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幕惊人!龚如心家属还没到哭的时候(多图)
 
门礼瞰
 
2010-2-4
 

在中共帮助下,偷情、伪造遗嘱的龚如心(左)与老公公王廷歆(右)争夺
丈夫王德辉(中)遗产成功,但不该得的还是得不到,转年即得癌症毙命。

【人民报消息】已故华懋集团主席龚如心(小甜甜)千亿遗产争夺案,2009年经过为期38天的聆讯,于去年9月22日审结,2010年2月2日香港高等法院裁定,华懋慈善基金一方胜诉,龚如心的地下情人、商人陈振聪败诉,并须支付华懋慈善基金的庞大诉讼费。

香港高法法官的荒谬判词和警方的蹊跷行动

法官在判词中认定:02年遗嘱才是龚如心立下的最后一份遗嘱,因遗嘱符合龚一贯希望贡献慈善的意愿,而06年的遗嘱却将所有遗产全给予陈振聪一人,并不符合龚的意愿。法官亦不相信龚如心会认为陈振聪是合适人选继承所有遗产及接管华懋。


龚如心一生给人们最大启示是人算
不如天算。
2月2日恰好有一个新闻噎住了这位香港法官的认定,据意大利《晚邮报》报道,意大利一只名叫托马斯诺的猫获得1000万欧元遗产,成「最有钱宠物」。此猫的主人阿松达夫人现年92岁,无儿无女,最近她已在两名律师和公证人协助下立了遗嘱,将价值1000万欧元的所有财产交给这只猫继承,让它度过富有安逸的一生。托马斯诺名下的财产有:罗马奥尔加达别墅区的一所豪华别墅、罗马和米兰市区的两套公寓、卡拉布里亚区的多处土地以及几个银行账户里的存款。

这只猫需要住整座豪华别墅吗?它管理的了两套公寓、多处土地,和使用几个银行账户里的存款吗?按照这位香港高法法官的思维,它决不是继承所有遗产及接管地产的合适「人选」,但是钱是阿松达夫人的,她想把钱给谁就给谁,她就乐意让自己的宠物猫继承,按照法律它就能继承。至于如何打理物产和存款,这根本不需要操心,有钱还怕请不到「人」?!

同此理,就算陈振聪完全没有经验管理华懋,但是他继承遗产后可以雇人,也可以用龚如心生前聘用的华懋原班人马继续运作。

所以,从法律的角度来讲,法官根本没有权力谈自己相信不相信「龚如心会认为陈振聪是合适人选继承所有遗产及接管华懋」,法官的责任就是一切由证据说话,此案的证据是什么?就是龚如心的遗嘱。引人注意的是,判词没有就陈振聪手持的06年遗嘱的真伪作出裁决。而这正是此案的蹊跷和致命处。


龚如心走出法院。
2月2日,高等法院做出裁定后,败诉的陈振聪透过公关公司发表声明,决定就裁决提出上诉。蹊跷的是,这一声明造成了警方的高度神经紧张。当天,警方商业罪案调查科立即派出女警亲自到法庭领取法官判词,「警方与律政司『详细研究』判词」后,第二天,2月3日,警方到陈振聪寓所搜证并拘捕他说是「调查」,实际上就是不给他机会上诉。

已故华懋集团主席龚如心的千亿遗产争夺案,难道不是龚家和陈振聪在争夺,背后还有一个更贪婪的血口?是的,那就是中共。当这位亚洲最大女富豪去世前后,中共频频发放消息指,龚如心会将钱透过基金会捐给大陆。

要叙述这曲折的千亿遗产争夺案,得从头说起……

香港房地产大王王德辉被绑架致死

名列香港10大富豪榜的华懋集团主席王德辉,八十年代已是香港房地产大王。他家与妻子龚如心家是世交,后来身居大陆的龚如心投奔香港王家,居住的那段时间促成了这段婚姻。

1983年4月,王德辉首次被绑架,当时其家人缴付了1,000万美元赎金,王德辉随后获释。

7年后,1990年4月,王德辉再次被绑架,其家人虽然已支付6,000万美元赎金,但他被撕票。犯罪团伙在台湾收取赎金,把王德辉藏匿在大陆。据被捕的部分疑犯口供,王德辉于1990年4月13日被扔到公海,其遗体至今未能寻回。王德辉与龚如心无子女。

又过了7年,1997年5月,王德辉的父亲王廷歆入禀香港法院,要求法庭颁令于1990年被绑架失踪的儿子死亡,并同时确认1968年王德辉因知悉31岁的妻子龚如心通奸而修改的遗嘱。该遗嘱指父亲王廷歆为唯一受益人。

2个月后,香港发生了一件大事,1997年7月1日,中共军队进驻香港,说香港被回归。于是,王德辉的庞大遗产继承案因为中共的介入而变成一个跌宕起伏、曲折离奇的现代奇案。

