙來在任遼寧省委常委、大連市市委書記和市長期間,把夏德仁提升為大連市副市長。在此任期間,夏德仁追隨薄熙來,各個方面亦步亦趨,其中就包括鎮壓法輪功。

江澤民到大連時,薄熙來使出渾身解數,要贏得江的嘉獎,除了在廣場放上江的巨幅畫像,還向江匯報鎮壓法輪功的情況,讓江大為滿意。夏德仁是江的遠親,本來沒有來往,江此次去大連,算是夏德仁的一個意外收獲。江回京後,一句話把薄熙來提拔成遼寧省代省長,把夏德仁提拔成遼寧省委常委、副省長。從此夏德仁坐上了死亡「動車」。

2001年到2004年,薄熙來任遼寧省省長,與省委書記聞世震關係緊張到見面不說話。夏德仁是薄熙來的人,薄熙來實在呆不下去,要去北京任商務部長時,2003年1月,副省長夏德仁被送回大連任市長。

現任遼寧省省委副書記的夏德仁在當遼寧省副省長、大連市長和大連市委書記時,繼續江澤民和薄熙來的政策,沒有停止過強力鎮壓法輪功。

2002年2月7日,時任遼寧省副省長夏德仁和時任北京市市長劉淇因濫施酷刑及反人類罪行在美國被起訴。

2003年,首位在美國被裁決有罪的是時任湖北省公安廳廳長兼610辦公室副頭目趙志飛,紐約州南區地方法庭法官對趙志飛進行了缺席審判(事前已逃回國內的趙志飛沒有對這些指控進行辯護)並判決趙志飛必須承擔對原告的賠償金,這包括原告要求的懲罰性和名譽性賠償金。

2003年6月,美國舊金山法官愛德華-陳(Edward M. Chen)拒絕給予前北京市長、現任北京市黨委書記劉淇和前遼寧省副省長、時任大連市市長夏德仁以「外國元首豁免權」。在陳法官提交給法庭的報告中,這兩名「中國」官員都因監督酷刑折磨法輪功學員而被確認有罪。

2004年2月9日,時任大連市市長的夏德仁依然在大連市第十三屆第二次會議上支持鎮壓法輪功。

2004年3月30至31日,在日本東北地區最大的城市仙臺舉行了「2004年日中經濟協力會議」,中國東北三省及內蒙古派出包括大連市市長夏德仁在內700多人的代表團來參加此次招商活動。在電梯上被法輪功學員面對面警告「不要再迫害法輪功」。其餘的官員沒一個人出聲。

2004年10 月28日,美國聯邦法庭北加州法庭判決劉淇和夏德仁對酷刑、殘忍、非人道、任意關押等承擔責任。

2005年9月27日中午時分,時任大連市長夏德仁率代表團來到奧克蘭市政府與市長 Jerry Brown會面。這是夏德仁第二次來加州。舊金山灣區的法輪功學員在市政大樓與夏一行相逢。法輪功學員將美國聯邦法庭的判決書遞交給他。大信封裏裝有美國聯邦法庭北加州法庭關於夏對迫害法輪功負有責任的判決書,以及在2002年2月法輪功學員起訴夏的相關資料。

夏德仁一直關注著江澤民等人的被起訴案,知道法輪功學員遞給他的是什麼,所以他緊張的把裝文件的信封推向一旁,其隨從均無人敢接下。另一位法輪功學員張女士也見到了夏,並在與其握手時說:「你不要迫害法輪功。」夏德仁連說:「好的,好的。」

但是,從2003年1月到2009年5月,在夏德仁擔任大連市長期間,大連沒有停止過鎮壓法輪功。從2009年5月到2011年6月,夏德仁擔任大連市市委書記期間,大連依然沒有停止過鎮壓法輪功。

