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朗白宫宴奏红歌告诉了我们什么?
 
刘晓
 
2011-1-28
 
【人民报消息】这几天来,就中国音乐家郎朗在美国白宫招待胡锦涛的宴会上演奏不合时宜的曲子,国内外媒体从不同角度进行了评论。中国大陆的“爱国人士”为之叫好,认为是“长了中国人志气”;美国部分媒体和海外独立中文媒体则批评这是不光彩的行为,不仅是在丢中国人的脸,更是对中国人的侮辱,而郎朗是在选择与独裁者、迫害者为伍。

很显然,郎朗选择演奏这首取自于“抗美援朝”电影《上甘岭》的歌曲并非无心之举,必是得到了中共的授意或默许。因为对于视“外交无小事”的中共而言,不可能忽视这种高层互访中的任何小细节;而有意为之的目的无非是向在2010年频频对己施压的美国暗中出口恶气。只是如此上不得台面的小伎俩,除了让受到美国恩惠的郎朗颜面尽失,让自以为得意的中共体味到瞬间的快感外;除了让真正热爱中国的国人倍感羞辱,让国际社会对中共的卑劣有了更多的了解外,中共又得到了什么呢?

而那些为之叫好的所谓“爱国人士”是否认真地想过,什么才是中国人的做客之道?打个比方,当你盛情邀请一个朋友来家做客,并以礼、以诚相待时,客人却暗带嘲讽,作为主人的你会感到高兴吗?

人同此心,心同此理。你说,在美国白宫有意弹奏不合时宜的曲子应该吗?明了真相的奥巴马又该作何感想?虽然人家说此举没有侮辱美国,但这样的外交辞令的潜台词是:“中国人其实侮辱了自己”。

中华民族素有礼仪之邦的美誉,古人有言:“中国有礼仪之大,故称夏,有服章之美,故称华。”古代华夏族正是以丰富的礼仪文化而受到周边其他民族的赞誉的。周公时代所制的较完备的周礼,更是严格规定不同场合所使用的礼节。到了孔子时期,他将“礼”作为治国安邦的基础,主张“为国以礼”,“克己复礼”,并积极倡导人们“约之以礼”,做“文质彬彬”的君子。春秋时期的大政治家管仲则把礼看作人生的指导思想和维持国运的支柱。他说:“礼义廉耻,国之四维,四维不张,国乃灭亡。”

几千年来,虽然经历了众多王朝,但中华民族对于“礼”的尊崇从未消失,并得到了广泛重视和提倡。大到君主治理国家,小到个人待人接物,都唯“礼”、唯“诚”为尊。中国人既有待客之道,又有做客之道。

比如,在待客上,虽然招待的客人有所不同,但待客的诚心是不变的,也绝不可失礼;而做客之人,要举止文雅,谈吐得体,不做粗俗之客。古人云:“入其家者避其讳。”除了要尊重主人的日常习惯外,还一定不要做让主人不高兴、不满意的事情。

然而,郎朗在白宫奏响的“反美”乐曲以及中共的暗自满足,我们全然找不到延续了几千年的中华“礼仪之道”。我们看到的只是“与天斗、与人斗”的狂妄和愚蠢,看到的只是对外部世界文明的一知半解以及国际社会不屑的目光,而这样的行为带给中国和中国人的是荣耀还是羞辱呢?

是谁让越来越多的中国人不再秉承中华文明的“礼仪之道”?是谁让辉耀几千年的文化消失?毫无疑问,正是崇尚暴力、持续批判中华文化的中共长期统治的结果。它通过有计划的多方面的洗脑,让人们不再以“仁、义、礼、智、信”作为道德法则,让人们远离正信。从这个意义上说,不仅郎朗是党文化的受害者,胡锦涛乃至参与此事的中共官员们也是受害者。这样的党能将中国带入正常的社会吗?这样的党中国人真的需要吗?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