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會代表語不驚人誓不休 民間嘲諷
 
2010-3-13
 
【人民報消息】中共每年兩會,代表們是語不驚人誓不休!這不,今年兩會一開張,代表們的雷人語錄如花瓶中的鮮花怒放開了。下面我們隨便撿些雷人語錄以及相關的民間嘲諷給大家看看。

語錄一:廣州深圳房價高可以回老家買房

全國人大代表、廣東省化州市第二建築工程公司寶安分公司經理陳華偉語驚四座: “房價不是我們開發商決定,是由市場來定的。現在說房價高,但沒有人叫你去廣州買,也沒有人叫你去深圳買,你回老家買就可以啊,為什麼還要到廣州、深圳買?”

民間嘲諷:“叫人回老家買房,陳代表不妨先回家給大家做個表率。”

語錄二: 3月6日唐山地震為1976年大地震餘震

3 月6日上午,河北唐山先後發生3.1級、4.2級地震,聯繫到今年發生的海地地震、智利地震、高雄地震,地震近期似乎發生得相當頻繁,國家地震局局長陳建民一句“唐山的地震是1976年唐山大地震的餘震”的說法更是讓網友大呼“雷人”。

民間嘲諷:“按陳局長的邏輯,是不是所有地震都是盤古開天地的餘震?”

語錄三:大學生當掏糞工或改變中國掏糞現狀

央視名嘴朱軍表示:大學生從事掏糞工作“可能會改變中國的掏糞現狀”,並且“無論是在思維,還是掏糞工具的使用上,大學生都具備優勢”。

民間嘲諷:“由於以往掏糞工人的學歷低,不善於使用先進設備,所以掏糞事業一直萎靡,憂國憂民的朱軍同志痛心疾首,甚為擔心長此以往糞將不糞,找不到掏糞事業的接班人,大學生掏糞工的出現,終於讓朱軍同志看到了希望,在這裏我們授予朱軍同志達爾文獎,以表彰他對人類掏糞史上工具作用的重視。另外,鑒於朱軍為央視名嘴,擁有一定數量的粉絲,強烈推薦朱軍同志去當掏糞工,可以肯定會達到登高一呼應者雲集的效果的。”

語錄四:這個問題這麼敏感,你問我幹什麼?

據新華視點微博報導,某人大代表、地方農業部門負責人在面對記者採訪“毒奶粉”、“毒豇豆”等食品安全問題接連出現時,竟然回答:“你在兩會上問這個幹什麼?這個問題這麼敏感,你問我幹什麼?”

民間嘲諷:“在兩會這樣一個對媒體相當開放的場合,被問到一個老百姓關心的食品安全問題,這位官員居然還能保持如此清醒的頭腦、敏銳的警覺、迅速的反應,安全意識實在是高!希望這種應對媒體的安全意識也能帶到農業工作中去。另外,報導中的‘某代表’到底是誰呢?懇請新華社記者寫稿時不要‘某代表’。謝謝。”

語錄五:老婆做家務,老公應付工資

兩會伊始,全國政協委員張曉梅的一項旨在實現“女性家務勞動工資化”──妻子如果在家裏做家務,丈夫要支付工資,以體現女人家務勞動的價值。該提案立刻在網上引起軒然大波,受到眾多網民猛烈抨擊,並被選為2010年兩會“雷人提案”之最。

民間嘲諷:“張曉梅委員,你老公在叫你回家。”

語錄六:“掃黃”意涵不明,應改為“掃色”

日前,全國政協委員、河南省政協主席王全書建議將“掃黃”改為“掃穢”或“掃色”。王全書委員覺得,黃色是尊貴的顏色,不能用於指代色情行業。王全書說,在中國公眾話語中,應當摒棄用黃色特指色情、淫穢,建議把“掃黃”改為“掃穢”或 “掃色”。既可增強打擊的針對性、準確性,又還原了黃色的本來意義,為“黃色”正名。

民間嘲諷:“與紅色相比,中國的‘穢、色’實在不值一提。你看這兩會一開,全國到處一片紅,連北京許多老頭、老太太的胳膊上都掛紅了。‘新中國’六十年,人們不僅眼紅了、心紅了,連腦袋裏面都紅了。國外把‘穢、色’的地方叫‘紅燈區’,中央不是一再宣稱要與國際接軌嗎?乾脆,把‘掃黃’改為‘掃紅’吧!”

