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群體犯罪觸目驚心
 
網文
 
2010-2-27
 
【人民報消息】個人為體,眾人為群。社會學告訴我們,一個國家是由若干個社會群體組合起來的。在中國現階段的社會各階層中,哪一個群體是最大的犯罪群體?問出這麼一個奪人眼球但絕非嘩眾取寵的問題,源自筆者最近讀到的幾組數據。

其一,法學教授陳忠林根據1999-2003年最高檢察院與最高法院報告等相關數據計算出:中國普通民眾犯罪率為1/400;國家機關人員犯罪率為1 /200;司法機關人員犯罪率為1.5/100。這個結果顯示,國家工作人員犯罪率比普通民眾的犯罪率高1倍;職在懲治犯罪的司法人員的犯罪率則是普通民眾的6倍。

其二,根據2005年3月“兩會”上的“兩高報告”,在2004年,普通民眾犯罪率的增幅為9.5%,國家機關人員犯罪率增幅為17.8%,國家機關工作人員因侵犯公民權利而導致犯罪的增幅為13.3%。

前者是群體犯罪率的統計比較,後者是犯罪率的增幅統計,顯示國家工作人員與司法人員兩個群體不僅犯罪率高,以倍數遠高於普通民眾犯罪率;並且增幅迅猛,分別高出普通民眾群體8.3個百分點和3.8個百分點。兩組數據以無可辯駁的事實證明:國家工作人員與司法人員,不僅是現階段高發性犯罪群體,亦是未來具有確定性的最危險、最需要防範的犯罪群體。

遺憾的是,遍查近幾年“兩高”通報數據,找不到這兩個犯罪群體侵吞國家財產的具體數目的統計,找到的卻是另一組令人瞠目結舌、不可思議的數據。這個統計數據表明:我國各級法院對官員職務犯罪案件判處免予刑事處罰、適用緩刑的比率,已經從2001年的 51.38%遞增至2005年的66.48%;尤其是瀆職侵權案件判處免予刑事處罰、適用緩刑的比率,從2001年的52.6%遞增到了2005年的 82.83%。

也就是說,一方面國家工作人員與司法人員兩個群體犯罪率在逐年增多、增幅逐年擴大,另一方面,法律對這兩個犯罪群體的懲治力度實際上卻越來越弱,因犯罪受到法律制裁的人越來越少、處罰越來越輕;前者四年中遞減了15個百分點,後者大幅遞減了近30個百分點。

如此巨大的反差,既背逆法治精神也背逆公平正義。極具諷刺意味的還有,這些年來也正是當政者“反腐敗”調子越唱越響、越唱越高的幾年。門面上,反腐倡廉、懲治腐敗幾乎當作了“國策”與“黨策”。國家統計局數次發布所謂“民意調查資料”均說,近年來群眾對反腐敗工作成效的滿意度平穩上升,國際社會也對中國反腐敗工作給予積極評價。主流媒體更是不厭其煩宣稱:“十六大後反腐敗鬥爭不斷向縱深發展,反腐敗鬥爭的確已取得實實在在的成果。”

無奈事實的演變,並沒有給當政者一絲一毫的臉面,失去約束與監督的權力,就像一個精神亢奮、欲望強烈的嫖客,將各種反腐口號、文件宣傳的遮羞布撕得粉碎。腐敗現象不僅呈大面積、全方位擴散趨勢,且涉貪人數之眾、犯罪層級之高、貪污數額之巨,以及窩案之深、牽連之廣、手段之劣等等,年年都在“創記錄”。

僅以普通百姓能看到的公開信息為例,1月4日人民網披露的一組數據表明:2009年全國紀檢機關查處違紀人員2421人,涉及違紀資金3.82億元;有 27343名領導幹部主動上交現金、有價證券和支付憑證等共計1.99億元。27343名領導幹部,上交1。99億元。粗略估算:平均每人上交7000千多元;2421名違紀人員,平均每人“違紀”15萬元以上。

1月7日,中央紀委、監察部的新聞通氣會上,公布了去年已有17名副部級以上高官落馬,再創歷年副部以上高官犯罪新記錄。中紀委副書記幹以勝說:2009年1月至11月,各級紀檢監察機關初步核實違紀線索140828件,立案 115420件,結案101893件,處分106626人,為國家挽回經濟損失44.4億元。

具有“反腐律師”之稱的王榮利先生,繼發布長達50萬言《中國反腐敗報告》後,最近又發布了他依據官方媒體公開報導撰寫的《2009年中國企業家犯罪報告》。報告列舉了2009年近百例涉嫌刑事犯罪,或與刑事犯罪有關企業家相關資料,其中涉及貪污、受賄的國企企業家30餘人,共貪污、受賄9億3000多萬元,人均貪污、受賄3109萬元;涉及挪用公款的國企企業家9人,累計挪用公款近13億元,人均挪用公款1億4376萬元。涉案人數與金額,無不令人觸目驚心。

而這些涉案的國企企業家,絕大多數均為政府任命的處、廳以上中高層領導幹部,大都擁有全國及地方人大代表、政協委員的頭銜。其中,官至副部級以上的有曾任中央候補委員的陳同海、曾任中紀委委員的康日新、曾任全國政協委員的張春江。除原中移動副總經理的張春江案件仍在審理外,原中石化總經理陳同海受賄1.9億余元,並與盟友原山東省委副書記杜世成共用情婦李微,日均揮霍公款達4萬元。而原中國核工業集團公司黨組書記、總經理康日新,僅從他家的別墅三樓上就搜出7000萬歐元現金,相當於7億多元人民幣。

去年重慶市舉辦了宣傳該市打黑成果的展覽,當中最引人注目的“展品”,是用收繳來的2000萬現金堆出來的一座 “金山”,如果按照人民幣與歐元幣值換算,重慶市得抓35個黑老大,才趕得上一個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委員的“手筆”。老實不客氣地講,我國國民幾十年千辛萬苦所創造的國民財富,早已淪為了一場供權力角逐掠奪的饕餮盛宴,宴席主角和成員便是披著“公務員”外衣的寵大官僚群體。

我們無從知道國家工作人員、公檢法、國企官員以及軍隊貪腐的所有數據,實質上也無須知道便足以觀察到腐敗現象已至臨界點了。中國式腐敗愈演愈烈、中國式反腐敗愈反愈腐的結果,也足以印證“為什麼”會產生這種尷尬結果的原因。而這種結果一而再、再而三地讓對反腐敗抱有期待的民眾失望,最終也將使得“反腐敗”連同提出反腐敗主張的執政者們,統統淪為滑稽的字眼和歷史的笑柄。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