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茉莉花革命” 離中國還有多遠?
 
昂首
 
2011-2-3
 
【人民報消息】在突尼斯,一個26歲失業大學畢業生在街上賣菜,因無照被城管沒收,他憤而自焚,導致局勢動蕩,最後總統本.阿里下臺出國。在埃及,遊行抗議活動持續進行,示威者高喊口號,抗議高食品價格、高貧富差距,以及高失業率,要求統治國家三十年的總統穆巴拉克下臺。在中國,統治者緊張地緊盯網絡,限制網民在微博、論壇討論局勢,防止憤怒的中國人傳染了從突尼斯燃燒到埃及的“茉莉花革命”的“病毒”。

為何“茉莉花革命”的“病毒”讓中國統治者擔驚受怕呢?顯而易見,這個龐大的國家,肌體已經腐爛,非常適合該病毒生存,一旦染毒,即使刮骨也阻止不了最後的消亡。對中國人民來說,這種消亡意味著再生,是驅除數千年封建統治,迎來一個新的自由的世界;對統治階級而言,是獨裁的終止,是他們在十四億人民身上喝血吸髓的終結。習慣了獨裁專制的統治們為了延續統治,並把這種統治繼承給子孫,在進行後最後的掙扎,並進一步控制輿論,封鎖信息,掩蓋真相,加深迫害倡導自由的人士,孤立中國人民的思想,最近,對《南方都市報》主筆長平的打壓就是一個鮮明的例子。

統治階級需要的是讚歌,要讓謊言鑼鼓喧天般淹沒真相,以換來茍延殘喘。長平批評正是他們所痛恨,為了統治的“長治久安”,他們必須拔除眼中釘,以讓更多的長平知難而退。然而,民眾對政府的不滿,對真相的追求已如洶湧波濤,隨時都有可能“泛濫成災”,即使統治階級整個集團在“守堤”防潰,也阻止不了人類前進的洪流。

作為獨裁專制,靠的是愚民教育,當互聯網高速發展,文明的互相滲透,原有的愚民政策已經被年輕人識破,並遭到前所未有的衝擊,“茉莉花革命”的“病毒”也就是積久的反抗吧。沒有誰能夠阻止滾滾向前的歷史車輪,用盡一切邪惡的心機,甚至用人民的鮮血與肉體來阻擋,產生的阻力頂多就只是減緩或暫時停滯。

退後100年,人類追求自由還是必須依靠刀槍,只有用血肉之軀才能推倒一個罪孽深重的王朝,而今天,街頭革命已經成為一種潮流,並已經是生命自由的一種武器。不是每一個人天生就愛革命,把革命當作一種街舞,而是因為每個生命個體或階層所遭受的不公平。這種不公平體現在政治、經濟、文化各個層面,並使生活受累、尊嚴受辱。黨和國家領導人曾經說過,要讓人民群眾活得有尊嚴。可最後,中國人很傷感地發現,他們的許多承諾,比那鏡花水月還遙不可及。

政治色彩濃重點,把街頭遊行與抗議說為革命,如果從每一個人最原始的生存狀態來說,其只不過是追求合理、合法的生存環境。沒有哪個人有權利要讓另一個人或另一個群體註定要為他服務,作為他的奴隸而存在,哪怕這種現象曾經根深蒂固,或者不久前就活靈活現地存在,但最後都是要被清除。公民有言論、出版、結社、出行、信仰、遷徙等自由,哪個群體為了自體的利益而扼殺公民本該擁有的自由,就是反人類的罪行,是逃脫不了被審判的命運。

當“茉莉花革命”的春風吹過突尼斯、吹向埃及,離中國還會遠了嗎?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