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庄的被迷惑与高智晟的清醒(多图)
 
苏撬阱
 
2010-2-27
 

一审李庄冤判2年6个月,在宣判笔录上
签字捺印。(重庆法院供图)
【人民报消息】律师李庄被欺骗了,现在发不出一点声音来,不但不能为他人辩护,也无法为自己辩护。更糟糕的是,现在就被取消了律师资格,而且官方宣布,他被永远踢出律师队伍。一年半后出狱也无法再从事律师职业。理由似乎非常「伟光正」:他承认了自己的职业道德发生问题。

李庄的辩护律师高子程说,根据法律,即使李庄承认他自己有罪也不能定罪,要以证据说话。按照证据,李庄并没有犯罪。

高子程说的话是与国际法律章程接轨的,世界法律界都听的懂。但中共是个非法、独裁政权,它的存在本身就不合法,所以它有一套自己的独立话语系统和暴力统治制度。

龚刚模为活命诬陷李庄并再次做伪证

李庄是北京康达律师事务所著名律师,也是股东之一。这个律师事务所是原北京市长彭真之子等几个高干子弟组建的,他们有背景,李庄擅法律,生意非常红火,别人接不了的、不敢接的案子,他们都敢接,也能接。

2009年11月20日,李庄接受龚刚模妻子程琪和堂弟龚云飞的委托,与本所律师马晓军一道担任龚刚模辩护律师。为此,龚刚模的亲属支付了律师代理费150万元。

龚刚模,初中文化程度,原重庆银钢集团销售公司总经理。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杀人罪,非法买卖、运输枪支、弹药罪,贩卖、运输毒品罪,非法经营罪,行贿罪,非法持有枪支、弹药罪,开设赌场罪,容留他人吸毒罪等9项罪。

据21世纪网1月6日报道,龚刚模团伙落马系震惊全城的6•3枪案。2009年6月3日凌晨2时,李明航在重庆爱丁堡小区车库,被人持手枪近距离射击死亡。据重庆警方公开信息,李明航系一个大毒贩,在2008年7月,与龚刚模发生过争执。

法律界人士称,如起诉书所述9项罪名成立,龚刚模将面临最高死刑的判决。

「重庆速度」的诬陷


龚刚模在警方威胁下诬蔑自己的辩护律师。
(重庆晨报)
2009年12月12日,龚刚模在重庆警方的诱骗恐吓下,诬蔑自己的辩护律师李庄教唆他做伪证,并当庭「认罪」。

12月13日,李庄以「涉嫌辩护人伪造证据、妨害作证罪」,被重庆公安机关刑事拘留,并遭批捕。

12月18日,进入审查起诉阶段。

12月20 日,重庆江北区检察院通报称,该院已对李庄提起公诉。

12月30日,李庄被控「伪造证据、妨害作证罪」一案在重庆市江北区法院开庭。

2010年1月8日,重庆江北区法院即做出一审判决:李庄伪造证据、妨害作证罪成立,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

不到一个月,重庆司法部门以罕见的高效,走完了对李庄案从立案到一审宣判的全过程,被律师界讥讽为「重庆速度」。

检举了李庄,但一审时,龚刚模不肯出庭作证。李庄案二审前,龚刚模被通知李庄会认罪,龚刚模才出庭。


2月2日龚刚模当庭要求不再出庭作证.
2010年2月2日,李庄案二审开庭时,在李庄的辩护律师高子程和陈有西轮番向龚刚模发问了半个小时左右后,中午一点左右,龚刚模向审判长提出请求:「我脑壳被问昏了,我不想作证了。」当时,龚刚模手摸脑袋,脸上呈现出痛苦的表情。李庄的辩护律师问他:「你认为李庄是个好律师还是个坏律师?」龚刚模回答说:「不知道。」简直是打薄熙来的嘴巴。

最终,龚刚模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李庄的被迷惑

二审开庭十分钟后,李庄向法庭称:「一审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我撤回上诉理由,我先前的上诉理由作废。」令所有旁听者跌破眼镜。

新京报2月4日报道,在2月2日的庭审中,龚刚模堂弟龚云飞作证完毕时,李庄突然拍案而起大喊:「我认罪,但对于证人的胡说八道表示愤慨」,但随即称「我对激动的行为表示抱歉,我现在是介于正常人和神经病之间的。我认罪,但是我不同意证人说的。」

李庄辩护律师高子程随后称,李庄认罪不代表事实,也不代表法律,目前来看,李庄的认罪与事实矛盾,现有的证据不能证明李庄作了伪证及妨碍作证。

新华网报道说,李庄辩护律师之一陈有西郑重向李庄提出,希望其郑重表态,问他是否知道撤回上诉理由的后果。李庄表示明白后果,并当庭承认了作伪证。李庄的辩护律师高子程称针对这种情况,必要时和李庄家人商量为李庄做精神鉴定。


高子程(右三)与陈有西(右一)查看龚刚模(右四)
双手是否受到酷刑,这是给李庄定罪的关键。
李庄的辩护律师毫无疑问是非常合格的律师,高子程和陈有西没有因为自己的当事人李庄认罪,而随之任之,他们依然据理在法庭上与控方激辩了14个小时。第二天,2月3日继续开庭。由于控辩双方意见分歧太大,法庭表示将择日宣判。

