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網站調查99%叫好 朱軍掃射的不是法官(圖)
 
玉清心
 
2010-6-3
 
【人民報消息】撲朔迷離的富士康“連環跳”正鬧得沸沸揚揚,從湖南永州傳來法官被殺的消息。當天乃“六一兒童節”,開槍者不再跑進校園傷害兒童,似乎響應以前“要殺就殺有權者”的呼籲。作案工具由棍棒刀斧換為真槍實彈,以往叫“刀客”,這回稱“槍手”。

事件一曝光,立時成為各大網站的熱點新聞。僅騰訊一家網站,2個小時的點擊量就近9萬,評論近6千條。全國各大網站調查顯示,百分之九十九的人叫好:“殺得好啊!”

很快各大網站和論壇關閉評論跟帖。網友在繼續為朱軍舉辦〔英雄追悼會〕:“朱英雄一路走好!上香!三鞠躬!”還有四川南充、什邡、山東、泰安、鄭州等地發來唁電。網上的熱鬧,怎麼看也不像是對殺手的惡搞,倒像是對封網刪帖背後黑手的抗議。民意不可欺,民意不可辱。

湖南永州法院槍擊案,從目前曝出的消息,還不清楚嫌犯的作案動機。官媒說,朱軍在三年前跟愛人離婚時,因涉及財產分割,曾跟前妻鬧上法庭。當地法庭作出賠償朱軍兩萬元的決定,但朱軍認為法院判決不公,由此產生怨恨。

突發事件剛出來,官方就定調。是報復殺人,但是在報復誰呢?為什麼報復?有意引出朱的離婚案,像是要拿這個理由作朱的作案動機交代案情。以官方自己報出的消息推斷,都不合乎情理,不知道下一步又會編出什麼故事。不知道想掩蓋什麼?

朱軍如果是為離婚案產生的怨恨,那也是三年前的事了,怎麼會忍到今天才發作?他有職務之便,容易摸到槍隻彈藥,不用等待時機,隨時可以作案。如果為財產分割不公,朱軍最忌恨的是多分了他財產的前妻,前妻也該在報復目標之內,怎麼沒有呢,而只射殺了一片法官呢?

再說,朱軍行兇的對象並不是此前承辦他離婚案的法官。他射殺的那幾個是下面法庭的法官,法院的派出機構。無論朱的實際具體動機是什麼,但他是衝著永州市法院裡的法官去的,就是要射殺一片。

朱軍在零陵區郵政分局任保安隊長,一份多少有點職權的工作。46歲的朱軍,有鐵飯碗,衣食住行有著落。雖然離婚了,但是上有父母,還有一個參軍的兒子。人到中年,一般不會不管不顧。他能負責“運鈔”,說明他的責任心不會太差。到底是什麼冤屈讓他咽不下那口氣,把父母兒子都撇下了,連自己的命也不要了?或者是他聽到、見到太多的冤案,讓他對中國的司法,整個社會都絕望了?

永州市在湖南是個不起眼的城市,但2005年一樁永州市法院“禮品炸彈”案震驚全國。一村民因法院在其兒子工傷的判決上貪贓枉法,自制“禮品炸彈”寄給法院,承辦法官曹華當場被炸死,院長眼被炸瞎,辦公室主任腳被炸斷。

永州市法院遭報復的惡性案件已有了先例。從案情看,法院肯定是太欺負人了,在農民工傷案這樣苦不堪言的案子裏,都要貪贓枉法而沒有一點惻隱之心的話,這樣的法官“不砍也該殺”,要不怎麼會招致那麼狠毒的報復?

在某種意義上,朱軍掃射的不是法官,而是整個被民眾視為不公不義的司法體系。找不到秉公辦案的法官,到處“官官相護”,“天下烏鴉一般黑”的時候,看不到解決問題的希望,人會產生絕望,被逼得尋找法律之外的出路。那時的發泄與報復常常會失去明確的目標,任何與現行體制相關聯的一切,都成了噴湧而出的怒火所要摧毀的了。不論是不是他的直接仇人,濫砍濫殺一氣,同歸於盡。這是一個裂變、扭曲的社會,沒有人是安全的,所有人都有可能成為現行體制下的犧牲品。楊佳復仇公安,鄧玉嬌刀刺淫官,鄭民生的刀砍向孩子,現在朱軍射殺法官,下一個又會輪到誰?

現在中共極權下的這部國家機器,像一輛剎車失靈的“瘋車”,在向萬丈深淵沖過去。一路上橫沖直撞,肇事出無數的冤案、慘案、苦難、仇恨,甚至魔鬼,到處有不平,處處充滿了火藥味,冷槍都能擦出火來。幼兒園、校園血案之後全國草木皆兵。現在襲擊的地點、目標變了,你怎麼防範?豎敵太多,積怨太深,人人都可能是個導火索,處處都可能成為作案地點,防不勝防。連警局、法院都自顧不暇,還奢談什麼人民的安全?

對射殺法官這種強烈報復社會的行為,反映出了廣泛深厚的民意基礎,網上一片喝采歡呼。在中共極權的壓迫下,弱勢的民眾備受摧殘,現在開始了烈性的反抗。推倒中共專制紅墻的民意已經在形成,如果當政者不選擇改變,民眾將會採取強力對抗的方式要求改變。現在的當權者都是眾矢之的,仇官、仇富的怒火,會讓億萬民眾如脫韁的野馬“動亂”。那時不用棍棒刀槍,中國民眾的口水能頃刻淹沒掉這個末世紅朝。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