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市泡沫── 中國經濟在崩潰邊緣(多圖)
 
彭秋燕
 
2010-2-27
 
【人民報消息】在中共敲鑼打鼓大舉慶祝“保八”成功之際,多國經濟學家卻不約而同指出:二零一零年將是中國經濟泡沫崩盤之年。因為政府民間一起炒作房地產,雖然營造起經濟熱絡的表象,卻與經濟基本面漸行漸遠,從而埋下巨大的泡沫化地雷。



多國經濟學家同時指出,二零一零年將是中國經濟泡沫崩盤之年。

二零一零年伊始,中國大陸經濟情況,在中共拚命吹噓營造下,似乎是一片大好榮景。

然而多國經濟學家卻不約而同討論這個熱門話題並指出:“二零一零年將是中國經濟泡沫崩盤之年。”中國經濟泡沫崩盤機率有多高?經濟可能何時崩盤?更引起各方熱烈揣測。

中國經濟崩盤前的榮景

回顧二零零九年,當全世界經濟陷在國際金融危機的泥淖時,唯獨中國經濟“表現突出”,國內經濟總值(GDP)達人民幣三十三兆五千三百五十三億元,成長率高達8.7%,達成官方念茲在茲的“保八”任務。

但經濟學家提出警示,在這些浮華數據的背後,中國經濟本身已經“問題一籮筐”。

早在去年底,《新聞周刊》(Newsweek)即預言二零一零年中國大陸將發生經濟崩潰,《新聞周刊》表示,新的一年裏,大陸的股市與房市都將泡沫破滅,導致全球新一輪的通貨緊縮。




今年元月二十一日,世界銀行(World Bank)也提出警告,亞洲地區的成長超越全球其他地區,使今年亞洲開發中國家將面臨資產泡沫化或經濟過熱的風險。其中又以中國經情況最引人關注。世銀總體經濟趨勢預測小組負責人勃恩斯(Andrew Burns)更直接點名中國的房地產業,將面臨資產泡沫化。

一直以來,中國號稱是由投資、外貿與內需等“三駕馬車”來拉動經濟成長,其中出口因為受到歐美不景氣影響而嚴重衰退,而“內需”始終起不來,國內消費率始終在低檔徘徊,再加上儲蓄率居高不下,因此中共當局只能靠房地產投資增加來帶動GDP的增長。




房地產泡沫化加重經濟崩潰危機

政府民間一起炒作房地產,雖然營造起經濟熱絡的表象,卻與經濟基本面漸行漸遠,從而埋下巨大的泡沫化地雷。

自二零零九年三月以來,中國房市在政府金融政策與房地產政策的強力催動之下,一路上揚,房價在北京、上海、深圳等一線城市已經超過每平方米人民幣兩萬元、三萬元以上的樓盤比比皆是。

針對這種經濟形勢,中國經濟評論家草庵居士認為,中國大陸現在用來拉動經濟的政策,包括增加信貸率、印發鈔票等項目都是飲鴆止渴的辦法,不能解決根本問題。

“大量的貨幣出現在經濟市場必然會引起通貨膨脹,所以為什麼中國大陸房地產的價格上漲得非常強烈,”草庵居士分析,“這個現象幾乎比以往美國、日本在經濟危機之前還要嚴重得多。”

他並強調,現在中國經濟危機只是剛開始,因為中國完全步入了過去美國和日本的後塵,經濟整體處在一個即將引爆崩潰的邊緣。房地產泡沫會在新的一年當中逐漸爆發,造成整個中國金融系統的泡沫與崩盤,同時會造成整個中國經濟甚至全球帶來新一輪的衰退局面。

據草庵估計,中國經濟崩潰引爆點可能在二零一零年下半年到二零一一年之上半年間。

“房市是今年危險的風向球,這個風向球目前顯示,泡沫化的機率相當的高了。”中國時政評論家伍凡強調。

伍凡指出,最近在北京、上海、杭州、廣州退房的速度加快了,百姓買了房子之後開始退房,“如果成一個退房風潮的話,那麼房價馬上就下跌了,這一下跌就很難再上去了。”

