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篇官方報導令人觸目驚心
 
胡平
 
2010-3-18
 
【人民報消息】作者胡平日前在自由亞洲電臺發表文章《從三篇官方報導看今日中國“和諧社會”》。文章說,最近,從國內官方網站上發現三篇報導,令人觸目驚心。

文章說,第一篇是國內青年作家韓寒最先注意到的。韓寒發現甘肅省新聞網有一則報導,說甘肅將要組建一支 650人的網路評論員隊伍,正確地引導輿論。韓寒諷刺說:這個新聞直接透露了政府一直不願意承認的一個事實,那就是五毛黨的存在。另外,這條新聞的災難性在於,它完全暴露了五毛黨的結構組成以及基本人數,在甘肅省這麼一個小省裏,尚且需要新增添650人的專業網路評論員,那麼好事者很容易推算出,在全國範圍內,專業網路評論員的數量應該不下十萬人。假設每個網路評論員的年工資平均為五萬元人民幣,那麼政府每年要為自己誇獎自己支付50億人民幣。

第二篇報導是新華網2009年8月28日消息(http://www.nmg.xinhuanet.com/zt/2009-08/28 /content_17535202.htm),內蒙古開魯縣公安局局長劉興臣接受記者採訪時透露,該縣擁有一個巨大的線人網路可以對任何的異議和反抗都保持“高度敏感”。劉興臣說,為了“快速準確的發掘社會不穩定因素”,“每一位警察或是協警,都必須在他所管轄的社區、村莊、工作單位或是別的地方培養至少20位線人。這加起來有超過10000名間諜。”“然後就是負責刑偵偵、經偵、國內安全部門、公共安全資訊監管單位以及其他部門每個人都得發展至少5個眼線。”“這些人的總數最少加起來有12,093個。”

開魯縣人口有40萬,這就是說,開魯縣的線人數目已經達到該縣總人口的3%。有專家說,在北京、上海這樣的一線城市或西藏、新疆這樣的不穩定地區,密探的數量還要更多。這樣算來,全國至少有3千9百萬線人。我們知道,在過去,東德共產黨政權曾經擁有世界上最龐大的警察系統,全東德有2.5%的人是國家安全部秘密警察的線人。而今的中國,線人的比例高達3%。

第三篇報導是從國內一家名叫《無物之陣》(http://blog.hanqian.net)的博客上讀到的。這家博客的博主叫韓幹,據說是個90後,迄今為止已經在博客上發表了60篇文章,都是關於政治哲學和當今現實的。作者閱讀之廣泛,思考之深入,讓人難以相信竟然只是個中學生。

韓幹注意到一份從黑龍江資訊港網站發出的內部檔(https://docs.google.com/Doc?id=dd4chbjh_18gd2qtmd9)。其中詳細記錄了 2008年4月至8月間該地區黨政網路管理部門發布的網路管理意見以及下屬對這些指示的處理結果。每一段內容包括發布時間和發布人姓名,發布內容,處理結果及回覆時間。我們可以從中清楚地看到現今中國各級政府進行網路控制以及言論鉗制的真實狀態,以及後面隱藏著的高額社會運行成本。

韓幹說: “政府部門對輿論的控制早為人知,但我怎麼也想不到這一手段會如此全面細緻。看著各網站的新聞頁面,我不寒而慄——它們本來是另一個樣子,而經過修整後,有些新聞消失了,有些新聞被提到頭條,有些新聞不允許評論,有些新聞的評論中只有一種聲音。我曾經以為,雖然有些話不能說、有些消息不能看,但無論如何,新聞大部份還是可信的;但今天我認識到,真相完全相反——大部份新聞都是不可信的,經過了宣傳部門的手術後,只有極少的新聞能保持原樣。”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說,中國的互聯網是自由的,開放的。這自然是撒謊,不值一駁。是的,很多中國線民都說:互聯網是上帝送給中國人的最好禮物。在中國,網路創造出某種獨立的言論空間,增進了境內外資訊的自由交流。可以說,現今中國所享有的言論自由空間,在相當大的程度上都是靠互聯網提供的。但與此同時,我們也都知道,中國的互聯網遠遠不是真正自由的,當局對互聯網的控制是非常嚴密的。話雖如此,當我們讀到這份黑龍江省的內部檔時還是感到很驚愕,很震撼:原來他們對網絡的控制竟然達到這種地步:什麼消息要登載,要置頂,要放多長時間,什麼消息要刪除,要放在不顯眼的位置,什麼消息要組織評論造成聲勢,什麼消息的評論要封殺要遮罩,都有很明確、很具體的規定;並且還有及時的檢查;其覆蓋之密,指示之繁,令人嘆為觀止。這下我們才明白,原先我們熱烈歡呼的網路自由空間,其實只有那麼可憐的一點點!而就是這麼一點點空間,當局還在壓縮再壓縮。

這就是今日中國的“盛世”。這就是今日中國的“和諧社會”。上述種種,固然顯示了專制政權的強大,但何嘗不也證明了它的脆弱?想想毛時代吧,毛時代沒有這麼多警察密探,沒有政法委再加維穩辦。毛時代的一大特色是群眾專政。群眾之間的相互監督、相互揭發、相互批判,大部份是公開的,是在光天化日之下公開實行的,而且還常常是理直氣壯、大義凜然的。毛時代也不用領導者耳提面命、鉅細無遺地審查媒體,因為媒體都能自覺地追隨黨的路線,即便是讓群眾可以自己貼大字報,絕大部份群眾也知道要擁護“偉大領袖”,不會讓那些反黨反社會主義的“毒草”自由泛濫。因為還有不少群眾相信共產黨,相信共產黨“偉大光榮正確”,“代表歷史前進方向”。哪像現在,堂堂執政黨鼠竊狗偷,搞得像地下黨──這裏要插一句,上面提到的三篇消息都已經被刪除,可見當局自己都覺得太見不得人,太丟人現眼。今日中共治下的中國已經墮落成赤裸裸的警察國家、密探國家。這個政權已經走到了它的最後階段。歷史告訴我們,這樣的政權決不會有明天。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