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凌晨大動蕩 中共已人心喪盡(圖)
 
鄭文廣
 
2010-2-24
 



2月21日凌晨三點左右,在太原、晉中、長治、晉城等地發生地震的消息相繼傳開,導致幾百萬人凌晨從家裏跑到街頭、公園躲避災難,出現了百萬民眾凌晨“等地震”的場面。

【人民報消息】2月21日凌晨三點左右,在太原、晉中、長治、晉城等地發生地震的消息相繼傳開,導致幾百萬人凌晨從家裏跑到街頭、公園躲避災難,出現了百萬民眾凌晨“等地震”的場面。

“就怕地政局闢謠”:信“謠言”還是信政府

21日上午,山西地震局發布公告闢謠。山西省地震局有關人士還表示,只有省政府才能發布地震預報,其它任何單位、個人都無權發布。

政府是有權發布,但是發布的內容,老百姓是否相信,政府就無權干涉了。對於地震局的闢謠,似乎山西老百姓並不買賬,他們在網上表示:“地震局你越闢謠人民就越害怕,地震不可怕,可怕就是地震局亂闢謠!上次太原晚報就闢謠說沒有地震,結果還是震了。”

還有地說:“也不知到底聽信誰的了,害得我一夜沒睡,滿街的人驚慌失措的,關鍵是地震局的話更不可靠,才導致今天的局面,寧願信謠言也不信任政府。”

“我怎麼每次記得有謠言最後都成真的了,汶川地震地震局不也出來闢謠來著嗎?最後不也震了。”

顯然,中共想讓老百姓相信的是,“不是政府發布的就是謠言。”但是老百姓偏偏反著聽,將政府的“發布”當忽悠,而更願意把親朋好友、左鄰右舍、互聯網上民間發布當回事。

百萬人能夠在凌晨一小時之內傾巢而出,不可小覷。中共已經人心盡失,在關乎生命財產安全的壓倒性問題上,人們需要真相,但是,中共和其綁架的政府恰恰每次給出的都不是真相,你說,老百姓相信誰?

“狼來了”喊多了,真的狼來了的時候,人們還會相信嗎?

蛤蟆與專家,信誰的?

其實老百姓對中共官方的表態、所謂“專家”的結論和喉舌媒體的報導也不是不看不聽,而是反著看、分析著聽。

山西網民的議論:“蛤蟆不叫專家叫,安安穩穩睡覺,專家不叫蛤蟆叫,收拾東西別睡覺──逃跑!相信經驗,沒錯的!” 政府的御用“專家”的話要聽,但是要反著聽。

1月15日,家住太原的王先生收到朋友轉發的一條手機短信,短信稱:“最近各大醫院正在搞防震演練,並且儲備醫療用品,還選派很多醫生和護士作為地震應急人員,看來太原近期會發生大地震,請做好防震準備,盡量不要在建築物內逗留。” 喉舌媒體的報導要看,但是要分析著看,這是老百姓的經驗之談。

高調宣傳的和被掩蓋的“自焚”

在正常社會,作為服務於民的政府,對民生問題的消息發布往往是值得老百姓信賴的。而作為社會共器的媒體,在監督政府的同時,涉及到生命安全的報導也是值得信賴的。

不幸的是,在中國人們無法期盼政府和媒體給民眾帶來的真正實惠,媒體成了專制社會的傳聲筒,官方說法成了社會醜聞、負面消息的遮羞布。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

有一個例子很說明問題,中共當初在打壓法輪功時,為了妖魔化這個信仰團體,讓老百姓產生仇恨心理,十年前,在天安門自編、自導、自播了所謂“天安門廣場自焚”事件。這一次,央視的報導行動之快,令人生疑。之後,在該錄像種種破綻,尤其是劉春玲被現場武警拋出重物打死的鏡頭,被識破之後,央視再也沒有勇氣把自己造假的證據在公眾面前顯示了。

但是,不久前當一起起自焚悲劇在被逼入絕境的、悲憤難平的拆遷戶(如廣州的陳共妹和北京的張海墨、張芳在2月3日不約而同在同日自焚)身上真正上演的時候,國際媒體(如法新社)將受害者的照片已經公諸於世了,中共做的卻是嚴密監控受害者家屬,阻止家屬接受採訪,防止“國家機密”被泄露。

山西人為何相信地震傳言

為什麼在山西,會有這麼多人相信地震傳言?首先不能不說是老百信對中共“官方”說法虛假性的共識。中共自己的說法是“群眾基礎”,中共不得不承認的是事實是,它的這個基礎正在喪失殆盡。

其次,這次行動不能不說是發達的通訊工具的功勞,手機、互聯網、電話……當人們從不同的渠道(官方的渠道不算),聽到看到的是同一個消息,他們相信這一消息的幾率就非常大。“謊言重覆一千遍就變成了真理。”當然這個道理漸漸不適用於官方說法,因為人們已經有了抵抗力,而且會用官方說法反證民間的說法。

儘管中共在設置種種障礙監視和堵截真相的傳播,但是,發達的通訊工具讓中共控制機制防不勝防。中共想要通過文革時期的控制思想的方式控制思想、輿論是無法想像的,用中共自己的話說,“任重而道遠”。

第三,中共利益集團對中國自然資源的無度攫取,讓民眾普遍產生恐慌心理。山西是產煤的地方,老百姓講“山西地下都采空了,人們能不擔心嗎!要是來個大地震肯定破壞力很大!”

中共為老百姓製造的何止是自然和生態資源的災難,輿論、心理和思想上的災難更甚。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