大連PX項目的背後黑手在中央


晚上抓捕市民的和白天維持秩序
的不是同一批警察,這些人是從
外地調來的警力。
2011年6月宣布被調去當遼寧省省委副書記的夏德仁,在大連PX項目遭到萬人大遊行抗議時,在周永康和薄熙來的指示和配合下,在夜間對示威民眾進行抓捕。

颱風「梅花」8 月8號過境遼寧大連市,大連地區風力高達8級,海浪高達20米,沖垮了在建的福佳大化防波堤壩,決堤造成海水倒灌廠區,危及只有 20 米之遠的有毒原料 PX 儲備罐,20-30米高的PX(對二甲苯)儲備罐,每個儲備罐占地面積約一個籃球場大小,一共20個。當局緊急調派上千軍警搶險,並宣稱險情已被控制,無化工原料泄漏,但是,政府說話能信嗎?於是成千上萬的居民冒雨大逃難。

央視3名記者以及其它媒體記者急忙前往現場採訪竟遭到圍毆,化工廠幾十名員工在廠領導的帶領下,圍攻毆打記者,搶奪砸壞攝影器材。陪同記者採訪的大連市委副秘書長、市委宣傳部外宣處長以及大連金州開發區公安局長,也都遭到圍攻。央視名嘴白岩松8月9日晚9點半主持的最新一期《新聞 1+1 》要評論大連PX項目,在預告片後被「槍斃」。

正因為有薄熙來、夏德仁等人的利益在其中,福佳大化企業才敢叫囂:誰敢進來就打死誰!

大連市7月16日整個領導班子大換血,唐軍接替了夏德仁任大連市新的市委書記。在唐接任前,大連市是以孫春蘭、張成寅、夏德仁為首的江薄人馬掌控。 到現在,唐軍上任只有將近一個月的時間。算他倒霉,上任三天,薄熙來和夏德仁的膿包就熟透擠破了兩個。

7月16日,中石油大連石化公司著火事故不可謂不驚心動魄;7月18日凌晨,勝利路東段改造工程南山隧道發生塌方,造成12名工人被困。接連遇上二個重大事故災難,唐軍親自趕往現場指揮工作,訪民認為由於他處理得當,避免兩次重大人員死亡。夏德仁在此時還沒有離開大連,但這二次事故他都沒有去現場,彷彿與他沒有任何關係一樣。

最蹊蹺的是,當國防部長梁光烈到大連市跟唐軍會見時,夏德仁卻詭異的出現了。而且一路陪同,使非江薄系人馬的唐軍沒有與梁光烈單獨談話的機會。

福佳大化企業年產70萬噸的PX化工項目,最初廠址設在廈門,引發廈門上萬市民上街遊行抗議,於是大連市委書記夏德仁批准接下這既污染空氣又危害健康,但又發財的大買賣。

《中國經濟網》報導說,福佳大化PX項目與防波堤都屬於未批先建工程。而且,不符合須在距離城市100公里以外設立廠址的國際規定。決堤事件發生後,大連市政府說成立調查組對PX項目搬遷問題進行論證,並盡快提出方案。

如果不是颱風「梅花」過境遼寧大連市,沖垮了在建的福佳大化防波堤壩,大連人還不知道生命危在旦夕。開始,當地民眾只是在網上怒罵剛剛調走的前大連市委書記夏德仁。但8月9日晚白岩松主持的評論大連PX項目的《新聞 1+1 》被「就地槍決」後,大連人才知道事情的嚴重性,知道夏德仁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和常委會有黑手支撐。

於是,8月14日大連已經有數萬民眾舉行遊行抗議活動,要求福佳PX工廠「滾蛋」,並要求公開有毒原料有否泄漏出來的真相。

薄熙來動手了


大連市委書記唐軍喊話,保證搬走PX項目。
剛上任的大連市委書記唐軍火兒大了,他說PX必須遷走,否則他不幹了!唐軍知道,PX不遷走,遲早要出大事,那樣他就不是丟不丟烏紗帽的問題了,而有可能成為替黨「排憂解難」的祭品。

