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必亡!中國不存在十字路口(圖)
 
李威
 
2011-8-7
 

中國共產黨亡
(貴州省平塘縣掌布鄉「藏字石」風景區門票圖案)

【人民報消息】2002年6月在貴州境內黔南州平塘縣掌布鄉桃坡村掌布河谷風景區發現了2.7億歲的巨石,五百年前掉落,崩裂成兩塊,其中一塊巨石斷面內驚現排列整齊的六個大字「中國共產黨亡」。其中「國」和「產」兩個字是正體字,剩下的四個字就是中共非法統治後,編造的所謂簡體字:「中」「共」「黨」「亡」。

中國共產黨亡是天意,天意難違。

十六屆中共政治局九常委聞風分別低調跑貴州去驗證,回去以後,都趕快把親屬子女做了新的安置。

現在是2011年8月初,美國首都華盛頓日前舉行了一個演講會,主題是「中國站在十字路口:民主改革還是面臨垮臺」。

首先這個題目就不妥,把「中國」和「中共」混淆在一起了,「中國」有著五千年文明史,而「中共」是遊蕩在歐洲上空的幽靈怪物(中共語);「中國」的政府「中華民國」從來就沒有垮臺過,到2011年正好是百年;而「中共」這個幽靈怪物以齷齪手段建立的非法政權「中華人民共和國」不是中國的政府,從來就不是中國的政府,與中國沒有任何關係。如果說有關係的話,那就是這個恐怖邪惡政權62年來一直殘害、欺壓和剝削著中國人民。

中國沒有十字路口可站,中國只有一條路可走,那就是解體中共,讓五千年的中華文明再塑輝煌!邪黨也只有一條路可走,那就是貴州「藏字石」所預言的「中國共產黨亡」。


日本綜合研究所首席高級經濟分析師吳軍華
這場演講的主講人、伍德羅威爾遜中心公共政策學者、日本綜合研究所首席高級經濟分析師吳軍華認為,「確保國家穩定的前提,是提升公眾話語權,而不是壓迫人民」。

這話說的不錯,但「提升公眾話語權,而不是壓迫人民」的前提又是什麼呢?是要保證這個執政的政府是個三權分治、被人民監督的政府,說白了,必須是個「人」管理人的政府。

但,中共宣稱自己是個外來的「幽靈怪物」,也就是承認自己和人類不同祖宗不同種兒,那它是沒有資格統治人的國家的。既然沒有資格掌權,那麼談論什麼提升「人」的話語權、不壓迫「人」之類的話題,豈不是浪費時間?!

至於說「如本世紀初,中國的銀行的不良貸款占總貸款的40%,而這一大批壞賬卻沒有造成經濟增長放緩。相反,近十年來中國經濟發展依然迅猛。銀行的不良貸款得到清理,並且在海外上市。如今,中國的銀行已經排入全世界最有價值的公司的行列。」這個謎底中共國的一個小縣長就能回答了,因為這是禿子頭上的虱子。但對於吳軍華來說卻是個謎團。

為什麼?因為吳軍華是正常社會的首席高級經濟分析師,她只能分析正常社會的經濟運作,而無法得知也無法想象中共邪靈的經濟黑箱作業。

曾在中國進行投資的臺灣富豪王永慶和香港紅色資本家、中共政協副主席霍英東都被地方小破官兒連續敲竹杠。霍英東生前曾驚呼:蓋一個圖章就能搞死你!這種事在日本不會發生。

在中共國,除了極少數公司之外,絕大多數公司的會計都知道要準備三本到七本假賬,對付各種不同單位的查稅。中共國的人民幣印製工廠,24小時三班倒趕印,這種事在日本也不會發生。

那些西方大財團自從進入中國後,也學壞了,知道搞賄賂,認可在自己的公司裏建立中共黨支部。這些甕中之鱉們為了自己的經濟利益甚至要挾本國政府、出賣國家的利益,出賣中國人民的利益。他們不斷的給中共輸血,不斷的與中共一起剝削中國百姓的廉價勞動力,不斷的為中共研制出監視人民動態的各種儀器和軟件,他們對中國人民犯下了滔天大罪。

「中國的銀行已經排入全世界最有價值的公司的行列」?這是紙上的遊戲,中國的銀行早已經破產了多少次。今天,如果一個城市裡的一個區的民眾在同一天去提取現金,政府就會出動特警干涉。這種事已經發生過了。

如果北京、上海、深圳這三個城市的人在同一個星期去提取現金,你就會看到中共用什麼暴力手段去制止。因為老百姓的存款只是一個數字擺在那裏,銀行裏是空的!

主講人認為「目前中國政治狀況嚴峻,中共政策的導向將很大程度決定中國的未來。」其實不是。狀況嚴峻的不是中國,而是中共非法政權。

一個溫州動車事件,中共就開動了全部的國家機器去應對,媒體一天至少收到三個必須執行指令的電話,而不是書面通知。指令還有附加條件:「不許問是誰下達的指示(你告都沒地方告)。」光新浪網一家在兩天內就刪除了10萬個網帖!

一個擁有導彈、坦克車和達姆彈的政府會驚恐到這種程度,說明它知道自己統治中國是不合法的,它知道自己的非法統治馬上走到盡頭。

決定中國未來的,不是中共的什麼政策導向,而是神!

決定中國人未來的,也不是中共的什麼政策導向,而是中國人的自醒自救:三退保平安!

2012年,世界沒有末日,中國沒有末日!

但不保證那些緊跟中共邪黨走的人、助惡為虐的政府、在中共國進行巨額投資、幫助迫害中國人民的各國壞良心的大財團沒有末日。這是他們自己的選擇。△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