“地產泡沫化將導致二零一零年中國經濟崩盤。”臺灣大學經濟系教授張清溪如此認為。

事實上,中共當局也意識到這個危機緊迫,並試圖對抗地產過熱情況,以免進一步引發通貨膨脹的危機。但一些中共地方當局,半數以上財政收入是靠出賣土地,因此中央與地方府的步調可能產生矛盾,也將使得對抗通貨膨脹的效果有限。“所以這個泡沫可能會吹一陣子,然後在今年內泡沫破掉。”張清溪說。

此外,旅居美國的“中國人權”組織高級研究員、經濟學家何清漣也分析,在房地產價格瘋漲的同時,中國的製造業、出口貿易以及就業率都未出現好轉態勢。按常規判斷,中國經濟的基本面根本無力支撐瘋漲的房地產市場。

內需市場與失業率前景不樂觀

就內需市場而言,對於未來一年中國經濟的內需與失業率情況,所有受訪的中國經濟學家都不表樂觀。

主因之一在於中國沒有工會,勞工沒有辦法去爭取權益,所以中國勞工的工資在產品結構的比例一直在下降,從最初的30%,現在下降到不足10%。勞工的收入降低造成勞工沒有能力購買產品,產品積壓也將導致企業破產,而大規模企業破產,將再造成更多勞工失業的惡性循環。在這種情況下,今年的中國失業率將比去年增加。

草庵居士預期,今年下半年,城鄉的失業率將會大量增加,整體政治環境沒有改善,這些問題也沒有辦法得到真正的改善。再加上中國失業率計算方式與他國不同,在中國的失業率,只計算城鄉人口的失業率,並不包括廣大的農村人口,“如果計算廣大農村人口,中國的失業率更將突破40%,這將是一個非常可怕的情況。”他說。

中美貿易戰即將開打

再從外銷市場檢視,中國與主要外銷國家關係漸趨緊張,中美貿易摩擦似乎愈演愈烈,也可能影響未來一年的中國經濟表現。

例如今年初,美國商務部初步裁定對從中國進口的鋼絲層板(wire decking)徵收最高達289%的反傾銷關稅。這是二零一零年美國政府對中國貿易限制的第一項裁決。

此外,哥本哈根氣候大會並未解決全球暖化問題,也可能進一步引發貿易摩擦,美、歐等國勢必繼續施壓人民幣升值並實施各種反傾銷、反補貼措施以降低對中國的貿易逆差。

中美貿易保護戰要是開打,中共當局是否能挺過這項危機?

臺灣財經法律師童文薰表示,“中共是禁不起這一波的大戰,因為中共內部已經問題太多了。”例如二零零九年高官中箭落馬有八百多人,這八百多人,其中有七人是省級以上的幹部,“每個省的人口比臺灣還多,所以相當於是七個臺灣總統在貪污。”她說。

看清中國經濟欣欣向榮的幻象

二零一零年中國經濟已經陰雲籠頂,全球還能夠希冀中國帶領世界經濟走出金融海嘯頹勢嗎?

草庵居士認為,很多海外國家看到的其實是中國所謂欣欣向榮的假象,因為中共當局喜歡做樣板城市,比如說把上海建設成亞洲最繁華最漂亮的城市,但是它畢竟人口只有幾千萬人口,並不能代表整個中國十三億人口的水平。




中國大陸經濟情況,在中共拚命吹噓營造下,似乎是一片大好榮景。
圖為今年一月時上海的一處標語。

另一方面,中共是採取新聞管制的政權,負面的消息沒有辦法傳播出來,所以全球在中共新聞管制下聽到的都是好的聲音,但是這種聲音往往並不是真正正確的訊息。

“中國跟西方國家的差距不是幾十年的差距,而是百年以上的差距,尤其政治思想上的差距更大。”他指出。

何清漣表示,近年中國GDP增長只是依靠資產泡沫催生出來的非理性繁榮,然而隨著經濟泡沫的破裂,中國必將進入非理性蕭條。“中國經濟不僅未能成為拯救世界的‘諾亞方舟’,反而有可能成為撞冰山沉沒的‘泰坦尼克號’(Titanic,臺港譯“鐵達尼號”)。”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