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庄在法庭上说的话您听懂了吗?(图)
 
青晴
 
2010-2-4
 

李庄说自己「介于正常人和神经病之间」,真的没有错!

【人民报消息】新京报2月4日报道,在2月2日的庭审中,龚刚模堂弟龚云飞作证完毕时,李庄突然拍案而起大喊:「我认罪,但对于证人的胡说八道表示愤慨」,但随即称「我对激动的行为表示抱歉,我现在是介于正常人和神经病之间的。我认罪,但是我不同意证人说的。」

在2月3日的庭审中,李庄的辩护律师高子程称针对这种情况,必要时和李庄家人商量为李庄做精神鉴定。听到此话后,被告席上的李庄马上举手表示,「没必要,我现在很正常。」

高子程随后称,李庄认罪不代表事实,也不代表法律,目前来看,李庄的认罪与事实矛盾,现有的证据不能证明李庄作了伪证及妨碍作证。

报道说,3日法庭辩论结束后,李庄做最后陈述,他停顿了近半分钟,才开始一句一顿的发言,中间也常间隔十余秒的停顿。李庄过去给别人做辩护律师时,思维敏捷,说话条条有理,现在连话都说不连贯了,这是有原因的。

新京报根据李庄在法庭的最后陈述记录,整理出文字稿,并注明说,个别字、词或有出入。

李庄停停顿顿说了如下6点,看完这6点以后,才发现他说的自己「介于正常人和神经病之间」到底是什么意思:

1、被刑事拘留及一审判决后,对我触动很大,在各级领导和各级组织的耐心教育下,我逐渐认识到,自己的行为玷污了律师职责,缺失了作为一名法律工作者的道德基础。

2、刑辩律师比其他律师更要讲政治挂帅,识大体、顾大局,从思想上,觉悟上与党中央保持一致,今后我要努力学习,彻底诀别过去。

3、认真反思,我确确实实没有说过樊奇杭敲诈龚刚模,我是说龚受到黑社会敲诈,这点我在受审问时专门强调过。龚刚模案没有使律师完成正常职责,因为我浪费了司法时间,属于思想不纯,立场不坚。

4、刑诉法规定,罪行法定,这是司法原则。作为法律工作者应重视证据,调查研究,不应当冲动,盲听偏信,不应在大是大非上执迷不决。

5、缓慢的思想转变,为此我付出沉重代价,也为今后的人生积累经验,我将从中吸取教训,追求未来应有的最高精神境界。

6、刑法的宗旨是制止犯罪,保护人民,我将一直牢记心中,这也是一个公民应遵守的基本准则。今后无论怎样,我都会遵照这个宗旨,为社会做出积极贡献。希望二审法庭慎重对待我的上诉。

现在中共的一顶特大号压人帽子就是「你在搞政治」,李庄在法庭中透露出:党只许你按照党的要求和尺度「政治『挂帅』」!

律师的职责是实事求是,拿出真实的证据来,被关押折磨了一段时间的李庄在法庭上透露出一个真机,也就是中共国的法律原则,那就是:「识大体、顾大局,从思想上,觉悟上与党中央保持一致」、「不应在大是大非上执迷不决」。

李庄原来懵嚓嚓,还想在「体制内」行使什么法律权力,现在他才恍然大悟:闹了半天,原来「中国」是中共的护身符,中共附体在「中国」上,爱国就是爱党,爱党就是扭曲人性,爱党就是欺压、摧残和杀戮民众。从党的角度来看,李庄敢于挑战党,对党谈法律,就是「有罪」。李庄承认自己「有罪」,就是清楚了凌驾在国家之上的党是什么。

此次庭审,发出一个非常明确的信息:党和人民是誓不两立的。

难怪,深圳的林嘉祥书记说:「你们算个屁!」

难怪,郑州规划局副局长逯军问记者:「你是准备替党说话,还是准备替老百姓说话」?

林嘉祥书记和逯军副局长都是属于中共元老薄一波说的那种「党的好干部」,他们和薄熙来一样,都不是受骗上当加入中国共产党组织中去的,他们知道共产党是什么,自己加入共产党以后该干什么。

各位,李庄在法庭上说的话您听懂了吗?

李庄问您:你还请律师干么?!

李庄问自己:你还当律师干么?!

各位,咱们要中国共产党干么?!△

(人民报首发)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