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警告:地方官統統在黨的砧板上(多圖/更新)
 
李子木
 
2011-8-5
 

地方官統統在黨的砧板上!

【人民報消息】新華網8月4日的頭版頭條是《地方官員在傾聽中轉變執政方式》。

地方官員在傾聽中轉變執政方式?傾聽誰的話?從什麼執政方式轉變成什麼執政方式?按照誰的執政方式才可以繼續當地方官?白岩松應該是一個最典型的教官。

電視節目主持人白岩松為何受到黨的青睞

2007年8月31日《中國青年報》刊登了白岩松寫的一篇短文《成為優秀主持人首先要有人品》。文章說:很多年前,有一位學大提琴的年輕人去向20世紀最偉大的大提琴家卡薩爾斯討教:我怎樣才能成為一名優秀的大提琴家?卡薩爾斯面對雄心勃勃的年輕人,意味深長地回答:先成為優秀而大寫的人,然後成為一名優秀而大寫的音樂人,再然後就會成為一名優秀的大提琴家。

2008年剛過完40歲生日的白岩松本人並沒有追求做一個「優秀而大寫的人」,因此獲得了中共頒發的「金鷹獎最佳電視節目主持人獎」。

2009年白岩松已經是訓練黨官如何迷惑和鎮壓百姓的教官,更是第一個訓練黨官的電視節目主持人。

2009年6月25日殃視《新聞1+1》播出的《石首,為何再度「失守」?》的節目實錄對話。主持人是董倩,新聞觀察員是白岩松。董倩問白岩松:「全國縣委書記和縣公安局長的大輪訓剛剛結束不久,在石首就遇到了一次實戰考試,當地一名廚師的非正常死亡卻引起了當地的群眾性事件。從事發到現在9天的時間過去了,石首官員到底交出了一份什麼樣的答卷呢?這名青年廚師的死亡是在17日晚上8點,然後政府發出了自己的聲音是在19日,中間就隔了18日,你怎麼看待隔的這一天?從現在看,19日你不能說它早,但是應該是不晚吧?」」

做政府新聞發言人培訓工作的白岩松說:「當然晚,當然晚」,「在處理這個石首事件的時候,我想所有人都會有一種感觸,我們當地的政府所擁有的主動的最佳時機被自己給錯過了,一下子把自己的工作變得被動。一旦當政府的聲音不能主動在第一時間傳播的時候,你要知道在傳播上咱們是有一個規律的,任何聲音當第一時間占據了人的腦海,不管它是正確的還是錯誤的,你後面想再用新的正確的聲音去覆蓋它是非常難的事情,你已經變得非常被動了。所以這個事情的第一個要總結的問題是為什麼不主動,而變成被動。 」

任何聲音當第一時間占據了人的腦海,不管它是正確的還是錯誤的,你後面想再用新的正確的聲音去覆蓋它是非常難的事情。

搶先說謊,這就是白岩松教授給黨官們的秘訣。

2010年,白岩松成為殃視年歷的首頁人物。

訓練黨官的白岩松也不能自主言語


白岩松連線溫州
一個受到如此青睞的白岩松僅僅因為在殃視7月25日晚的《新聞1+1》節目中溫和的批評了鐵道部新聞發言人王勇平,於是這期節目遭封。

白岩松在節目中說:「就是(王勇平)這段話,現在我們可以再把屏幕定格在那兒,我為什麼會不太認同呢?我們不能把技術是先進的,就等於合格,就等於我們擁有信心。……」「舉一個例子,比如我們形容一個人身體非常健康,怎麼去說呢?說他心臟功能40歲像20歲一樣,肝、肺都是40歲像20歲一樣,你覺得他身體好極了是嗎?但是他弱智。你能說他是健康的嗎?只有當他各種身體器官,包括智慧、大腦全部是健康的,我們才可以得出健康的結論。因此,只有技術是先進的這一點不能說是合格的,也不能等同於信心,需要一個綜合運營下來,給予我們一種先進的感受。」「我幫他統計了一下,他向所有的記者和在場的人員提出這種反問,你們相信嗎?一共提出了不少於三次。他的回答是我相信。是,我相信他必須得說「我相信」。但是你要問我呢?我的答案是,一個多月之前我願意相信,但是現在我不敢信,不能信,我就是簡單地信了,對鐵路糾錯也不一定很好,要想真信,有很多的工作要做。」

2011年7月23日的溫州動車事件,政治局常委周永康下達命令,政治局委員、副總理張德江傳達命令,鐵道部部長執行命令,鐵道部新聞發言人王勇平開記者會自言中國高鐵技術是先進的,「仍然具有信心。」但記者會後他是坐飛機回北京的。

有網友發布「靠譜消息」稱,「白岩松在CCTV《新聞1+1》中質疑高鐵、批評王勇平的節目播出之後,由央視副臺長孫玉勝親自下令,《新聞1+1》停播」。殃視記者在自己微博上闢謠說:白岩松的節目「只停播一期」。

而殃視製片人王青雷卻被黨毫不猶豫的解雇。據知情人說,因為他是製片人,是指揮主持人進行報導的,這個節目措辭強烈的批評「當局」讓黨心驚肉跳,「肯定要有一個人負責,所以他就站出來負責了。」

節目播出的第二天,王青雷在其微博上表示,「一個國家只要還有一個不畏強權針砭時弊的記者,這個國家就還有靈魂。」「中國,很有!是的,我也想說,一個民族的良心只要不被淺薄的貪婪和無情的冷漠所吞沒,這個民族就永遠有未來。」

王青雷是個漢子!

