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真的在光天化日之下來了(圖)
 
黃天辰
 
2010-5-22
 
【人民報消息】幾天前和朋友有約,到Bayrischzell渡假,一個德國南部山村,群山環抱,景致迷人,為夏日避暑、冬季滑雪的好去處,晚上就住在山上旅店裏。由於道窄,店主特意囑咐車子要放在山下停車場,大約爬5分鐘山路就能到旅店。

原以為朋友會先到,誰知他們車子壞在路上,要半夜才能抵達。問過店主人安全問題,他笑稱除了個把狐狸沒別的了,不過狐狸是很怕人的。跟他開玩笑,說:“沒有狼吧?!”他笑了,說:“怎麼可能呢。”

夜裏3點,朋友電話裏說到了,於是趕忙下山接朋友。一出門,傻眼了,深山的夜又靜又黑,沒帶手電,硬著頭皮摸著黑往山下走,努力辨認黑暗中隱約顯露出的山路,心裏暗自打鼓,可別出來野獸或其它什麼東西。還好平安無事。

第二天回家,打開當地報紙一看,德國阿爾卑斯山出現一隻狼,咬死了幾隻羊。看看地點,就在 Bayrischzell,昨晚摸黑走夜路的地方,心裏不由得後怕起來。

據記載,自1847年德國巴伐利亞州森林裏發現了最後一批死去的灰狼之後,150多年以來德國就再也沒有出現過野狼的蹤跡。

不過,隨著柏林牆和東歐共產主義陣營的垮臺,波蘭、捷克等邊境的開放,那裏的野狼也漸漸地向德國東部薩克森州的森林裏移動。在尋找理想棲息地的同時,它們也頻頻襲擊牲畜。2002年,在野狼叼走了20多只羊羔後,野生動物保護專家欣喜地宣稱,這是野狼“回歸”德國的又一徵兆。

然而受害的農民可不像野生動物保護者那麼高興,Bayrischzell損失羊群的老農民就很生氣:“我們整個冬天都在精心地餵養這些牛羊,難道就是為了在春天讓那些狼來吃嗎?!那些動物保護者為什麼不來保護我們的家畜。”看來,狼就是狼,其嗜血的本性是無法改變的,有機會它們就要作惡。

說起狼來,想到一件事。去年一位小學同學極力推薦《狼圖騰》,一本在大陸極為風靡、備受推崇的書,引導人們崇尚暴力和嗜血,變人性為狼性。聽他談起那本書的興頭,真讓人懷疑他是否恨不得將自己也變成一頭狼。

著名預言《推背圖》第五十三象,讖曰:

水火相戰 時窮則變
貞下起元 獸貴人賤

近來陜西、廣西、廣東、江蘇、山東和福建先後發生了六起持刀傷害兒童的案件,從這些連續的惡性事件來看,正應了那句“水火相戰 時窮則變”的讖語。血案引發全國恐慌,各大城市對學校、幼兒園加強了保安。廣州很多校門口有公安攜警犬執勤;上海的學校、幼兒園安裝了監控設施;長沙配備有微型衝鋒槍的巡警在各學校站崗;北京中小學及幼兒園配備了催淚劑、鋼叉和防割手套等。

儘管中共將這些持刀傷人案件的兇手被歸咎為精神病、吸毒者或其它種種,一些社會學者分析,這些血案表面上是亡命徒變態行兇,更深的原因是社會不公造成的。弱勢群體受到極度不公待遇,問題得不到解決,就將報復對象集中在更弱勢的孩子身上。兇手們以製造“轟動”來引起社會關注,導致毫無防衛能力的孩童成為犧牲品。

人之初、性本善,是什麼使得中華大地人人為敵,從最初的善良,轉化成為如今的狼形畢露?歸根到底,是中共破壞了傳統的文化、道德和倫理,對整個社會灌輸假、惡、暴的思想,這一切正在迅速摧毀大批中國民眾的道德底線。

其實,中共本身就是一隻披著羊皮的狼,口稱是人民的母親,要打造和諧社會,其暴力就掩蓋在和諧的外衣下。中共動輒用暴力來對付中國民眾,如強拆民房、草菅人命,鎮壓西藏、新疆等少數民族民眾,清華才女被警察注射毒針致瘋,法官強姦幼女被判無罪,上訪少女被執法人員當眾強姦,法院卻只判賠2300元。北京通州城管毆打9歲女孩致吐血,從醫院回家後,不停地說城管來了。整個社會黑道盛行、推崇暴力,一切都在朝著畸形的方向發展。

從對《狼圖騰》的推崇,到如今狼真的在光天化日之下來了,屠殺兒童的事件越演越烈,民眾連自己的孩子都快保不住了。如果再繼續讓中共這隻披著羊皮的狼肆虐下去,其後果不堪設想。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