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灘盛行“做脫伊(幹掉他!)”(圖)
 
夏飛岩
 
2010-12-5
 
【人民報消息】上周的大陸網絡上挺熱鬧的,主要持續高漲的點擊率發生在二個領域,一個是海星周立波(官方稱海派清口)與網絡發燒友粗口對罵,誓言堅持不息,以至嚇走了二十萬粉絲。另一個是上海膠州路發生的通天大火餘熱未定,二七了還是冷不下來,群眾獻花圈悼亡魂不斷,上海靜安區區委書記龔德慶手持一朵小白花淚灑悼念現場,網絡直陳做戲,鋪天蓋地一片謾罵。

這是二個沸沸揚揚的熱點新聞,與此同時,剛剛發生了一起大陸信息網絡基本息聲的冷點新聞,今天,也就是上海時間11月30日下午三點,在我前往悉尼唐人街的路上收到一個短信,家住上海黃浦區的拆遷戶周大明(48歲)在家中被十幾個拆遷辦人員暴力毆打當場打死,憤怒的家屬和街坊將死者抬到了拆遷辦公室討個說法,當然了,結果就像一個固定的模式,在全國重覆無數遍了,兇手逃之夭夭、警察冷漠封鎖、家屬嚎啕大哭、鄰裏悲憤嘆息……幕後的政府官員暗暗竊喜:“死釘子一定要‘做脫伊’”。

在城市面貌日新月異的世界大都市,在科技信息飛速發達的當今社會,政府人員隨意闖入民宅打死居民的惡性事件在上海灘頻繁出現,真令我這種老上海聞之不寒而慄。縱觀上海歷史,上海人視家庭、視長者為大,比較恪守本分,不願意惹禍上身,即使在運動此起彼伏、全國各地死人無數的動蕩時代,上海灘上權勢集團直接有計劃的公開打死老百姓的命案也不多見,而今城市物質水平提高了,這樣的命案卻像踩死一隻雞一般的隨便。

海星周立波風靡大上海,有一個創舉讓我詫異了很久,他把一句從來上不了大堂的黑社會流氓集團切口“做脫伊”推向了上海主流社會,成為了家喻戶曉的口頭禪中的經典名句。

“做脫伊”是上海的流氓切口,意思是“幹掉他!”可以引深為很多犯罪細節,比如殺人、毆打、強姦等等,反正就是置他方於死地。

那為什麼一向被視為忌口的流氓黑話會如此大膽盛行呢?其實只要稍微留意一下當今社會就不難發現,隨著大陸的經濟發展和社會建設,兩極分化越來越大,而道德品質正反其道越走越低下,上海的公務員必須以惡和狠來保住自己的工作崗位,“做脫伊”這樣的指令也已經冠冕堂皇地從暗處走向了明處,成為了中共行政管理手段的一部份,它既被黨性所認同,也獲得了法律的保護。

周立波也只是將早已公開的手段明朗化一些而已。試想,如果沒有政府有關部門下的“做脫伊”(幹掉他)指令,誰敢膽大到闖入私家民宅把一個活生生的生命打死呢?如果沒有司法部門將“做脫伊”(幹掉他)的指令合法化,誰又敢下那樣的指令呢?

所以說“做脫伊”(幹掉他)這種黑社會流氓手段已經公開地成為了現行中共為維持“和諧”的一種文化方式,並滲透到了每一層社會裏被廣泛應用。

周立波的網絡罵戰,無非就是在玩誰能把誰幹掉的遊戲。而書記龔德慶淚灑事發現場就有點耐人尋味了,絕對的黨性生命基本沒有人性,在視人命如草芥的當今大陸社會環境裏,為幾十條老百姓的亡魂而哭泣也基本上不具有可能性,那哭啥呢?筆者認為,對於一場沒有預設“幹掉”計劃的事故,龔書記顯然擔憂的是個人的得失,或許自己因此成了被幹掉的對象來換得“和諧”也難說,黨內的遊戲規則就是這樣的,權勢大的玩弄權勢小的,權勢小的欺壓百姓,烏紗與利益的危機逼著這位大人痛哭流涕演悲戲了,大概這樣的戲子見多了,網民全然不同情,罵了一週了還未停息。

最可憐的就數周大明這樣的苦命人了,一旦成為了需要被政府“做脫伊”的對象時,其生命就變得一文不值了,面對比流氓更流氓的當今上海警察,公道去哪裏尋找呢?好心人當晚就把周大明慘死的錄像放到了網上,家屬那個悲切呀,句句哭聲吐真言:

“大明呀,你不是警察不是官,你是一個老百姓,他們讓你死你就得死,老百姓苦呀,老百姓苦呀……”

在當今文明世界還依然發生著這樣的荒唐慘劇,這發生在我的家鄉大上海呀,不可悲嗎?為了那個虛榮繁華,為了那個金錢利益,不知道還有多少這樣的無辜者不能活到明天呢?

看看網絡上充滿憤怒的跟貼可以意識到社會的覺醒已經開始,有研究學者認為,中共的鼻祖馬列就是流氓起家,流氓行徑是馬列子孫一路承傳下來的,那我們就一起來根除馬列及其子孫吧。

2010年11月30日午夜於悉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