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恐怖!甲流在中國尚未“大顯身手”
 
林輝
 
2010-2-16
 
【人民報消息】近日,位於海外的民間獨立機構“中國甲流疫情獨立調查組”公布了最新的調查結果,調查顯示2009年12月大陸甲型H1N1流感進入了第一個高峰期,而截至今年一月底,大陸因甲流及相關病症導致的死亡人數估計超過十萬,最高可達50萬,而所估最低死亡數字也已是中共官方公布數據的200倍以上。對此,很多人表示懷疑,因為大陸民眾雖然感覺到了甲流的氣勢洶洶,但卻感受不到罹患此病所帶來的死亡恐懼。原因何在呢?

一方面,這是因為中共當局視甲流感染和死亡數據為機密,並嚴禁醫院、衛生機構、媒體對外公布。同時控制網絡上真實資訊的傳播,這使得老百姓只能獲取有限的信息,並且因其相對較低的死亡率,而對之採取漠視的態度;另一方面,因甲流傳播速度快、感染人群廣,中共當局從最初的“嚴防死守”改成“不檢測、不統計”,任其蔓延,同時以中國現有的落後的醫療保障體系也無法保證檢測的及時性和廣泛性。這使得即便有人死於甲流或因其影響導致並發症發作而死,也不能被計入甲流死亡數據中。對於普通民眾而言,也許身邊的親戚、朋友、同事等死於甲流,也大多並不知情。基於上述原因,民眾對於這場瘟疫所帶來的危害並沒有給予過多的關注。

然而,漠視的結果可能導致民眾不去尋找真正的方法,去防範蓄勢待發的魔鬼新一輪的進攻。而當老百姓切身感知到了甲流十分嚴重之時,或許已為時已晚。

歷史其實是不斷地在重覆上演。也許,1918-1919年肆虐的亦由H1N1病毒引發的大流感所造成的可怕後果,可以作為中國民眾的參考,可以提醒人們這個病毒一旦發作起來是怎樣的恐怖。

最新統計表明,1918-1919年流感在全球造成的死亡人數為5000萬至1億,而當時的全球人口總數還不及今天的三分之一。今天的醫學界業已對造成如此高死亡率的病毒得出了確切的定論,即罪魁禍首正是H1N1病毒,它源自一種奇異的禽流感病毒。而九十年後,即2009年,這種同源病毒再度現身,迄今已造成了逾5000人死亡。另據美國衛生部門公布的數據,到2009年11月為止,美國感染過甲流的人口已經達到16%。美國的衛生條件、醫療條件都比中國好的多,人口密度也比中國小的多,由此可推斷中國甲流實際感染率要比美國高許多。而這僅僅是H1N1病毒小試身手。

也許,當H1N1病毒露出猙獰面目之時,九十年前那一幕幕恐怖的場景也將再現。曾為記者的約翰·M·巴裏在《大流感:最致命瘟疫的史詩》一書中做了如下描繪:

“好像有人在眼睛後方拚命將一根楔子敲進他們的腦袋,很多病人抱怨頭疼。”

“幾乎所有的屍體,都因劇烈的咳嗽導致腹肌、肋軟骨撕裂。”

“口罩沒有用,疫苗沒有用,‘中世紀黑死病又來了’的流言橫行一時,接踵而至的恐懼像一條冰冷的毛毯包裹了整個城市。死亡以前所未有的架勢,呈現在20世紀初的醫學界面前。”

“孩子們從父母冰冷的身體邊走過,抬起含淚迷惘的眼睛。”

……

史載,當時的大部份報紙試圖改變民眾的恐慌。“西班牙流感就是普通的流行性感冒——一種常見的發熱和寒戰”,1918年9月20日的美國《阿肯色公報》以黑色加粗大字標題宣稱。事實卻是,阿肯色州小石城外的派克軍營,短短四天就有8000例患者入院,死亡者姓名都來不及統計。

相信沒有人願意這恐怖的場景再現,而這也正是“中國甲流疫情獨立調查組”努力尋找真相並廣而告之的原因。當更多的中國民眾對此重視後,去探尋真相並找尋解救之法,也許,曾經的恐怖就會與己擦肩而過。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