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家父子騙錢追記
 
姜維平
 
2010-3-30
 
【人民報消息】從1984年薄熙來由北京空降大連市金縣當書記,到2004年其被聞世震等地方官員擠出遼寧省,先是七品芝麻官,後是國企大省的省長,然後是國家商務部長,薄熙來不僅名利雙收,而且其太太孩子,以至老子薄一波,岳父谷景生等都一榮俱榮,雞犬升天,其生活腐敗,出入招搖,派頭風光,不可一世,在大連以至遼寧省,凡知情者無不切齒痛恨!正如大連晚報一記者說的那樣,他操控媒體強姦了民意,否則就他們家族幹的壞事,披露萬分之一,就地法辦,都足夠槍斃他十個來回!
此言對矣!不用講別的,單表他們父子相互勾結,裡應外合,以題字為名,敲詐勒索,大肆索賄,足以說明這個在重慶自我標榜反貪打黑的英雄,不過是一個花樣翻新,巧取豪奪,貪得無厭的敗類,他唯一的不同是比貪官文強更狡猾和厚黑而已。

薄一波是書法家嗎?

如果把薄一波和已落馬的貪官胡長清和陳紹基做個比較,倒有許多雷同之處,他們一是當大官的,二是喜歡寫字的,大概只有中國才有官員用書法騙錢的怪事。這三個人級別不同,字體不同,性格有異,但寫的狗爬子字都很值錢,其中薄一波和陳紹基的字,我看過不少,比較熟悉,就藝術來說,他們只能算小學生水平,很不入流,但只因是手中掌握權力的官僚,故身價百倍,他們寫的用一字萬金來形容,絕不過份!

薄熙來在大連當權十幾年,其成了恬不知恥的推銷父親書法作品的經濟人,我在新聞界任職時,聽到很多有關他幫助其父賣字,變相索賄的醜聞。從金州到大連市內,再到瀋陽,人們經常可以看到薄一波的狗爬子字,或做牌匾,或作補壁,因為是名家,是地方一霸的薄市長的老爹,一些官員為了升遷,一些老板為了生意,一些無恥文人為了附庸風雅,紛紛走後門拉關係,收買薄一波的字,慢慢地形成了一種荒誕的產業,真真假假,高深莫測,轉手倒賣,身價百倍,不僅敗壞了當地的社會風氣,而且褻瀆了高雅的書法藝術。

筆者少年時代與大連著名書法家於植元為鄰居,後又與其過從甚密,八十年代中期曾撰寫文章,以《酣墨飄香架金橋》為題在日本《書道藝術》雜誌刊發,介紹於先生的學問書法,可證我與其交往深厚,1999年於先生對我說,薄家父子之貪婪和不明事理,是他一生所僅見,他回憶說,他自已的書法作品連日本首相竹下登都得花錢買,唯有薄熙來利用職權硬要白拿,還毫無感激之情。有一年他父親過生日,薄熙來派大連市政府秘書長孫世菊帶隊專程趕赴北京祝壽,行前卻強迫於先生為其寫字,不給一分錢的潤筆費,但是反過來大連有些人請薄一波寫字,那怕是應酬小品,一鱗半爪,卻是一字萬金,絕不打折!於先生氣憤地說,豈有此理!他還評價說,薄一波根本不會寫字,也沒什麼功力和靈氣,全憑官職的虛名,他寫的破字仔細一看,連中國古代名家的帖子都沒臨過,只是小學生的水平,門都沒入,這樣的文盲也好意思寫字賣錢,而且薄熙來臉皮厚,還到處張揚兜售!

於先生說,薄家父子心太黑!他晚年不再無償地給他寫字,得罪了心胸狹窄的薄熙來,多有不睦。有一回,遼寧省著名畫家宋某桂被薄熙來請到大連麗景大酒店作畫,薄及其手下的人,令有關方面支出了二十多萬元,做為報酬,於先生認為不值,給薄熙來寫了信,批評了這位畫家,他認為不論怎樣,可做一家之言包容,但因為薄和宋是近鄰,同住仲夏花苑別墅,來往密切,於先生的諍言刺痛了他,從此把他徹底地得罪了。。。。。。薄的死黨——大連國安局黨委書記車克民等人,通過監聽電話和跟蹤方式,得知於先生向我透露了大連蘇軍紀念塔動遷內幕,我又把真相刊載在香港《前哨》雜誌上,惱羞成怒,2000年底,於老擔任大連名人協會名譽會長,掛靠市政協,薄熙來公報私仇,以查處該協會會長王某斌經濟問題為由,不僅判了王會長有期徒刑12年,而且還恐嚇已是古稀之年的書法家於植元,百般折磨,以至他酒後猝死。薄熙來終於為他爹薄一波報了仇,只因為於植元認為他父子不懂字只懂錢,便遭如此大難!天理何在?