面對上萬憤怒的民眾,剛上任一個月的唐軍站在一輛警車上對著話筒聲嘶力竭的保證,說立即停止PX生產,並準備搬遷。但他說話並不算數,因為大連市委裏薄熙來的勢力依然非常強大。薄1992年任遼寧省大連市代市長到2004年結束遼寧省長任職,在這裏呆了12年,要是從1984年當遼寧省大連市金縣縣委副書記開始算,薄在這裏已經混了20年。

白天,唐軍默許大連百姓的遊行抗議活動,除了上午有小衝突外,基本上警方和特警表現比較克制,甚至撤離一些敏感地帶。警方和特警都很放鬆,有的還笑嘻嘻的。


警察的笑容已經說明他們是站在哪一邊的。
但薄熙來可沒有放鬆,他絕對害怕十八大前自己的後院著大火,於是下令白天用攝像機把遊行抗議的民眾拍攝下來,然後拿到各派出所、居民委員會去對號入座。晚上趁黑把他們都收拾了。

8月15日下午,從瀋陽調來有12輛大客車的特警,都是虎躍快客那樣的大巴,這些特警不是白天的那批特警,這些黑夜才出行的特警面目很兇。他們把在錄像鏡頭上露臉的,全部都抓起來。大約有3、4百人被拘留,他們還下狠手打了不少人。白天的特警透露說,這些人來頭很大,是周永康、薄熙來發令,夏德仁親自布置、安排的。他們也管不了。

這些黑夜才出來抓人、打人的特警,有個最明顯的特點,就是把民眾維護自身權益的抗爭裁贓到法輪功身上,說抓到的那三、四百個反對PX項目的民眾是「煉法輪功的」。言外之意是什麼呢?「煉法輪功的」是殺是關是酷刑是活摘器官,可以隨便處置!

胡錦濤,你在這個問題上沒有退路

胡錦濤,江澤民在2002年十六大把「總書記」和「國家主席」位子交給你的,2004年十六大四中全會,江澤民被迫交出了軍委主席權力,今年是2011年,你明年都要退休了,在江澤民只差拔喉的時刻,江系人馬和薄熙來還敢拿出10年前天天使用的謊言來對付你,這說明什麼?

去年癌症晚期的江澤民已經知道自己時日不多,今年1月份開始在香港雜誌上給你脖子上套絞索,說他自己生平最後悔的兩件事中,其中之一是鎮壓法輪功。江昭告天下:他後悔鎮壓法輪功。那麼是誰在繼續鎮壓法輪功、要求俄國、韓國、新加坡等國把避難的法輪功學員遣返回中國大陸,並施以酷刑?


酷刑後的高律師臉部變形,容貌和神情
都與過去判若兩人。
2006年8月15日,中國維權律師高智晟於山東其姐家中被秘密拘捕,同年12月高智晟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緩刑五年。到2011年的8月15日,已經整整5年,應該釋放的日子已經過去了,高智晟在哪裏?!揭露江「二奸二假」在去年才被秘密關押起來的呂加平又在哪裏?

今天,胡錦濤,你看到了,大連人民的生命危在旦夕,當民眾起來要求最起碼的生存權力時,江的侄女婿周永康、江的鐵桿兒謊言簍子李長春和連親爹都置於死地的魔鬼薄熙來、夏德仁等人,抓捕毆打數百民眾,只為了逼迫他們承認自己是法輪功學員!

胡錦濤,在江澤民無法發號施令的時候,在你依然三權在握的時候,江系和薄熙來動手了,鎮壓民眾,以「鎮壓法輪功」的名義!因為在你當政的九年期間,這個理由至今沒有宣布不合法!

他們要把你也一起拖下地獄……,胡錦濤,你要權力、你要地盤,你要這,你要那,但你首先得要有命。△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