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南海影壁上的五個大字面朝門外(圖)
 
王天增 (旅日華人 )
 
2010-2-24
 



謊言越多看就越接近真理 ── 中國共產黨對此堅信不移!

【人民報消息】小兒子的升學考試終於在二月十三日結束了。一家人也終於可以喘口氣了。孩子非常爭氣,報名時候他只選擇了:明治大學、東京大學(原帝國大學)和日本法政大學三個最難考的大學,為的就是要給同學們看看;其實在去年十一月日本全國舉行的中心考試(相當於中國的預測考試)中,他已經顯示了自己的實力,這次只不過是最後衝刺罷了。但願他能如願以償,為自己創造一個較好的未來。

按照我最初的想法:由於我們夫妻年事已高,我自己依靠微薄的厚生年金生活,根本無力支援孩子上大學,孩子高中畢業後若能找一個好工作也就可以了;也可以就近照顧我們。可是出乎預料的是:去年七月初,區役所的民生委員突然來我家訪問,告訴我們:根據戶籍科的統計,你們的孩子明年高中畢業;按照你們的收入,很難供給孩子上大學;你們是否考慮過申請助學貸款?這樣可以讓孩子安心學習,畢業後他可以在十四年內還清。同時她向我們講解了貸款內容:包括三次考試費用、上補習班費用、以及四年間學習費用的五分之四——相當於三百六十五萬日圓。……

這真是出乎我們意料之外。我們始終認為助學貸款是在考上大學後再申請,萬萬沒有想到區役所竟然首先考慮到的是不要耽誤孩子的考試,不要我們背負擔;她說:這是為國家選良材,因為過去就因為有的學習很好的孩子因家庭困難,自動放棄了升學考試非常可惜,所以前來通知我們!

也許有人會說:中國也有了助學貸款。不錯,在最近中共政府的確也搞了助學貸款,但是落實到真正的貧困學生,至少要半年以後,而且僅各種證明及保證的手續,就令人卻步!

寫到這裏,不禁讓我想到了中國。我的小兒子是妻子在日本懷的孕,因為我每天要上班,無法照顧妻子生產,於是妻子在臨產前十天,回到中國父母家中。當時我已經五十一歲,妻子也四十五歲了,而且她還是第一胎。還好,醫生開刀取出胎兒,母子平安。

可是沒有想到回到她父母家中第二天,街道委員就找上門來,硬是指責妻子沒有申請出生指標,而且出言不遜,被岳父推出門去。也不知道他們從哪裏了解到我還有兒女,於是硬是逼妻子寫檢查……。更有甚者:北京市華僑委員會突然打來電話說:「 ……你這個同志違犯了太多法律,一定要好好檢查!」……搞得妻子一頭霧水;在無可奈何的情況下,妻子沒休息半個月,就返回了日本。幸虧妻子僅提前十天回中國,而且早跟醫院有預約;如果提前一個月,也許這個孩子就來不到這個世界了!

簡直豈有此理!我們在日本具有永住權,在中國我們的戶口,早已被註銷,莫非我們還要跟日本政府要指標?!

但是回到日本不久,我們會社知道了孩子出生,於是通知我:把出生證明複印一份,由會社辦理社會福利;果然不出一個星期,我的銀行賬戶就由健康保險會社匯進了二十四萬日圓。從此以後,孩子從幼稚園到小學,不僅免費,而且還享受幼兒手當;從小學到初中畢業,除了每天飯費以外,全部都由國家負擔。……

類似的事情也發生在我的大連朋友身上。前年居住在足立區的老李,由於多次都營住宅抽簽未果,一直住在租的住房中;突然有一天區役所的民生委員到他家告知:由於要在這片土地上建都營住宅,徵求他們的意見。最後達成的意見是:1,他們在足立區內其它地區租住民房,高出部份由政府補足;2,都營住宅建成後,分給他們一套都營房屋。結果四個月後,他們果然分到了一套都營住宅。

幾乎與此同時,他在大連的私房,也要拆遷建大樓;當他趕回去後,私房不見了,地基已經開挖,房子裡的一切物品全部失蹤……。街道回答他:「你不在家,工程不能等人,所以把你的東西全部搬到大街上;我們還為你丟了一張大棚布!」……真是一群流氓!

