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网站调查99%叫好 朱军扫射的不是法官(图)
 
玉清心
 
2010-6-3
 
【人民报消息】扑朔迷离的富士康“连环跳”正闹得沸沸扬扬,从湖南永州传来法官被杀的消息。当天乃“六一儿童节”,开枪者不再跑进校园伤害儿童,似乎响应以前“要杀就杀有权者”的呼吁。作案工具由棍棒刀斧换为真枪实弹,以往叫“刀客”,这回称“枪手”。

事件一曝光,立时成为各大网站的热点新闻。仅腾讯一家网站,2个小时的点击量就近9万,评论近6千条。全国各大网站调查显示,百分之九十九的人叫好:“杀得好啊!”

很快各大网站和论坛关闭评论跟帖。网友在继续为朱军举办〔英雄追悼会〕:“朱英雄一路走好!上香!三鞠躬!”还有四川南充、什邡、山东、泰安、郑州等地发来唁电。网上的热闹,怎么看也不像是对杀手的恶搞,倒像是对封网删帖背后黑手的抗议。民意不可欺,民意不可辱。

湖南永州法院枪击案,从目前曝出的消息,还不清楚嫌犯的作案动机。官媒说,朱军在三年前跟爱人离婚时,因涉及财产分割,曾跟前妻闹上法庭。当地法庭作出赔偿朱军两万元的决定,但朱军认为法院判决不公,由此产生怨恨。

突发事件刚出来,官方就定调。是报复杀人,但是在报复谁呢?为什么报复?有意引出朱的离婚案,像是要拿这个理由作朱的作案动机交代案情。以官方自己报出的消息推断,都不合乎情理,不知道下一步又会编出什么故事。不知道想掩盖什么?

朱军如果是为离婚案产生的怨恨,那也是三年前的事了,怎么会忍到今天才发作?他有职务之便,容易摸到枪支弹药,不用等待时机,随时可以作案。如果为财产分割不公,朱军最忌恨的是多分了他财产的前妻,前妻也该在报复目标之内,怎么没有呢,而只射杀了一片法官呢?

再说,朱军行凶的对象并不是此前承办他离婚案的法官。他射杀的那几个是下面法庭的法官,法院的派出机构。无论朱的实际具体动机是什么,但他是冲着永州市法院里的法官去的,就是要射杀一片。

朱军在零陵区邮政分局任保安队长,一份多少有点职权的工作。46岁的朱军,有铁饭碗,衣食住行有着落。虽然离婚了,但是上有父母,还有一个参军的儿子。人到中年,一般不会不管不顾。他能负责“运钞”,说明他的责任心不会太差。到底是什么冤屈让他咽不下那口气,把父母儿子都撇下了,连自己的命也不要了?或者是他听到、见到太多的冤案,让他对中国的司法,整个社会都绝望了?

永州市在湖南是个不起眼的城市,但2005年一桩永州市法院“礼品炸弹”案震惊全国。一村民因法院在其儿子工伤的判决上贪赃枉法,自制“礼品炸弹”寄给法院,承办法官曹华当场被炸死,院长眼被炸瞎,办公室主任脚被炸断。

永州市法院遭报复的恶性案件已有了先例。从案情看,法院肯定是太欺负人了,在农民工伤案这样苦不堪言的案子里,都要贪赃枉法而没有一点恻隐之心的话,这样的法官“不砍也该杀”,要不怎么会招致那么狠毒的报复?

在某种意义上,朱军扫射的不是法官,而是整个被民众视为不公不义的司法体系。找不到秉公办案的法官,到处“官官相护”,“天下乌鸦一般黑”的时候,看不到解决问题的希望,人会产生绝望,被逼得寻找法律之外的出路。那时的发泄与报复常常会失去明确的目标,任何与现行体制相关联的一切,都成了喷涌而出的怒火所要摧毁的了。不论是不是他的直接仇人,滥砍滥杀一气,同归于尽。这是一个裂变、扭曲的社会,没有人是安全的,所有人都有可能成为现行体制下的牺牲品。杨佳复仇公安,邓玉娇刀刺淫官,郑民生的刀砍向孩子,现在朱军射杀法官,下一个又会轮到谁?

现在中共极权下的这部国家机器,像一辆刹车失灵的“疯车”,在向万丈深渊冲过去。一路上横冲直撞,肇事出无数的冤案、惨案、苦难、仇恨,甚至魔鬼,到处有不平,处处充满了火药味,冷枪都能擦出火来。幼儿园、校园血案之后全国草木皆兵。现在袭击的地点、目标变了,你怎么防范?竖敌太多,积怨太深,人人都可能是个导火索,处处都可能成为作案地点,防不胜防。连警局、法院都自顾不暇,还奢谈什么人民的安全?

对射杀法官这种强烈报复社会的行为,反映出了广泛深厚的民意基础,网上一片喝采欢呼。在中共极权的压迫下,弱势的民众备受摧残,现在开始了烈性的反抗。推倒中共专制红墙的民意已经在形成,如果当政者不选择改变,民众将会采取强力对抗的方式要求改变。现在的当权者都是众矢之的,仇官、仇富的怒火,会让亿万民众如脱缰的野马“动乱”。那时不用棍棒刀枪,中国民众的口水能顷刻淹没掉这个末世红朝。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