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東對中國的教誨
 
胡少江
 
2011-2-5
 
【人民報消息】一個多月以來,由普通民眾自發掀起的民主革命的浪潮轉眼間席卷中東地區。在全世界的注視中,統治突尼斯二十三年之久的本阿里總統倉皇出走;統治埃及三十年之久的穆巴拉克總統被迫宣布在今年九月放棄總統職務,並且公開保證正在準備接班的兒子也不會成為新總統;約旦國王則解散了內閣,並要求新內閣加速與反對派對話和施行政治改革;也門、敘利亞等國也都爆發了數十年不見的大規模的街頭抗議活動。

在中東,威權統治被不少人視為理所當然;但是,這個“理”正在隨著一個個政治強人被人民踢下地中海、紅海和阿拉伯海。一個政治文明的新世紀正在中東開始!

中東街頭的革命狂潮、尤其是埃及解放廣場上抗議民眾與軍人和坦克車對壘的畫面無疑讓全世界的電視觀眾回憶起一個相似的場景,那就是一九八九年春夏之交中國北京的天安門廣場。我相信,此時此刻的中國人也正在注視著中東街頭所發生的一切。

只要看看中國官方媒體對中東民主革命的負面報導和政府在互聯網上對這場聲勢浩大的民主運動訊息的嚴厲屏蔽,就不難知道北京統治者們對這場萬里之外的革命是何等的恐懼。是的,中南海有理由恐懼,因為中東地區威權主義的崩盤和現代政治文明的開啟不僅意味著北京反對民主、壓制人權的做法在這個世界上越來越孤立,更意味著他的那一套否認民主自由的普世價值的“發展中國家特殊論”再一次被證偽。

中東正在教誨中國!那些傲慢的中國官方知識份子一定會對這種說法嗤之以鼻。在他們看來,中國的經濟蒸蒸日上,中國的國力日益增強,何以會淪為被那些中東小國來教誨?其實不然。埃及和突尼斯的經濟快速增長正是在穆巴拉克和本阿裡的任期內實現的。二零一零年,按照購買力評價計算,埃及、突尼斯的人均國民收入與中國大體相當,其中突尼斯還要高於中國近百分之三十左右。但是這些並不能給他們的統治帶來合法性。

過去三年,這兩個國家的經濟固然有不少問題,但是在世界經濟危機中仍然實現了可觀的經濟增長,其中埃及過去三年的經濟增長率分別為百分之七點二、四點六和五點三,而突尼斯則為百分之四點六、三和三點四;即使是普遍被詬病的失業問題,假如將失業的農村人口包括在內,中國真正的失業率則要大大高於這兩個國家;而從收入分配的角度看,這兩個國家的基尼指數都低於中國。換言之,中國的社會不公要高於這兩個國家。

中東革命說明,經濟增長是一個現代國家社會穩定的重要條件,但它絕對不是充分條件。只要沒有現代政治文明,社會的穩定就不可能是一個公正的穩定,也決不會是一個持久的穩定。

中國的一些巧言令色的知識份子曾經將作為現代政治文明內核的自由、民主、法治說成妨礙經濟增長的洪水猛獸。這一招失敗後他們又用玄而又玄地將民主、自由說成是無法實現的空想、是食之無味的雞肋。他們的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配合官方,在中國的大地上狙擊現代政治文明。中東革命的浪潮告訴他們,這一切必將徒勞,人民追求現代政治文明得意志最終不可阻擋。

其實對於普通人而言,用不著通過高深的理論去探討什麼是現代政治文明,只需要常識即可。現代政治文明不同於歷史上的政治文明、不同與任何現代的“政治不文明”之處就在於:在這個文明中,人民有思想自由,有和平地表達思想的自由。這是放之四海而皆準的現代政治文明的標準,無論是西方還是東方,無論是基督教、穆斯林或任何其他宗教或市俗社會,概莫能外!

任何害怕人民自由思想及自由和平表達思想的政權、政治和宗教組織都是邪惡的;任何禁止人民自由思想和和平表達的社會都決不是一個現代的文明社會;任何的不文明社會都是不可能長期穩定的。中東如此,中國也一定如此!這就是中東對中國的教誨!


——RFA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