一字萬金不是誇張

薄熙來在遼寧省這十幾年,不用講批租土地,官商勾結,私下發財,光替他爹賣字索賄的錢就是天文數字。

人常說沒有不透風的墻。筆者年輕時交友廣泛,多有耳目。許多企業老板與我往來頻繁,我經常在他們的辦公室或寓所裡,見到薄一波的題字,甚至有的人自家收藏多幅,尺寸不一,內容各異,但價格均不低於每字萬元,沒有一幅是白送。既然如此,他們也個個感到受寵若驚。有一個搞房地產的姓王的老板對我說,他的這幅由薄一波書寫的大中堂,不過四尺,竟收了一百萬元!我說不值得,因為我以前和中國畫院副院長盧禹舜是好朋友,其當年在黑龍江省美協任主席之職,其人品,畫品都堪稱一流,但他的寫意山水畫,也不過每平尺三萬元左右;再說範增,乃書畫大家,雖輿論對其品行多有爭議,但其作品則洛陽紙貴,人所共識,其1990年曾書贈本人四尺書法中堂一幅,2009年北京文物古玩界權威人士估價不過十萬元,而中共元老薄一波呢?他的書法就算是名人字畫,也不能超過盧禹舜和範增吧?

還是這位老板在2007年與我久別重逢後,一句話泄露了天機。他說,你寫文章,挑人家薄熙來的刺,他能不抓你?!看我,花大錢買他爹的字,他給我批項目和地皮,兩全其美!何樂而不為?我也知道薄一波不會寫字,但掛在這裏,把找麻煩的人嚇跑了!我還靠薄熙來賺了大錢!。。。。。。

就是這樣,由於薄熙來的精心運作,薄一波的字在大連成了時尚藝術品和敲門磚,它成了榮譽和權利的象徵,由此他們的家人,秘書都發了大財,薄熙來太太谷開來一度深受啟發,也不甘寂寞地裡外忙乎,或介紹宣傳薄一波的字,或牽線搭橋賺錢,以至利令智昏,她求大連著名畫家張某軍教他畫寫意山水,叫兒子瓜瓜和邢良坤學陶藝,忙得不可開交,真是父子三代一切向前{錢}看!什麼錢都賺!大連一位著名畫家對我說,反正他求人不付代價,等學會了,畫個人模狗樣的東西,也坐收銀子,有人捧場,哪像我們?

甚至,在那段薄熙來獨斷專行的日子裡,大連風行與薄家人員合影的照片,連一張和薄一波坐在一塊的留影也價格不菲,許多人以能中介此事,和薄家拉上關係為生,也賺了錢,令它人眼紅。

2007 年,在大連一個黑龍江籍的房地產老板辦公室裡,我不僅看到他和薄一波的合影,而且還欣賞了他的歪歪扭扭的粗製濫造的所謂書法作品,它既無功力,又沒章法,連運墨都不會,活像幾個枯枝敗葉,在風中搖擺,掛在牆上顯得很不吉利,但該企業老板說,他自從有了這個東西,財源滾滾而來,他由薄市長處,批到了幾大塊位於大連立交橋下面靠鐵路的廉價地皮,先貸款徵地,再預收客戶的購房款,靠蓋民房發了大財!這叫書法效益,也叫一本萬利啊!我問他買書法花了多少錢?他諱莫如深,一個勁說,不談政治!不談政治!。。。。。。我想,難道用薄一波的書法掩蓋以權謀私的罪行,不是最大的政治嗎?薄熙來應當明白:在他當權的地盤上,老板和貪官買的不是他父親的字,而是他手中的權力,這是一種情節嚴重的行賄受賄的卑鄙的手段,是極大的犯罪!

就這一點看,被他抓起來的原重慶司法局長文強,收取某人一幅假畫竟做價巨額受賄款,就是小巫見大巫了!他們所不同的是,文強是收了一幅畫,薄熙來是既收藏名家字畫,又高價強賣他爹薄一波的劣作!真是恬不知恥!其恥勝過文強百倍!

薄一波捐的款,是賣書法的錢?