語錄八:買不起房,不應埋怨政府和開發商

全國政協委員、地產500強百步亭集團董事局主席茅永紅日前稱,老百姓本身沒有買房能力,就不要來埋怨政府、社會和開發商,這是不對的。房價不能打壓,而且也打不下去。

民間嘲諷:“政府不是總在說自己是人民的公僕嗎?現在主人連埋怨的權利都快沒有了?!”

語錄九:老百姓有老百姓的活法,政府有政府的活法,有錢人有有錢人的活法

北京市工商聯副主席、錫華實業投資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北京市二十一世紀實驗學校董事長政協委員張傑庭透露:“我們是房地產二級開發商,知道過程中所有細節。今年趕快買吧,北京住房的均價,未來兩年要漲到4萬元/平方米。”記者問:“那老百姓怎麼辦呢?”張傑庭大聲回答:“老百姓有老百姓的活法,政府有政府的活法,有錢人有有錢人的活法。”全場鴉雀無聲。

民間嘲諷:“張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

語錄十:你還是黨的喉舌?你怎麼引導輿論?

全國人大代表、湖北省省長李鴻忠,8日那天在被《人民日報》下屬的《京華時報》女記者劉傑問及去年的鄧玉嬌案時,李鴻忠回答:“你真是《人民日報》的?你還問這問題?你還是黨的喉舌?你怎麼引導輿論?你叫什麼名字?我要找你們領導去。” 而事情正好是在兩會剛提出“創造條件讓人民批評政府、監督政府,同時充分發揮新聞輿論的監督作用,讓權力在陽光下運行。”不久發生的。

民間嘲諷:“‘讓權力在陽光下橫行’,李省長立竿見影!”

語錄十一:取締社會網吧,由政府辦公共網吧

全國政協委員、重慶陶然居飲食文化(集團)有限公司總裁嚴琦表示,將在今年全國兩會期間,提交關於關閉社會網吧的提案。嚴琦稱,目前網吧已成社會頑疾,“針對頑疾,就應該下猛藥”。──應強制關閉所有社會網吧,由政府接管和經營。

民間嘲諷:“世上最毒‘代表’心!”

語錄十二:冬奧奪冠,應先謝國家再謝爹媽

“感謝你爹你媽沒問題,首先還是要感謝國家。”7日上午,國家體育總局副局長、國際奧委會副主席於再清參加全國政協體育界別分組討論,談起冬奧會女子短道速滑 1500米金牌獲得者周洋奪冠後感謝父母,於再清說:“小孩兒有些心裏話沒有表述出來”,運動員得獎感言“說孝敬父母感謝父母都對,但心裏面也要有國家,要把國家放在前面,別光說父母就完了,這個要把它提出來。”他表示,要加強對運動員的“德育”。此前,周洋在冬奧會上奪冠後說“讓我爸我媽生活得更好一點”,感動了很多人。

民間嘲諷:“於副局長真是天大地大不如黨的‘恩情’大,爹親娘親沒有黨‘媽媽’親啊!”

語錄十三:秘書說的都是我的思想

據財新網報導,某善提議案者,每年都要提多份議案,總說自己憂國憂民,做好代表不容易,每年都要用兩三個月時間到基層調研。但談到具體問題,卻多次顧左右而言他,甚至“忘記”了自己的觀點,最後拉出自己的秘書。他面帶微笑地指著秘書對記者說:“有問題你可以找他,他說的都是我的思想。”

民間嘲諷:“這位代表說出了一句大實話。在中國從上到下,秘書就是當官的思想源泉。正所謂‘有屁股的沒有腦袋,有腦袋的沒有屁股’!”

語錄十四:舉手表決時我從不反對或棄權

“在大的會議上舉手表決時我從來沒有反對過或棄權過。”全國政協委員、著名主持人倪萍說,“就黨和國家的利益,在目前這個階段,要是你想不出比它更高的招,你就應該擁護。”

民間嘲諷:“難怪倪萍‘擁護’已經與其到了談婚論嫁的陳凱歌最後跟著陳紅走了,原來‘你想不出比她更高的招’啊!”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