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會結束 中國百姓都被代表了
 
蕭風
 
2010-3-14
 
【人民報消息】熱熱鬧鬧的中共“兩會”結束了。這次兩會可能又開創了諸多兩會之最,比如動用70萬安保人員開創了歷屆安保之最。花費是否創造了歷屆之最尚不清楚,但至少為北京又創造出獨一無二的“兩會經濟”,代表、委員及隨扈和眷屬們表現之闊綽羨煞路人;明星代表們和少數民族代表們爭奇鬥艷,彷彿置身時裝大觀園,就像有代表說,“兩會”是自我表現的大舞臺。他們一年一度匯聚北京,代表了全國人民權益。

與高坐於堂廟之上的代表、委員們形成對照的是,大量訪民被抓、被關、被追趕的走投無路;拆遷戶們被逼的無家可歸,甚至家破人亡,暴利拆遷仍在繼續,每天都在上演著一幕幕拆遷和反拆遷的悲劇。官商勾結強占了農民賴以生存的耕地,農民生活無著落,成了真正的無產者,而且暴利徵地還在繼續,悲劇還在上演。宗教、信仰、異意人士還在遭受著殘酷迫害。曾被中共利用過的工人和農民如今完全淪落為社會底層的弱勢群體,成了被中共官僚階層任意宰割的對象,他們的利益完全被高坐在堂廟之上的官僚代表們給代表了。統計表明,占全國總人口 0.4%的人占有全國70%的財富。

正在兩會熱鬧召開之際,3月3日上午,湖北武漢市黃陂區武湖農場毛店村發生一起野蠻暴力拆遷事件,一七旬老婦慘遭活埋致死。有近二、三十名施工人員、三個警察及拆遷指揮官員,用大型挖土機進行強拆,陳曉的老母親王翠雲試圖阻止,但老人被挖土機鏟起的土活埋。王翠雲遭活埋後,家屬跪在地上求他們救人,但遭到警察拒絕,在活埋過程中,在場警察不僅沒制止,還叫拆遷公司的人快逃。與此同時,代表了人民權益的代表、委員們正匯聚在北京,高坐在大會堂上。

中共兩會召開前夕,北京從1日開始全面啟動“護城河行動”的安保方案,次實施“三道防線”,動用 70萬的安保人員。大量訪民被抓、被關、被警察暴力毆打。“兩會”期間,北京飯店酒店雲集了全國各地的截訪車輛,截訪人員抓到上訪人時,送到固定的地點讓旅館的流氓將上訪人先痛打一頓,來個下馬威,然後再把上訪人換到另外一個地方看管。

大家知道訪民都是投訴無門、走投無路才不得不上訪的,是要冒很大危險、甚至生命危險的。然而廣西代表劉慶寧提交“《刑法》增設'擾亂信訪秩序罪'”議案,提案中列出20種應受到刑罰的信訪行為。其中包括信訪時喊口號,打橫幅,散發材料,靜坐,未經批准在國家機關辦公場所及其周邊地區非法聚集、滯留,信訪時採取自傷、自殘、自殺跳樓等行為,將依其嚴重程度,處3 年到7年、7年到15年有期徒刑。看來草民們僅有的一點上訪也被代表了。溫家寶剛說出要給草民尊嚴,草民們還沒有來得及謝恩,不想這尊嚴又被劈手奪回,而且還將成為階下囚。無獨有偶,江蘇大代表、宿遷市信訪局長申湘琴又暴出驚人雷語:“越級上訪者80%是無理訪。"此言一出,又使弱勢群體雪上加霜。而前國家信訪局局長周占順在接受媒體採訪時甚至都承認過,80%以上的上訪有道理。看來老百姓在這些中共官僚的眼中可以任意蹂躪踐踏。難怪中共各級政府可以對仿民大打出手,任意拘捕關押,甚至2009年廣州的反恐演習都把討薪工人作為假象敵人。這反映出中共完全把自己擺到與人民為敵的地步上去了,不知道他們懂不懂得“水能載舟,亦能覆舟"的道理。

也難怪,中國的代表不是人民真正選出來的,讓他們維護老百姓的權益實在是強人所難。但老百姓的權益卻都被他們給代表了。這些代表們神奇十足的高高在上,一方面揮霍著被他們代表了的他們衣食父母的利益,一方面又踐踏著他們衣食父母的權利,而且還要想出一些損招整治他們的衣食父母。我們終於明白了,中共不是代表我們老百姓的,它是坑害老百姓的,它是禍害人民的。

(大紀元)有更動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