拔喉江10分鐘就完 十八大不必現在忙活(圖)
 
姜平
 
2011-8-10
 

江家幫救主!

【人民報消息】中共中央的頭兒是從三人開始,後增加成五人到七人,只有十六屆和十七屆是九人。原因是江澤民要他的親信們各把一攤兒,從各個角度保衛他。

六四前夕,1989年5月份,江澤民代替趙紫陽任總書記。到2002年11月十六大召開,江當政13年。

十五屆政治局從2001年到2002年11月8日召開十六大之前,一共開了5次會議,5次會議都決定讓江澤民交出黨政軍三權。但江澤民在2002年退下前,講條件說自己退下可以,但必須同意把他的親信們塞進政治局及常委會,元老們為了讓江趕快下臺,只好答應其條件。他們想不到後來江的鐵桿親信們一直在政治局常委會以多數票來鉗制胡錦濤和溫家寶。

離十六大還有17 天,江終於如願以償,奔赴美國小布什農場「吃烤肉」,2002年10月22日當江第一站到達芝加哥時,即被法輪功學員以「酷刑罪」「反人類罪」起訴成功。

江還沒回京就開始琢磨,如何保住槍桿子,江對該退休的將軍張萬年設騙局說,你保衛我再當軍委主席,我保證你當下屆國防部長。於是,十六大一中全會上,張萬年等20名軍官對胡錦濤進行突然襲擊,用槍桿子逼胡同意讓江再留任一屆軍委主席,沒有軍隊人脈的胡錦濤慘白著臉點了頭。結果江留了任,折騰到十六大四中全會,而張萬年鬧了一身臊,灰溜溜的回家了。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任期最多兩屆

十七大政治局常委:胡錦濤、吳邦國、溫家寶、習近平、李克強、賈慶林、李長春、賀國強、周永康

十六大政治局常委:胡錦濤、吳邦國、溫家寶、賈慶林、李長春、黃菊、曾慶紅、吳官正、羅幹

中共有個規定,政治局常委連任兩屆,必須卸任。十七屆常委九人中胡錦濤、吳邦國、溫家寶、賈慶林、李長春都已經任滿兩屆,必須退下。只有習近平、李克強、賀國強和周永康四個人只做了一屆。

新常委上限68歲

中共還有一個規定,新一屆常委的上限是68歲。

生於1939年7月的曾慶紅,到2007年10月召開十七大時68歲,從2006年他就折騰,甚至絞盡腦汁要把常委退休上限改成70歲,結果忙活了半天,引起眾元老極大反感,不但老規矩沒改成,反而被踢回家去了。

賀國強生於1943年10月,到2012年10月是69歲,已經過了新一屆常委的上限,周永康生於1942年12月,比賀國強還大一歲,所以更不可能再被考慮。

按照年齡來說,十七屆常委只有習近平和李克強有資格繼續連任。而且他倆已經被安排在國家副主席和第一副總理的位子上,等待接胡溫的班。

按照歷屆政治局常委名單及人數來看,假如十八大能夠召開,那麼常委名額從十六屆的九人恢復到十四大、十五大的七人,或十二大、十三大的五人都是非常可能的。

拔管子江10分鐘就完

江澤民已經是個活死人,禦醫透露說,「拿下他的呼吸機,10分鐘之內,心跳就會停止!但是醫療小組不能作決定拿不拿下,這要由上面發話。」「沒發話之前就是熬時間,熬到什麼時候心跳停止,什麼時候算。」

周永康雖然是江一手提拔到常委會的家裏人,但江挺屍了,周永康有時間爭下屆連任,可沒時間去看老江,王冶坪門前冷冷清清,精神不好,身體也越來越差,家裏人擔心,會不會走在老江前頭。

王冶坪老姐妹說:「那個不知自己能吃幾碗乾飯的,現在省飯了。」王冶坪埋怨說:「哪怕不會說話,能點個頭、搖個頭也好,這樣不死不活的,誰還來看他啊……我算看透了,沒個好東西,一幫勢力眼!」

江澤民當初到鄧小平家更是個勢力眼。記得江澤民初入鄧府,人脈不熟,人事不清,對誰是鄧老的秘書、護士,哪個是鄧老的外孫、親屬,甚至誰是勤雜人員、保安人員統統都分不清爽,在走廊裏無論見到誰,都微微側著身畢恭畢敬地說:「您先走」,令人啼笑皆非的是連見了孩子也不例外!