我們從來也沒有想到向日本政府要過錢,但是政府卻兩次把急需送到我們身邊。而且第二次竟然是政府提醒我們為孩子前途考慮;日本政府沒有吹噓他們偉大,但是他們是在實實在在地為人民辦事。為什麼?原因就是他們是國家公務員,人民的需要,他們就必定會按政策辦事。否則就會被人民用選票把他們趕下臺。這就叫民主社會。

由此我想到了中國。中南海大門口的照壁上公開書寫著:為人民服務五個大字、各級政府的大牌子冠以人民政府、共產黨的機關報紙叫人民日報、共產黨的軍隊叫人民解放軍……,林林總總人民二字無處不在,但是共產黨奪取政權六十年來,它們可曾有過想到人民了嗎?——1959到1962年人為的大饑荒,毫無人性的黨『媽媽』,竟然能派出軍隊堵截流浪要飯的農村同胞;我們可以任意舉出歷史上的饑荒賑濟災民的許多故事,但是在共產黨的歷史記錄中,卻從來都沒有出現過。故意逼迫基層幹部虛報產量達到了畝產十萬斤,然後幹部下鄉到農民家中搶劫口糧,甚至於把第二年的種子也搶走!為什麼?為的是核子技術,為的是共產黨稱霸全世界!……

年齡在五十歲以上的大學畢業生都享受過免費高等教育,而又有誰能想到這個免費,竟然是國民政府遺留下來的。在偉大的抗日衛國戰爭中,西南地區接納了大批流亡學生,為了他們的教育,建立了西南聯大;學生們不僅免費讀書,而且連吃飯也全部由國民政府負擔。正因為聯大接納了全國最優秀的教師,才培養出大批出色的學者工程師……。最有名的就是諾貝爾獎獲得者楊振寧、李政道;也正是因為共產黨的胡作非為,他們才放棄了中國國籍!

世界上所有先進的國家,都把培養人才看作治國之本,唯獨共產黨,不把知識人才放在眼裡。文革中毛澤東提出:「教育要革命,學制要縮短,資產階級知識份子統治學校的時代將一去不復返了!」於是批判學術權威、砸爛舊世界建立新世界;孔子殿堂遭到了史無前例的誣蔑、毀壞;教師遭遇到前所沒有的批判斗爭……。有多少優秀教育家慘遭虐殺,又有多少知識份子被抄家、被驅趕到農村接受貧下中農的『再教育 』?……

文革結束了,改革開放了;於是共產黨在把醫療推向市場的同時,也把教育推向了市場。如今的大學不僅吃飯要自備飯票,而且高額的學雜費,根本就無法讓普通民眾負擔,更不用說那些生活在農村的家庭了。

我不反對在人民生活允許的情況下,高校收取一定的費用,但是這決不能同樣對待。中國的高材生大多是出生在農村的孩子;他們為了跳出農門,都在拚命讀書。但是高額的學習費用,不是把他們逼在了大學門口外,就是家長身背天文數字的債務,甚至有的家長被學費所逼自殺身亡!

中國大陸真正投入到教育的費用只有3—4%,被國際排名到一百位以下,簡直連非洲貧窮國家尼日利亞都不如;可是投入到軍隊的費用,卻高達20%以上!為了奧運會、世博會,共產黨可以動用幾十萬軍隊,以保衛『安全』;如果共產黨的軍隊是真正保國,倒也罷了;但是共產黨的軍隊卻是為鎮壓民眾抗議的。那些毫無人性的貪官,可以貪污受賄幾千萬、甚至於上億元,卻不肯捐助希望小學和災區人民!

寫到這裏大家可以想一想了:這個政權究竟是個什麼性質的政權?

毛澤東的社會主義烏托邦變成了今日的權貴勾結黑社會的奇怪政權,是一個嘴裡吹的自己是人類的救世主,但是實際上卻是一群喪失了人性的吃人野獸,在中國大地蠶食著中華民族一切可以變成金錢的寶貴財富!這樣的政權如果不垮臺,那可就真沒有天理了!

同胞們,在退黨已經達到六千六百萬的今天,讓我們再努一把力,共同讓中共這個劊子手集團早日走進歷史,為民主、法制的新中國而努力吧!

2010年2月15日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