和其他媒體人相比,備受黨賞識的白岩松的批評沒有談到問題的實質問題,但這樣也不行,哪怕一次也不行!不知白岩松是否能從中醒悟,做黨奴是悲哀的。

這決不是鐵道部一家的事

有網友很明白溫州動車事件決不是鐵道部一家的事,帖子說「中宣部負責刪稿,新聞辦負責刪貼,鐵道部負責刪車,公安部負責刪人。」

動車相撞事故剛剛發生,大陸媒體記者迅速報導了該事件。但僅過幾個小時,記者們就接到中央宣傳部、新聞辦公室和其它有關部門的該如何報導和報導什麼的指令。中宣部的密令就下達給了各媒體,要求報導不要偏離方向,此後一天更是連下三次通知,內容包括各傳媒不要派人到現場採訪,召回已經在事故現場的記者,死傷數字以當局發布為準,不得追查事故原因,不得加以評論、不得將事故與高鐵發展混為一談。同時,當局要求電子媒體報導不能太密,各級傳媒亦要管好旗下報章、雜誌及網站等。新浪網就刪帖10萬。

中宣部針對如何報導還提出了具體要求,如減少報導規模,重點報導好人好事,報導救援工作如何有利,以及人間有大愛等。也就是說,要通過報導,將壞事變成好事。比如,死難者家屬的痛不欲生的畫面和聲音盡量少出現在電視廣播中,而溫州市民捐款捐物捐血則要連篇累牘報導。說白了,老百姓自發的善舉要變成黨的「豐功偉績」,要說成是黨的「陽光雨露」哺育的結果……

黨並不在乎動車人為慘劇,黨在乎的是它體制的動搖和崩潰。

貴州電視臺的《欣聞非常道》主持人王欣在節目中說:「這樣的一個動車載了多少人,有回家的學子,有出遊的、有和和樂樂的一家人,可是這列動車帶他們去的是天堂還是地獄呢?在你們道貌岸然、溫文爾雅的面對鏡頭作出承諾的背後,有多少可恥的、臭不可聞的、血淋淋的、赤裸裸的腐敗。」「7.23特別重大事件,它將永遠成為一個沉甸甸的問號壓在中國鐵道部的心上,它拷問著你們的良心,拷問著你們的責任感,拷問著你們的使命感,它拷問著你們是否廉潔奉公、恪盡職守,它拷問著你們什麼時候才能重新獲得我們的信任!」

如果說王欣還只限於拷問中共國鐵道部,但他已經談到了良心、責任感和使命感。

7.23撞車後的第二天,一位大陸記者在他的微博中涉及的就不僅僅是鐵道部了,他寫道:「中國,請您減慢你與衛星同速的步伐,等待一下你的人民,等待一下你的靈魂,等待一下你的道德,等待一下你的良心!我們不再需要火車的出軌,橋樑的崩潰,道路的陷阱,及房屋的倒塌。請放慢你的步伐,讓每一個生命擁有自由和尊嚴。不要讓任何人遭到時代的唾棄。讓每個人能夠平和地實現其目標。」

讓中共邪惡體制徹底遠離中華大地


這個雕塑叫中共「立馬滾蛋」!

令人深思的是,鐵道部發生的事情,有六個「黨和國家領導人」出來介入,政治局常委、「國家主席」胡錦濤、總理溫家寶對鐵道部的指示,與江系中共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和政治局委員、副總理張德江的指示恰恰相反。政治局常委、專管傳媒的李長春和政治局委員、中宣部長劉雲山負責配合周永康和張德江轉移輿論視線和掩蓋真相。

2008年的四川汶川地震事件,我們曾看到,總理摔了電話,軍隊也按兵不動,總參謀長陳炳德遵從江澤民的命令72小時黃金時間拒不救人,不但得胡錦濤親自跑到成都以示支持溫家寶,而且還得一次次的給陳炳德打電話詢問,而陳炳德卻主動打電話給前軍委主席江澤民請示。

溫州動車事件,胡錦濤、溫家寶發布救人指示,鐵道部竟敢不執行,而執行江侄女婿周永康的黑指示。從中我們可以看到,在中共中央最高層,誰最能代表中共黨的邪惡和殘忍,誰就有恃無恐。

所以,要想讓一切罪惡徹底遠離中華大地,也唯有鏟除這個世界上最邪惡的恐怖軸心體制,而不是僅僅砸爛鐵道部。

就在網民們義憤填膺的痛斥鐵道部時,8月4日中共在新華網居高臨下的發表頭版頭條《地方官員在傾聽中轉變執政方式》。把所有的責任推給了必須執行它命令的黨官們。

地方官員是中共中央任命的,中共是按照這個地方官是否聽黨的話來決定是否任命他。如果有「地方官員在傾聽中轉變執政方式」的話,那麼也只是改變「方式」。而不是改變「體制」。這對人民只能更有害。

不過,這個頭版頭條卻在起著警告中共各級黨官的作用:如果你們不把執政方式轉變的更狡猾更黑箱,那麼出了事你們要負全責。△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