龚如心伪造遗嘱被警方拘捕

1999年9月香港高院颁布王德辉在法律上已死亡。两年后,2001年8月争产案开审,中共派出「中国刑警学院」教授贾玉文为首的三位内地鉴定砖家,为龚如心的假遗嘱做伪证。香港审判法官斥责他们是「被告(龚如心)收买的火力很强的枪手」,并指责其鉴定结论是「荒谬、愚蠢」的。

一年后,2002年11月高院裁定龚如心所持的遗嘱乃伪造,并判王廷歆是王德辉的遗产唯一受益人,12月龚如心因伪造遗嘱被警方拘捕,获准以500万元自签保释。

为了取得中共的帮助,2002年,龚如心写了一个投机的许愿遗嘱,说成立的华懋慈善基金将交托给联合国秘书长、中共政府总理及香港行政长官监管,继续基金原有的项目,发展中国的类似诺贝尔奖的世界性奖项。

又过了近一年,2003年9月,龚如心就香港高院判定王廷歆为遗产唯一受益人提出上诉。又过了9个月,2004年6月,龚如心上诉被驳回,同年11月龚如心再上诉至终审法院。一个多月后,2005年1月,龚如心被香港终审法院控伪造文件,以高出高等法院 11倍的5500万港元保释。

王廷歆手里的鸭子已经煮熟了,但要飞!

中共助龚如心夺遗产可不是为了她的利益  

2005年9月,在完全没有新材料,并在高院和终审法院均经过严格的验证,确定龚如心「伪造文件」的情况下,她突然胜诉,独吞亡夫400亿元的遗产。王德辉的父亲不但一分钱没拿到,而且在原审和两次上诉估计所需讼费达6亿元港币,其中他自己付出2亿多元,而一位匿名者出款4100万港币支持,老人反过头来还须替龚如心付2.2亿元讼费。

2005年12月,中共要求香港律政司撤销向龚如心提出的伪造及行使假遗嘱等三项控罪。

2006年10月,曾确认龚如心伪造文件的终审法院,在中共的胁迫下,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就诉讼费问题展开聆讯。命令年过九旬的王廷歆需在14天内向龚如心书面交代向谁人借贷4100万港元作官司费用,如年过九旬的王廷歆不肯交代此人姓氏名谁,将被判坐牢。王廷歆说,宁可坐牢也不会出卖资助人。

中共连资助者都不放过,可不是为了龚如心的利益,而是怕「暗藏的敌人」。

龚如心用命换遗产

2006年12月,龚如心得到遗产仅仅才1年零3个月,医生告诉她,她的卵巢癌已经到末期,只剩3个月的寿命,龚如心不信,还到美国史丹佛大学医院另觅医生。她不知道自己抢夺不该属于自己的遗产就得用命去换。

2007年4月3日,「小甜甜」在养和医院因卵巢癌去世,终年70岁。临死中共还不让她得到片刻安宁,在香港的中联办多位官员多次穿梭往返去医院与她谈遗嘱问题,让她把这庞大的财产以「慈善基金」的名义送给中共。

2007年4月5日,上海东方早报的报道更毫不掩饰:《亚洲女首富龚如心患癌症去世 遗产可能全部捐出》。

再演争产风波

中共以为,这块大肥肉已经吞入口中,没想到突然又冒出一个争产者。

比「小甜甜」小22岁的陈振聪突然出来宣布拥有2006年10月16日龚如心立下的遗嘱,是龚如心遗产的唯一受益人。陈振聪是商人,有妻子和3个子女,曾为龚如心看风水而成为地下情人。龚如心死后的争产风波不但具有戏剧性,而且牵扯死者的性丑闻。

这个世纪争产案已经很明确了,无论是2002年的许愿遗嘱,还是2006年的风水遗嘱,之前是中共与王德辉的父亲王廷歆争遗产,之后是中共与龚如心的情夫争遗产。


中共再次插手,高法裁定华懋慈善基金一方胜诉。
图左起:龚因心、龚仁心、龚中心。
龚家于早前放风出来表示,龚如心于2002年立下遗嘱,将钱捐给华懋基金会用于内地的慈善事业等。

龚如心的胞弟龚仁心表示,华懋慈善基金胜诉,姐姐在天上一定在笑。将会按姐姐的遗愿,对社会作出最大贡献。

胞妹龚因心表示,华懋慈善基金胜诉,显示正义赢了。他们会努力不负大家的支持,去完成姐姐龚如心的遗愿,搞好华懋慈善基金。

把钱交给中共,那不是龚如心的意思,也不是老天爷的意思,虽然判决已下,但正在庆功的龚如心家属,你们并没有胜利,那钱中共是不会放进你们的口袋里,你们现在只不过还没到哭的时候。△

(人民报首发)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