鄧小平的煙抽得特別利害,為了他的健康,煙還是特制的。護士不但要保證讓他按時吃藥,還要提醒他少抽煙。當鄧小平剛抽完不多時又要抽時就得勸阻。但不會抽煙的江澤民則不然,江居然能在眾目睽睽之下奮不顧身地從口袋裏拿出早已準備好的打火機,突然點著火遞到鄧小平的眼前,讓眾人錯愕不已。

更鮮為人知的是,連護士或警衛員給鄧小平端茶遞水拿拖鞋的事,江都大包大攬了。江澤民常常在護士或警衛員已經伸出手之後,仍不顧一切地衝到前頭去倒水或從地上拎起拖鞋來,讓那些工作人員表情非常詫異和尷尬。江澤民當年還為去鄧爺爺家玩兒的小太子黨們搶著倒水呢。

鄧一咽氣,江澤民怕自己的醜聞外泄,馬上把鄧家所有的工作人員調到偏遠地區。還狠整鄧小平的二兒子鄧質方,把鄧妻朱琳逼得差點自殺。王冶坪埋怨別人勢力眼,「最勢力眼、最不是東西的就是江澤民!」這是鄧家前工作人員的最中肯評語。

十八大前景

從十六大、十七大的政治局常委的任命,可以看出江系的勢力越來越小、越來越弱。

十六大期間,政治局常委中,江的攝政曾慶紅是唯一的國家副主席;江親信裡的中間派吳邦國擔任人大委員長,吳官正擔任中紀委書記;江的鐵桿兒親信黃菊是第一副總理,賈慶林是政協主席,李長春是統管傳媒的一把手。羅幹和他們都不一樣,他並不是江的人,但江不能不捏著鼻子把羅幹送進常委會,因為當時江找不到一個像羅幹這樣可以幫助自己維持對法輪功的鎮壓。

十七大之前,折騰最兇的兩位,曾慶紅下臺,黃菊癌症死亡。幫助江鎮壓法輪功的羅幹也因為年齡下了臺。江的勢力相對減弱了很少。

在十八大人事安排上,賴昌星的被遣返,讓自身難保的賈慶林「自律」還來不及,哪裏有能力安排接班人。動車事件讓中宣部成為眾矢之的,李長春想讓江親信、政治局委員、中宣部部長劉雲山接替他管理傳媒,連元老們都搖頭說:「這個劉雲山當個科長都不夠格。」

中紀委書記賀國強當重慶市委書記時,江想讓他連任,但市委幹部堅決不選他,江還派朱鎔基去重慶做工作。賀國強唱票時最精彩,把別人的票唱到自己名下,結果發生得票數超過出席人數的大笑話。

胡溫當政後,暗地派人調查江澤民在鎮壓法輪功的高峰期間私自使用了多少國家財力,並把這些材料保存起來。這些財力的使用情況朱鎔基不知道,江是瞞著朱總理幹的。江知道胡溫的舉動後,急於找個可靠的人繼續維持鎮壓,此時四川省委書記周永康正愁沒機會向江表達忠心,兩人一拍即合,江讓周永康進入江家,成為侄女婿,然後讓他接替羅幹成為政法委書記。周永康也不辜負江的期望,先派人撞死自己的老婆。

和一些元老和軍頭們聊了聊,他們的意見驚人的一面倒,認為對於薄熙來根本不需要再進行什麼考察,「知子莫過父,你再考察,你能比薄一波還了解他兒子?!」

薄一波說啥:「文化大革命中揀了條命,別說人要整死咱們,江青一宣布我是叛徒,連我兒子小熙來也給我一頓鐵拳,把我打得眼前一黑摔倒在地上,這個狠小子,又照前胸踏了我幾腳,當時就有三根肋骨被踹斷,看他這個六親不認,手毒心狠連他爹都往死裏整的樣子,這小子真正是我們黨未來的接班人的好材料。今後肯定會有大出息。」

還有誰進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會?那要看推薦者是抱著什麼目的。其實這還是次要的,重要的是,不知今年還會發生什麼事,明年還會發生什麼事。

現在就安排十八大人選,說不定全瞎忙活了。△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