2月9日,重庆市一中法院终于做出二审宣判。2月2日表示撤回上诉的李庄非常仔细的聆听着判决书中的每一个字。当他听到自己以伪造证据、妨害作证罪,刑期由二年半改判为一年半时,控制不住的跳起来,突然冲上去抢过话筒,异常愤怒的高喊自己在二审的认罪是假的,是因为有关领导在看守所里给他承诺过,只要认罪就可以判缓刑,所以他认罪,但是现在他被骗了。

李庄还在法庭上高喊:「曾经有多少先烈写过认罪书,但是这不影响他们成为先烈……」「我希望全国16万名律师继续在外面为我伸冤……」现场场面一度失控,多名法警联手才将李庄控制住。情绪激动的李庄后来被法警带离了审判大厅。

高子程律师随后透露了一点情况,二审开庭前公诉人找过李庄,希望他撤回上诉;或者是做辩护律师工作,做「有罪」辩护;或者是更换辩护人,但遭到李庄的拒绝。

压不行,就来骗。重庆市司法局的两个头头曾先后到看守所找他谈话,承诺认罪就缓刑,宣判后即可回京,该干么还干么。李庄是律师,他应该知道一个人承认有罪、被判有罪,就意味着一生有污点。但他知道中国盛产「潜规则门」和「幕后交易门」,所以中招儿了。

「让当事人造假,怎么还能有资格继续当律师呢?」别看中共自己为非作歹,可它却拿法律当棒子去殴打国人。


2月2日李庄辩护律师高子程开庭前接受采访。
>据北京晚报2月22日报道,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法》第四十九条第二款的规定,律师因故意犯罪受到刑事处罚的,由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司法行政部门吊销其律师执业证书。据此,北京市司法局于2月20日作出给予李庄吊销律师执业证书的行政处罚决定,并于21日送达李庄本人。

报道还说:此外,按照《北京市律师协会会员纪律处分规则》的规定,司法行政机关已经作出吊销会员执业证书决定的,市律协纪律裁判委员会应直接取消其会员资格。作为被吊销律师执业证书的人再申请律师执业,司法行政部门也不会颁发律师执业证书,也就是说,李庄的律师生涯至此终结。

一审庭审中,李庄曾数次提出申请,要求此案到重庆以外的司法机关审理,而且,对龚刚模的法医鉴定也应该到重庆以外的法医鉴定机关进行,理由是他的案子与重庆当地司法机关有直接利害关系,重庆司法机关应该整体回避。

中国政法大学法律系刑事诉讼法「教研室」主任、国家司法「考试专家」洪道德说:「在刑诉法中,无论当事人还是辩护人都没有管辖异议权。」他表示,李庄的这个申请,法院完全可以不予理睬,他根本就没有这样申请的权利。

那么,李庄案的公诉人找李庄,要他撤回上诉;或者是做辩护律师工作,做「有罪」辩护,或者是更换辩护人,这是根据哪一条法律?公诉人教唆犯人怎么做,是不是犯罪行为?

2月9日宣判之后,李庄的家属向辩护人提出要申诉,高子程律师表示自己决定退出。他说:「我觉得自己太疲劳了,超出了我承受的极限,所以我决定退出。」

据介绍,申诉可以向重庆一中院提出,或者是重庆高院提出。而欺骗李庄的那两个人,都管着重庆一中院和重庆高院。上诉?他们有的是时间陪你玩儿。你坚持要上诉到胜利,那么他们就把你玩儿进去,说不定还和李庄住一个囚室呢。所以,这不是一个案子的问题,而是一个制度的问题。

高智晟的清醒


人权律师高智晟你在哪里?!
由此想到律师高智晟的自述《黑夜、黑头套、黑帮绑架》,他写道:

……经这次折磨后,我几乎时常处在没有知觉的状态中,更多的是没有了时间知觉。不知过了多久,一群人正准备再次施刑时,突然进来人大声喝斥了他们,让他们都滚出去。我能听得出,来者是市局的一位副局长,此前我多次见过之。至少在我认知的层面上对之有好感,人较为开明、直率,对我和我全家有过一些保护。当时我的眼睛不能睁开,但我整个人已体无完肤,面目全非。听得出他也很愤怒,找了医生给我作了检查,说他也很震惊,但说这绝不代表党和政府的意思。我问他谁的意思能如此无法无天,支吾以对。

高智晟问的好,他是清醒的,他并没有把这位有些人性的副局长当成是「党和政府」的化身,当成是「党和政府」来给他送温暖,他不认为这些坏事都是底下人私下干的,上头是被蒙蔽的。

高智晟写道:「期间,我要求送我进监狱,或送我回家,他没有作答」。显然他做不了主。他仅有的权力就是临走时把折磨高智晟的人叫进来声斥了一阵,「命他们给我买衣服穿,晚上必须给我提供被子,必须给我饭吃。并答应尽全力为我去争取或回家,或进监狱」。结果呢?连这位副局长都知道自己是在开空头支票。

「这位局长一离开,王姓头目对我破口大骂:『高智晟,你他妈现在还在作梦想进监狱,美死你,今后你再甭想进监狱,只要共产党还在,你就再也没有进监狱的机会,什么时候也别想』。」

「只要共产党还在……」,这话说的多白。

一切罪恶的根源就是因为「共产党还在」,一切痛苦的根源更是因为「共产党还在」!

如果,李庄能够在此次上当受骗中清醒过来,彻底抛弃对共产党的幻想,那就是大坏事变成了大好事。△

(人民报首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