回顧中共十五大召開之前,貪財成性的薄一波竟然慷慨解囊了一把,把全國的新聞媒體狠狠的忽悠個暈頭轉向,他一下子向山西省「希望工程」捐了三十萬元,使人們對中共元老薄一波刮目相看,這是一個不小的數字啊,他是機關幹部,哪來的這麼多的錢?為何偏偏在此時風光一把?其真實目地究竟是什麼?大連知情者議論紛紛。

有人說,薄一波近年因在大連賣字太多,招得老幹部嫉恨,他們晚年大都寫字賣畫,比如崔榮漢,郝正平等人,卻收錢不多,故寫信給中央,薄一波自己也覺地有點過份,所以從賣字得到的巨款中擠一點也沒啥!但薄熙來私下對他的哥們說,是我父親幾十年來出書寫字,辛辛苦苦賺的錢啊,他無私地捐給了生他養他的故鄉,說明他有境界,這樣一報導,把不了解真相的老百姓,忽悠得流眼淚。但北京和大連新聞界的消息人士說,他爹捐的錢是薄熙來「小金庫」裡的銀子,這樣的「小金庫」在大連比比皆是,比如彭永毅任職的所謂大連站前綜合治理辦公室每年罰沒款多達2000萬,這30萬不過是九牛一毛啊!
精明的薄一波知道,只有兒子薄熙來上臺,才能不被人民清算,否則吃進的肉,就必吐出骨頭!於是他和中央有關方面達成協議,一方面為了堵住大連知情者的嘴,一方面為了薄熙來爭當中共中央後補委員,薄一波不得不作秀,把錢花在刀刃上。

總之,為兒子花錢鋪路買官位,薄家父子認為這是千秋萬代永保基業的大事,但可惜,儘管薄熙來機關算盡,還請陳某芬寫了題為《世界上什麼事最開心?》的長篇報告文學,為自己大造輿論,但還是未斗過聞世震等遼寧省地方官,在對立面的視線裡,他依然沒能掩蓋住自己貪污腐化的斑斑劣跡,如同今天打黑除惡搞運動一樣,最後以失敗告終。據稱那次黨內選舉,他連一票也沒得到。

難怪,此後他大病一場,在星海灣一次新聞發佈會上,一位記者買了一本《世界上什麼事最開心》的書,請他題名紀念,他忽然發飆,扯過此書,丟在地下,揚長而去,令眾人瞠目結舌,無所適從。一位大連老記說,薄熙來想起他們父子二人,花了幾十萬請人寫書和捐款的事,錢財卻打了水飄,豈能不窩火?

李小二案是個鐵證

薄熙來在大連以太太的律師事務所為幌子騙錢,以他爹的書法四處忽悠,拙劣斂財,從大連直到東北,盡人皆知,只是共產黨控制下的媒體裝聾作啞,九十年代中期的一起典型案例曾流傳了很久。

李小二是黑龍江省齊齊哈爾市的一個私企老板,有幾家企業,當時紅遍半邊天,他通過關係結識了薄家父子,也是巧妙地先是以求書法作品為由行賄,薄一波為其題寫了「大北集團」幾個鳥字,李老板很是慷慨了一把,給了個大份子,有人說是80萬,有的說是100萬,隨後他去找薄熙來,薄下令從大連證券公司貸款了7000萬元給他,投入下屬企業,但齊齊哈爾市的記者說,李老板是個斗大的字不認一筐的人,他除了會請客送禮,買字賣關係,什麼生意也不會做,下屬企業連年虧損,後來因妻子和二奶內斗舉報,斗出了貪官和大案,齊齊哈爾市委書記王樹斌,因接受李小二的賄賂被判刑6年,另一市委組織部長沈某在家中浴室裡割開動脈,畏罪自殺身亡,李小二則腳底抹油跑到了美國,至今音訊全無,大連的7000萬貸款一去無蹤,血本無歸,企業清算時唯有中共元老薄一波的狗爬子題字,還掛在「大北集團」的辦公樓上,面對齊齊哈爾的中心街道,日夜處於風雨飄搖之中!王書記坐牢了,沈部長死了,李老板蒸發了,薄家父子發財了!齊齊哈爾的一位檢察院的官員對我說,誰都不敢動薄家兩個大貪,你說叫我們去抓誰?!難道光李小二有罪嗎?

俗話講:文如其人,見字如面,難道一個正直的人,會在寓所客庭懸掛一幅如上所述的惡人的書法助興嗎?

2010年2月17日於加拿大多倫多北約克

轉載開放雜誌(有刪節)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