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恐怖!甲流在中国尚未“大显身手”
 
林辉
 
2010-2-16
 
【人民报消息】近日,位于海外的民间独立机构“中国甲流疫情独立调查组”公布了最新的调查结果,调查显示2009年12月大陆甲型H1N1流感进入了第一个高峰期,而截至今年一月底,大陆因甲流及相关病症导致的死亡人数估计超过十万,最高可达50万,而所估最低死亡数字也已是中共官方公布数据的200倍以上。对此,很多人表示怀疑,因为大陆民众虽然感觉到了甲流的气势汹汹,但却感受不到罹患此病所带来的死亡恐惧。原因何在呢?

一方面,这是因为中共当局视甲流感染和死亡数据为机密,并严禁医院、卫生机构、媒体对外公布。同时控制网络上真实资讯的传播,这使得老百姓只能获取有限的信息,并且因其相对较低的死亡率,而对之采取漠视的态度;另一方面,因甲流传播速度快、感染人群广,中共当局从最初的“严防死守”改成“不检测、不统计”,任其蔓延,同时以中国现有的落后的医疗保障体系也无法保证检测的及时性和广泛性。这使得即便有人死于甲流或因其影响导致并发症发作而死,也不能被计入甲流死亡数据中。对于普通民众而言,也许身边的亲戚、朋友、同事等死于甲流,也大多并不知情。基于上述原因,民众对于这场瘟疫所带来的危害并没有给予过多的关注。

然而,漠视的结果可能导致民众不去寻找真正的方法,去防范蓄势待发的魔鬼新一轮的进攻。而当老百姓切身感知到了甲流十分严重之时,或许已为时已晚。

历史其实是不断地在重复上演。也许,1918-1919年肆虐的亦由H1N1病毒引发的大流感所造成的可怕后果,可以作为中国民众的参考,可以提醒人们这个病毒一旦发作起来是怎样的恐怖。

最新统计表明,1918-1919年流感在全球造成的死亡人数为5000万至1亿,而当时的全球人口总数还不及今天的三分之一。今天的医学界业已对造成如此高死亡率的病毒得出了确切的定论,即罪魁祸首正是H1N1病毒,它源自一种奇异的禽流感病毒。而九十年后,即2009年,这种同源病毒再度现身,迄今已造成了逾5000人死亡。另据美国卫生部门公布的数据,到2009年11月为止,美国感染过甲流的人口已经达到16%。美国的卫生条件、医疗条件都比中国好的多,人口密度也比中国小的多,由此可推断中国甲流实际感染率要比美国高许多。而这仅仅是H1N1病毒小试身手。

也许,当H1N1病毒露出狰狞面目之时,九十年前那一幕幕恐怖的场景也将再现。曾为记者的约翰·M·巴里在《大流感:最致命瘟疫的史诗》一书中做了如下描绘:

“好像有人在眼睛后方拚命将一根楔子敲进他们的脑袋,很多病人抱怨头疼。”

“几乎所有的尸体,都因剧烈的咳嗽导致腹肌、肋软骨撕裂。”

“口罩没有用,疫苗没有用,‘中世纪黑死病又来了’的流言横行一时,接踵而至的恐惧像一条冰冷的毛毯包裹了整个城市。死亡以前所未有的架势,呈现在20世纪初的医学界面前。”

“孩子们从父母冰冷的身体边走过,抬起含泪迷惘的眼睛。”

……

史载,当时的大部份报纸试图改变民众的恐慌。“西班牙流感就是普通的流行性感冒——一种常见的发热和寒战”,1918年9月20日的美国《阿肯色公报》以黑色加粗大字标题宣称。事实却是,阿肯色州小石城外的派克军营,短短四天就有8000例患者入院,死亡者姓名都来不及统计。

相信没有人愿意这恐怖的场景再现,而这也正是“中国甲流疫情独立调查组”努力寻找真相并广而告之的原因。当更多的中国民众对此重视后,去探寻真相并找寻解救之法,也许,曾经的恐怖就会与己擦肩而过。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