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滩盛行“做脱伊(干掉他!)”(图)
 
夏飞岩
 
2010-12-5
 
【人民报消息】上周的大陆网络上挺热闹的,主要持续高涨的点击率发生在二个领域,一个是海星周立波(官方称海派清口)与网络发烧友粗口对骂,誓言坚持不息,以至吓走了二十万粉丝。另一个是上海胶州路发生的通天大火余热未定,二七了还是冷不下来,群众献花圈悼亡魂不断,上海静安区区委书记龚德庆手持一朵小白花泪洒悼念现场,网络直陈做戏,铺天盖地一片谩骂。

这是二个沸沸扬扬的热点新闻,与此同时,刚刚发生了一起大陆信息网络基本息声的冷点新闻,今天,也就是上海时间11月30日下午三点,在我前往悉尼唐人街的路上收到一个短信,家住上海黄浦区的拆迁户周大明(48岁)在家中被十几个拆迁办人员暴力殴打当场打死,愤怒的家属和街坊将死者抬到了拆迁办公室讨个说法,当然了,结果就像一个固定的模式,在全国重复无数遍了,凶手逃之夭夭、警察冷漠封锁、家属嚎啕大哭、邻里悲愤叹息……幕后的政府官员暗暗窃喜:“死钉子一定要‘做脱伊’”。

在城市面貌日新月异的世界大都市,在科技信息飞速发达的当今社会,政府人员随意闯入民宅打死居民的恶性事件在上海滩频繁出现,真令我这种老上海闻之不寒而栗。纵观上海历史,上海人视家庭、视长者为大,比较恪守本分,不愿意惹祸上身,即使在运动此起彼伏、全国各地死人无数的动荡时代,上海滩上权势集团直接有计划的公开打死老百姓的命案也不多见,而今城市物质水平提高了,这样的命案却像踩死一只鸡一般的随便。

海星周立波风靡大上海,有一个创举让我诧异了很久,他把一句从来上不了大堂的黑社会流氓集团切口“做脱伊”推向了上海主流社会,成为了家喻户晓的口头禅中的经典名句。

“做脱伊”是上海的流氓切口,意思是“干掉他!”可以引深为很多犯罪细节,比如杀人、殴打、强奸等等,反正就是置他方于死地。

那为什么一向被视为忌口的流氓黑话会如此大胆盛行呢?其实只要稍微留意一下当今社会就不难发现,随着大陆的经济发展和社会建设,两极分化越来越大,而道德品质正反其道越走越低下,上海的公务员必须以恶和狠来保住自己的工作岗位,“做脱伊”这样的指令也已经冠冕堂皇地从暗处走向了明处,成为了中共行政管理手段的一部份,它既被党性所认同,也获得了法律的保护。

周立波也只是将早已公开的手段明朗化一些而已。试想,如果没有政府有关部门下的“做脱伊”(干掉他)指令,谁敢胆大到闯入私家民宅把一个活生生的生命打死呢?如果没有司法部门将“做脱伊”(干掉他)的指令合法化,谁又敢下那样的指令呢?

所以说“做脱伊”(干掉他)这种黑社会流氓手段已经公开地成为了现行中共为维持“和谐”的一种文化方式,并渗透到了每一层社会里被广泛应用。

周立波的网络骂战,无非就是在玩谁能把谁干掉的游戏。而书记龚德庆泪洒事发现场就有点耐人寻味了,绝对的党性生命基本没有人性,在视人命如草芥的当今大陆社会环境里,为几十条老百姓的亡魂而哭泣也基本上不具有可能性,那哭啥呢?笔者认为,对于一场没有预设“干掉”计划的事故,龚书记显然担忧的是个人的得失,或许自己因此成了被干掉的对象来换得“和谐”也难说,党内的游戏规则就是这样的,权势大的玩弄权势小的,权势小的欺压百姓,乌纱与利益的危机逼着这位大人痛哭流涕演悲戏了,大概这样的戏子见多了,网民全然不同情,骂了一周了还未停息。

最可怜的就数周大明这样的苦命人了,一旦成为了需要被政府“做脱伊”的对象时,其生命就变得一文不值了,面对比流氓更流氓的当今上海警察,公道去哪里寻找呢?好心人当晚就把周大明惨死的录像放到了网上,家属那个悲切呀,句句哭声吐真言:

“大明呀,你不是警察不是官,你是一个老百姓,他们让你死你就得死,老百姓苦呀,老百姓苦呀……”

在当今文明世界还依然发生着这样的荒唐惨剧,这发生在我的家乡大上海呀,不可悲吗?为了那个虚荣繁华,为了那个金钱利益,不知道还有多少这样的无辜者不能活到明天呢?

看看网络上充满愤怒的跟贴可以意识到社会的觉醒已经开始,有研究学者认为,中共的鼻祖马列就是流氓起家,流氓行径是马列子孙一路承传下来的,那我们就一起来根除马列及其子孙吧。

2010年11月30日午夜于悉尼。

 
分享:
 
文章二维码: