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江嘴又歪了!一半儿是胡气的(多图)
 
姜平
 
2010-2-23
 

惊恐的江泽民。
【人民报消息】老江嘴又歪了,一时半晌还无法出来见人。此次长时间没有恢复,究其原因,有一半是吓的,另一半是让胡锦涛气的。

这病根儿要说起来话就长了,得从十五届江泽民当政说起。

去美国吃烤肉 江至今在火上烤

2002年11月8日至14日在北京召开十六大。十五届政治局即将到任时,连续开会五次,决定1989年5月被八大老指定当总书记的江泽民下台,把党政军三大权交给邓隔代指定的接班人胡锦涛。

就在十六大召开的前几天,从10月22日至25日,江最后一次以「国家主席」身份访问美国4天,没有公务,就是为了去布什的休斯顿农场吃烤肉。吃烤肉不是目地,显示自己受到布什邀请才是目地。其实布什根本不想邀请江,是中共外交部反复请求「被邀请」。

在江泽民出访前,海外有媒体警告江不要去美国,否则可能吃上官司。江哪里肯听,这最后一次的大风头岂能放过。

第一站是芝加哥,江住的大酒店叫Ritz Carlton,是美国著名的五星级酒店,也是芝加哥最贵的酒店,一共有435个房间,江全包,一共包了3天,连同酒店的酒吧歌舞厅等所有娱乐场所统统包下,甚至酒店的地面和地下停车场都也统统包下。

此酒店,单间最低价每晚是430美元,套房最低价每晚是620美元,总统套间至少每晚1至2万美元。光435个房间的租金每天至少需要支付50万美金。酒吧歌舞厅等所有娱乐场所三天不开业的损失费和酒店的地面、地下停车场的损失费另算。

10月22日,江泽民的脚刚踏上芝加哥的土地,就收到芝加哥市所在的伊利诺州北区联邦法庭的正式传票,江真的被法轮功学员以「反人道罪」、「酷刑罪」等罪名告上法庭。

从那一天起,江就没有好日子过。最要命的是仅仅过了两个星期,江就失去了「元首豁免权」。

为此,江泽民在驻美大使馆内安置27人特别小组,由苏格负责,专门处理江在美国的被起诉案,他们的任务是研究如何拉拢美国议员为江说话。 江泽民指示要花大力气研究每个国会议员的特点和弱点,最好的是能找到要挟他们的把柄,每次接触或电话交谈都要偷拍偷录存档;江泽民命令要「不惜一切代价」收买贿赂、个个击破。「时间紧急」,苏格说「这次的任务非常重。」

围绕着这个「元首豁免权」,中共中央随后发生了好多令世界目瞪口呆的丑闻。

十六届政治局常委忍无可忍


2003年江带着有夫之妇的姘头参加军事会议!
对于世界各国来说,国家元首换人,意味着政府换届,新政府上台。但中共和苏共一样,只要这个政党不垮台,无论换上谁,都是换汤不换药。但中共领导人到了江泽民这一届下台时,就出现新鲜事了。2002年十六大,江泽民在元老的逼迫下,不得不交出总书记和「国家主席」两个职位,但赖在军委主席位置上不走。不但如此,胡锦涛上台一年多,还是江前胡后,

2003年11月4日上午,中央军委主席江泽民、副主席胡锦涛及其他中央军委成员在京会见出席第十五次全军院校会议代表,江还带上有夫之妇的姘头、原教育部长陈至立,让这位唯一穿着便衣的女性坐在第一排。图片显示,中央军委排列顺序为:江泽民、胡锦涛、郭伯雄、曹刚川、徐才厚、陈至立、梁光烈、廖锡龙、李继耐。江姘头陈至立被排在军委第六把交椅上──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梁光烈之前。江不但恶心胡锦涛和这些军人,也公开给陈至立的丈夫乔林戴绿帽子。别说民主国家,就是共产国家都看的两眼发直。朝鲜大使馆的人笑称:不知江吃了哪种耗子药,这么折腾。

2004年十六届四中全会,军委主席江泽民突然被轰下台,表面看毫无征兆,实质上连被江塞进政治局常委会的大部分人都觉的没面子,都忍无可忍。

江成「高层送花圈和遗体告别的专业户」的原因

为了出镜、为了表示自己在中共高层还有决定性影响,说白了,就是要让外国政府感觉自己在中共高层比元首还元首,判其有罪要掂量掂量,已经坐了轮椅、兜着尿不湿的中共普通党员江泽民,只好扮做「高层送花圈和遗体告别的专业户」,谁死了,都去鞠躬,实在犯病去不了,也得送花圈。


江带老婆出席黄菊追悼会挨骂!
2007年5月9日清晨,69岁的黄菊死了,中共一直掩盖这个消息,到了6月中央政治局常委会才临时开会讨论黄菊遗体告别仪式的规格。 会上决定:除了全体政治局常委参加,在京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国务委员参加,其他在京有关部门、系统可以派代表。已退休的前届党政、国家领导人出席与否,由本人决定。

乔石、李鹏、宋平、刘华清接通知后,都表示「不打算出席」,或以健康为由推辞了。在牢里的前上海市委书记陈良宇一听黄菊死了,中央要开追悼会,想借鞠三个躬、送个花圈,间接证明自己没问题,被中纪委专案组拒绝。 江泽民违反中央决定,私自带着老婆王冶坪去了八宝山,目地是要制造一个自己在党内地位特殊的假象。结果被高层骂的狗血喷头。

黄菊只有一个,为了能露头儿,到后来八杆子打不着的、只要有些名声的人去世,江都要想方设法送花圈。2009年5月,武汉大学教授、法学界泰斗、99岁教授韩德培的追悼会,第一个花圈就是江泽民委托人送去的,上面写了几个字:「沉痛悼念韩德培同志 江泽民敬挽」。

「元首豁免权」把江折腾的半死


江紧贴胡是给外国政要看的!
2009年「十一」,江拼死也要紧贴着胡锦涛上天安门城楼,豁命也要紧跟着胡锦涛走到天安门广场,因为那是各国媒体都关注的一天。

为了这一天秀,医学专家们开了好多次会研究,如何让江不突然瘫倒在公众面前。大的方案有三种,哪种用药剂量都不能不超大,都不能不损害肝脏。最后由江敲定其中的一种。折腾了一天,晚上回去,刚一上车,紧绷的神经一松弛,江当时就倒下了,医生们也累的瘫软。江最后是被抬下车的。

为何下台后,别的元老游山玩水的、唱戏听歌的,偏偏江如此恶心中国共产党,从「江前胡后」改成「胡前江后」,至今名字排在二号人物、人大委员长吴邦国的前面?

说一千道一万,最终的理由是被起诉的案子一个接一个,而胡温不但不为其撑腰、揽罪,而且还秘密调查到,江在镇压法轮功最高峰年代使用的国家财力竟高达二分之一到三分之一。恐惧、渗入骨髓的恐惧,把江折腾的死去活来。

为了表现自己不是「元首」但却在实际「元首」的位置上,2006年9月江出版了《江泽民文选》三卷本上市,北京的新华书店推销办法是硬性摊派,无论哪个部门(清洁工也不能幸免)的职工,每人必须卖出三万元的《江文选》,卖不出去免谈客观原因,一律从工资里分期扣除。

2007年《江泽民文选》少量出版了英文版、法文版、俄文版、西班牙文版、德文版、阿拉伯文版,为的是免费赠送给各国使馆,并请转交总统。


习近平向默克尔转交江的两本英文版“专著”。
2006、2007两年折腾完了,江不能不再接着找解除恐惧的良方。2008年又开印两本所谓专著,其一是《中国能源问题研究》,其二是《机械制造厂电能的合理使用》。前者不知是谁写的关于能源问题的两篇学术论文和一篇从来没听说没见过的讲话,都署名「江泽民」。而《机械制造厂电能的合理使用》一书,是苏联人特莱霍夫博士50年代的专著,江只是该书的译者。江没名没权时翻译完没出版直接被枪毙了。30年后的1989年,此专著已经过时,江当上中共总书记,当然必须出版,出版后就3折优惠价抛售,仍没人买,直接送造纸厂回炉。

2008年,这个「合理使用」已经过去了将近半个世纪,江不但竟然再版,还撰写了《再版序言》。2009年,江听说习近平10月份要以国家副主席身份访问德国,并与德国总理默克尔举行了90分钟会谈,就赶快弄出一个英文版,把作者换成自己,并让习近平亲自转交给德国总理,「并转达了江泽民同志的良好问候和祝愿」。

江的嘴又歪了

2009年11月,西班牙国家法庭以「群体灭绝罪」及「酷刑罪」起诉江泽民、罗干、薄熙来、贾庆林、吴官正5名中共前任和现任「党和国家领导人」,并宣布将发布国际逮捕令。

这个消息的直接反馈就是,2009年12月4日,中共治下的中国科学院两年一度的院士选举结果揭晓。中国科学院副院长、上海分院院长江绵恒落选。江绵恒的假亲姑、前中国林业科学院院长江泽慧也未能中选。

2009年12月17日,对江又是当头一棒。阿根廷联邦法院刑事及惩治庭第九法庭的法官拉马德里德下令,在阿根廷境内和世界范围,全面逮捕犯下 「群体灭绝罪」和「酷刑罪」的中共前党魁江泽民和前政法委书记罗干,押到法庭接受被控审判。

2009年12月28日是阿沛•阿旺晋美的遗体告别仪式,尽管江觉得浑身不舒服,但爬也得爬去,起码让外国人看看,江还在「元首豁免权」的外围挣扎。江硬咬着牙参加了遗体告别仪式,虽然又露了一次脸,但江感到周围的人对他像冰一样,没有一丝热乎气儿。

回去后,江这一夜是怎么过的,没人知道。第二天,江的四肢肌肉萎缩的可怕,半边脸塌陷的口眼歪斜,口水不听使唤的往下淌。两个人架着,后面一个人托着,都站不住。

警卫吓坏了,保健医并不怎么着急,因为这种事发生在江泽民身上不是一回两回、一年两年了。有的时候看着不行了,连呼吸都没有,过一会儿又睁开眼,有说有笑,跟没事人儿似的;有的时候脸颊塌陷下去,连话都说不利索,过了一夜,一切正常,「真的怪吓人的,不过现在已习以为常了。」

没想到这次不同往常,江的歪嘴过新年也一直没恢复正常,两条腿也和干尸差不多少。

胡锦涛背后又踹一脚

被江暗杀了多次并逃过死劫的胡,早就希望把江赶快送到「他应该呆的地方去」。此时闻讯大喜,又从背后踹了一脚──让沉寂了5年多的吕加平再出来发出声音。

2009年12月1日,吕加平写了《关于江泽民的『二奸二假』和政治诈骗问题与要求调查的呼吁》文章,于12月5 日作了一些修改和补充,又一次公开发表。

2004年2月21日,吕加平曾在个人主页上公布《向中央领导和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反映我听说的一些有关江泽民的事情和传闻》一文,主要谈了「江泽民的历史和入党问题」以及「有关江泽民和宋祖英的事」。引起极大的反响。

此次这声音更厉害,写的是《关于江泽民的『二奸二假』和政治诈骗问题与要求调查的呼吁》。当然谁都知道这「二奸二假」和政治诈骗问题本来就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此刻再拿出来,就是要致江于死地。

吕加平表示,几年前曾因揭露江的造假问题而遭当局监控,此次更加详细的揭露江的问题获得广大各界的支持,包括中共体制内的官员、国安等的支持,没有受到任何来自当局的任何威胁与恐吓。

江系人马说:吕加平得到了姓胡的支持!

江想借刀杀胡

2010年1月3日原河北省委书记李尔重追悼会,包括胡在内的政治局九常委有七人送了花圈,二十五名政治局委员中有十七位送了花圈,但江正病的死去活来,所以没人替他张罗着送花圈。倒是知情人私下打听,江的花圈是否需要订购了。

1月9日张爱萍的百年诞辰座谈会,他是江的恩人,虽然张爱萍将军被江蒙骗,到了晚年后悔不迭,在电视上看到江就换台或关机,但他毕竟是提拔江的关键性人物,张爱萍百年诞辰座谈会,谁不去,江泽民也得去,但半边脸还塌陷严重的江无法露面。


胡对江绵恒不冷不热。
1月19日,距离上海世博会开幕还有106天,胡锦涛考察了上海世博会筹办工作,这是胡时隔两年多后首次视察上海。落选科学院院士的江绵恒向胡锦涛介绍上海同步辐射光源工程时,竭力讨好,而胡不冷不热、微微浅笑、目光旁射,不让江绵恒有机会与自己套近乎。

江绵恒受不了,江泽民更受不了,歪着嘴斜着眼的江决心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命令给胡锦涛制造出一个「内部讲话」:《中共内部座谈会部分谈话 今天有不等于永远有》。

江说:姓胡的这小子想让我死,我也不能让他舒服了,给他制造舆论,用各种方式把他从政治上搞臭,让别人去恨他、暗杀他,那比我们自己动手的机会可多的多。△

(人民报首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